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药工”朱清山的传奇人生
发表时间:2017-08-06 21:2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朱双平 摄影:付俊培  点击:


 
朱清山(右)
 
在全国的老药工中,朱清山老人是为数不多的从事中国传统医药时间最长,医德高尚,老当益壮的老药工。1985年,中央政治局委员彭真同志说:”光荣的老药工的经验是我国传统医药学的一个宝库“。同年十二月国家医药管理局授予朱清山同志”老药工“的荣誉称号。有幸走近”老药工“朱清山,去了解他的传奇人生。
 

 
朱清山老人今年已是87岁高龄了,可是却步履矫健,说话声如洪钟,更为让人称奇的是他头顶冒出的根根黑发。当他向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传奇经历时,我们还担心他能不能久坐,可是他却好像看透了我们的担忧,笑着说:”只要能把中国传统医药发扬光大,让我说上三天三夜也不嫌累。“此种精神,早已战胜了众人。我的心中不由对他产生了一种佩服和敬仰。
 

 
幼年贫苦,却始终怀抱大志,不甘平庸
 
朱清山老人出生于1931年,在禹州县城北部朱阁乡一个贫困的家庭里,朱清山跟其他孩子一样,书读的不多,年纪轻轻就放下书包,跟着师傅做学徒。朱清山老人说,自己10岁读书,书读了两年,却连跳两级。14岁下学开始去老字号药棚”元丰祥“当学徒工。朱清山老人说:“我一进药行的门,就没有打算当一辈子学徒工。”因为家里祖父、父亲都是中医,所以朱清山很小就懂得不少的中医中药的知识。但是因为家境实在贫困,只得到“元丰祥”当学徒,因为当学徒,既可以糊口,又可以学到更多的医药方面的知识。俗话说“徒弟徒弟,三年奴隶。”过去,当学徒工的生活是十分清苦的。学徒第一年,晚上只能睡在药棚的地上,睡的地上周围,经常是药物堆积,朱清山认识了不少药物。一年后,徒弟可以睡在柜台上了,周围还是药材环绕,朱清山就闲不着,开始把七八百中药的名称与药理反过来倒过去反复识记,直到烂熟于心。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第三年,终于可以上床睡了,这时的朱清山就开始重点学中药的炮制和加工。
当学徒,一是勤,二是灵。朱清山从小就是一个机灵的孩子,跟着师傅学习之时,就很会讨师傅欢心,眼力价极好。早上,师傅咳嗽一声,他就赶紧把洗脸水准备妥当,给师傅端了过去,顺带把师傅屋里的夜壶掂出去,接着赶紧给师傅叠被子;师傅吃饭,他就站在旁边给师傅夹菜,等师傅吃完了,他漱口水已经端上来了,往往是,一桌子的人都吃完了饭,他还没有动筷子;师傅从外地回来,他赶紧帮师傅拂掉一身的灰尘。师傅见这个孩子机灵的很,不由自主的就喜欢,抓药的时候就会特意叫他过去,让他留心观察长本事。对于师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三年下来,无论是炮制饮片,还是蒸、炒、炙、锻等各种操作,他从不放过任何细节,脏活累活总是冲在最前面。有时候,师傅还会故意考考他,“那谁谁,你去把啥啥药抓过来二两过来。”朱清山就赶紧去取,幸亏他平时有心,小本子上记得密密麻麻,每次都准确无误,连老师都心里暗暗佩服。切药是一门技术活,年轻的朱清山白天忙了一天,常常就借着昏暗的煤油灯练习切药,稍不留神,可能会伤了自己,但正是这种磨练,让年纪轻轻的朱清山就练就了一手好刀工。
三年一晃而过,三年学徒生活结束了,朱清山学到了不少真本领,想着回家可以好好施展一下,可是现实却令人失望。他的几个同门师兄弟们,有的因为家境殷实,给药行掏点钱,就留在了药行上班,从此有了“一碗饭”可端;有的干脆自己就当起了老板,做起了药材生意;只有他,,家里实在一贫如洗,父亲既拿不出钱交给公司,也没有可以给他做生意的本钱。17岁的他,第一次不免对未来有些迷茫,也有些失望。这时的朱清山,回到家一睡就是七天,父亲看出了他的心事,为了打消他的顾虑,父亲来到他的床边,语重心长地说:“儿子,咱们家里实在太穷,当爹的实在也没什么本事,但是你记住:人,要有理想,什么时候你都得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上学是为了啥,当学徒工又是为了啥?人的一生都得有想法。”其实这时的朱清山,心中早已有了谋划。他听父亲问他有什么要求和打算时,他说:“我只要一根扁担,两个筐,一杆秤”,他知道就这个小小的要求,父亲也不一定能够帮他实现。因为朱清山对于自己的家庭太了解了。家里哪里会有什么闲钱呀!可是,这时的父亲却爽快地答应了,他说:“没问题,咱们说干就干。咱们不是还有一块蒜地吗?蒜卖了,啥都有了。”这时的朱清山听父亲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一下子来了精神,“嗖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快就下了床,并和父亲商量明天一大早就把蒜锄了,拿到城里去卖,换了钱好置办家伙。朱阁乡距离城里不远,父子二人,蒜收完了,背着走到城里,这时天才刚麻麻亮,看着收获满满的大蒜时,朱清山的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因为他的理想马上就能实现了。果不其然,蒜卖的很顺利,卖蒜的钱刚好够买了一杆秤,两个筐,一根扁担。朱清山想想自己的未来,又充满了信心。
有了干活的家什,他就从师兄弟那里赊来一些药材,一根扁担挑起来,清晨从城北朱阁出发,到了中午,终于到了禹县城南二三十里地的小吕乡黄榆店村,他打听到一户人家要买药,就赶紧担着挑子前去,谁知,人家前几天刚刚买过,暂时还不需要,他只好挑起担子,又是边走边打听。数伏天,太阳大的很,他挑着担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汗流浃背,汗水经常流到了眼里,蛰得人看不见路,他用衣袖擦擦继续往前走。走啊走,汗也不停地流啊流,身上的衣服拧出了水,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衣服背上一道道的汗渍印,身上发出一阵阵酸酸的味道。可是,年轻的朱清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知道自己是做生意的,不是要饭的,他不管什么时候要活得有尊严。他来时带着他唯一的一件白衬衣,身上的衣服湿了,他快到一户人家时,他就把湿衣服换下来装好,穿上自己带的白衬衣。因为他说:“上门给人谈生意,不能让人家嫌弃你身上的汗味。”就这样一个自立自强的少年,他的举动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天黑之前,他的两筐药材卖完了。算算本钱,他刚好赚到了两个银元。他赢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就这样,第二次,他赚了4个银元,第三次赚了八个银元。从此,他的药材大都卖到了郏县冢头一带。年轻的这些经历也丰富了他的生意经。后来,他渐渐有了积蓄,可是肩膀因常年担药材,如今朱清山的两个肩膀,明显一边高,一边低。他说他用肩膀的沉重换来了一家人的好生活!到现在,他的子女都十分敬重他,从来都不跟他顶嘴。说到这儿时,朱清山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公司业务,勇挑大梁
 
