中药炮制
发表时间:2017-09-27 16:57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禹州文化  点击:

雷公,姓方、雷姓之始祖。《炎黄流域考》载:炎帝榆罔之子名雷,佐皇帝伐蚩尤有功,封食方山而姓方,故又称方雷氏。

 


 

方雷氏是中华民族古老姓氏之一。禹州是方、雷姓氏的发源地。其祖先雷公一生在禹州这一区域潜心研究医学,为中医药学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作出了卓越贡献。雷公为皇帝身边的一位重臣,通晓药理,善于针灸,精通九针六十篇。《黄帝内经》中的“著至论教”、“示从客论”、“疏五过论”、“征四失论”等多篇内容,均出自雷公之手。后世托雷公之名,撰写了《雷公炮炙论》、《雷公本草图》、《雷公药对》等多部医学专著。

 


 

《雷公炮炙论》是在魏晋南北朝(420-581年)时期,雷公的后裔雷敩依托雷公之名所著。该书全面总结了南北朝刘宋时期以前的中药炮制技术和经验,是对中药炮制技术的第一次大总结,是我国第一部中药炮制的专著。全书共三卷,记载了300多种草药的性味及炮制技术,总结了中药炮制的十七种方法,世称“雷公炮制十七法”。所列炮制法则“曰炮、曰爁、曰煿、曰炙、曰煨、曰炒、曰煅、曰炼、曰制、曰度、曰飞、曰伏、曰镑、曰摋、曰、曰曝、曰露是也,用者如法,各尽其宜”。该论称制药为修事,修治和修合,论述了净选、粉碎、切制、干燥、水制、火制、加辅料制等;对净选药材亦有详细论述,如当归分头、身、尾,远志、麦冬、丹皮去芯,桂枝、厚朴、猪苓去皮,大黄酒洗,枳实水渍等。根据《雷公炮炙论》,历史上的医药学家又对此法进行了完善和补充。明陈嘉谟在《本草蒙筌》中记载:“丸药制造,火制四:有煅、有炮、有炙、有炒之不同;水制三:或渍、或泡、或洗之弗等;水火共制者,若蒸、若煮而有焉。”形成后世沿用至今的水制、火制和水火共制。

 


 

该书是我国古代一部较完整的中药炮制专著,对后世影响极大。明清不少有关中药炮制的著作,均属在该书的影响之下著就。《雷公炮炙论》的具体内容,除了所列药物的炮制方法及操作程序外,又对药物的修治原则进行了系统阐述。如在自序中就有“凡修合丸药,用蜜只用蜜,用饧只用饧,用糖只用糖,勿交杂用”,“凡修事诸药等,一一并须专心,勿令杂交,或先熬后煮,或先煮后熬,不得改移,一依法则”。书中还特别重视药物真伪的鉴别方法,要求在使用药物时,要仔细辨认真伪,防止因品种之不同,误用而影响药力和疗效。如书中所载:“附子,药有乌头、乌喙、天雄、侧子、木鳖子。乌头少有茎苗,长身乌黑,少有傍尖;乌喙皮上苍,有大豆许者,黑如乌铁,宜于火中炮,令皱折,即劈破用;天雄身全矮,无尖,皮苍色即是;天雄宜炮皱折后,去尖皮;侧子只是附子傍有小颗,附子如枣核者是,宜生用。木鳖子不入药。”这不仅对附子一类药材作了形态方面的鉴别,而且还对药物不同部位的炮制方法进行了系统描述。

 


 

雷敩对药物加工方法的系统总结,为药物炮制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对于提高临床疗效关系很大,成为中药炮制专业人员重要的学习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