1956年,年仅24岁的朱清山在老药行街租赁了房屋,开了“三合永”药铺,“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因为一直恪守师傅传下来的祖训,朱清山在药材经营上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说谎话,是啥药卖啥药,从来不见钱起意,冒名顶替。因为朱清山经营药材秉承实事求是的原则,再加上他用药地道,炮制过程又精益求精,炮制出的中药饮片质量纯正、药效明显,药行生意越来越红火。这时的他已经买了自行车,交通工具的改善也意味着他更大的成功。后来,公私合营后,他的药行贡献给了国家,所以理所应当,他也成了国有企业的一份子。
有一段时间,正是国家吃大锅饭的时期,职工们闲暇的多,朱清山觉得不能混日子。就在这时,他把精力都用在了钻研中药材书籍上,《本草纲目》、《中华药典》,这些药典著作他都潜心研究,结合自己所学,朱清山不断实验炮制中药、丸药、膏药、饮片,大获成功,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经他配置的中药,药效奇特,赢得很多人的赞不绝口。因为敢想敢干,不断地升职,他从一名业务员,干到了采购员,再后来,55岁的他当上了国有药行的经理,他趁着改革开放的这股风,在企业里搞小承包,将药材销量与经济挂钩,自己带头干,另外,他主张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原则,他说搞业务,不怕得罪人,就应该多劳多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一般员工每月工资只有几元,几十元,可是,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有业务员一月光提成就有三千,再加上奖金五千元,一个月达到了八千元。很多员工看到在朱清山的带领下,公司效益越来越好,纷纷向他靠拢。朱清山从当上国有药行的经理,到62岁退休,给公司创造了效益,给员工提供了良好的施展才华的舞台。可是,62岁的朱清山退休没有多久,公司当月效益下降,甚至还出现了赔钱现象。
 

 
退而不休,再次创业
 
1992年,朱清山从禹州市医药管理局退休了,这时的他四世同堂,儿女孝顺,衣食无忧,儿孙绕膝。本可以安享晚年,可是身为优秀共产党员,禹州市中医药同行公会会长,人们最信任的中医师的,他放不下中医炮制这门传统的技艺,担心一些独门绝技断代失传,更放不下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父老乡亲。
“药不经禹州不香”,禹州作为一个闻名全国的中药材集散地,各地的药材来到禹州,成为“道地”药材,禹州本地产的药材被称为“地道”药材。朱清山虽然知道这些,可是他看到如今的药材市场鱼龙混杂、假药横行,十分担忧。退休后,他两次回到带着礼物回到村里探望乡亲们,当他看到乡亲们种的真药材卖不出去时,十分痛心,他决定为乡亲们办一些实事,于是,他与子女筹措到了35万元资金,在市医药局的支持下,邀请15名禹州市中医药局退休老职工参加,又从老家带出来20名新药工,正式成立了禹州市中药材贸易公司,挂牌运营。
在中药行业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朱清山,秉承“从不说谎,从不说瞎话”的祖训,坚持“做人有道德,卖药卖良心”的原则,公司成立伊始,就用铁的制度把假冒伪劣药品牢牢堵在门外。一是定点购货。他与广州、上海、哈尔滨有关药厂及北京同仁堂、河南宛西制药厂都签有合同,特别注明质量标准,货到后二次化验才能入库。二是所有进货由他负责把关,公司经营品种八百多个,药品经仪器化验后,再由他手掰、口尝,毫不含糊。有人夸奖他身体好,问他吃不吃药,他说,自己平时很少吃药,因为光尝药就尝够了。又有一次,徒弟的朋友拉来了两车药材,看上去和本地药材并无二致,但他用手一捏,掰开药一尝后说:“这不是我们公司要收购的药材,地域不同,药效不同,请拉回去吧!”徒弟后来批评了他的朋友,那位朋友虽然没有面子,但是他却对朱清山高超的识药本领大为佩服,逢人就讲朱清山人品正,识药本领强。在中医药领域摸爬滚打了六七十年,朱清山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眼观、嘴尝、鼻闻、腿踢,什么样的“假冒伪劣“,到了他面前都会无处遁形。朱清山凭借自己过硬的本领和诚信的做人原则,很快,在业界赢得了信任,两年后,他的中药材贸易公司固定资产达到看500万元,生意做到了六省两市,有了资金积累后,他将公司重新优化组合,进行股份制改造,公司更名为:河南省益众医药有限公司。他对我们说,他公司的牌子最值钱。
 

 
心系家乡,国药传承
 
朱阁乡位于禹州城北,南邻颍河,距市区只有三公里。一条笔直的柏油路横贯东西,在柏油路南面,一座“河南青山药业有限公司”的牌子矗立于药厂的高楼上方,格外醒目。这座药厂是朱清山老人在2005年创办的,当时,作为医界标杆的企业,市政府在城东新区无偿划拨几十亩的土地,让朱清山办药厂。面对领导的美意,朱清山拒绝了,他决定把厂子建在家乡朱阁乡,有他自己的考虑,他说,以前家里太穷,乡亲们不少帮助自己。如今建厂在家乡,一来可以引导相邻种植药材,增加收入;二来可以把大量闲散人员吸引到厂子来务工,让大家足不出户就有工资可赚;三是就近可以教一些有心学医的村里娃,在家乡多培养一些接班人,这从长远来看,更是好事一桩。
朱清山在炮制中药材上,秉承古法炮制,经过十多年的反复试验,朱清山恢复了四大九蒸货的技艺。其中九蒸九晒熟地黄实验成功,国药大师、原河南中医学院院长李振华对之赞不绝口:“黑如漆、明如镜、甘如饴,这才是真正的九蒸九晒熟地黄,别说在河南,就在全国我也没有品尝过味道这么好的熟地黄。”也正是有李振华的推荐,由朱清山监制的熟地黄直接向百年老字号——同仁堂供货,一时成为中医药的美谈。
禹州四大九蒸货——九蒸九晒熟地黄、九蒸九晒何首乌、九蒸九晒黄精、九蒸九晒蜜炼槐角,在朱清山的努力下得以恢复,朱清山也因为在中药炮制方面的贡献而被授予“河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荣誉称号。
这么多的好东西,如何能传承下去?怎样将中医药记忆发扬光大?这些都是朱老思考的问题,所以,他在自己的药厂建立了中药传习馆,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中医药文化博大精深,像中医药切片技术,朱清山的技术更是炉火纯青,像他切制的“大白片”“百刀槟郎”,在“药王刀”的操作下,薄如蝉翼,随风舞动;他切制的川芎片如蝴蝶翩跹,让围观者眼花缭乱,叹为观止。朱清山老人今年已经87岁高龄了,他希望这项技艺能够传承并发扬光大。可喜的是,他的儿子、女儿都对这项技艺比较感兴趣,他还收了不少徒弟,专门传授中药技艺。如今,朱清山老人经常被全国各地的药展会请传承中医药文化和技术,他说:“他们对我是恭恭敬敬,真正的是对中医药文化的敬重和佩服。”而作为禹州,一个“药王”发扬地,面对日渐萎缩的中医药市场,老人忧心忡忡,不过,好在政府非常支持禹州中医药文化的发扬壮大,政府已经承诺朱老再征地二十亩,在禹州建立更大形式的中药传习馆,朱老准备建几个小馆,以小引大,尽自己所能,将中国传统中医药文化发扬下去。说到这里,老人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