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山李”是唐高祖血脉 兑山李氏宗祠成寻根地
发表时间:2013-11-18 16:08   来源: 海峡导报   作者:崔晓旭 詹文  点击:

东南网-海峡导报3月24日讯(记者 崔晓旭 詹文/文 吴晓平/图) 索性把床搬进祠堂,把家安在祠堂里。

    海峡导报3月24日讯(记者 崔晓旭 詹文/文 吴晓平/图) 索性把床搬进祠堂,把家安在祠堂里。

  集美后溪兑山的一位七旬老人,10多年来,住进祠堂里,和祠堂日夜相伴。

  老人兜里揣着祠堂的钥匙,每天都把祠堂打扫得很干净。他说,这是天下“兑山李”的根。

  七旬老人10多年守候

  集美后溪兑山,李氏宗祠。

  七旬老人李友生,拿着扫把,正在清扫祠堂。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他已经在祠堂里住了10多年,每天和宗祠相伴。清扫祠堂,有人来祭拜时在旁边打理,有人捐款时负责登记……

  李友生已经把祠堂当成家,事实上,他还有自己的家,就在祠堂附近。10多年前,为了打理方便,他索性住进了祠堂里。

  这座祠堂是典型的闽南小四合院式建筑,占地约200平方米。门厅、正厅都是三开间,两侧有廊相连,中间形成长6米、宽4.7米的天井。

  屋顶正脊呈弧形,两端上翘,脊上有粘瓷花饰。正厅称“孝祠堂”,中间金漆木雕的龛中供着李氏祖宗牌位。祠堂极特殊之处在于山墙内侧各增加一堵墙,内、外墙间隔48厘米。

  老人说,祠堂始建于明永乐年间,后经数次修建,最后一次在1985年。

  开基祖是唐高祖后裔

  李,在厦门是个大姓,在厦门常住人口中,有7万多人。

  后溪兑山村,便是厦门李氏聚居地之一,兑山李氏祠堂在厦门李氏宗亲中颇有影响力。

李氏宗祠内陈列着多位李氏名人的照片和事迹

李氏宗祠内陈列着多位李氏名人的照片和事迹

    “陇中孕皇唐,派衍泉郡沾玉牒;西蜀推李白,诗传兑山振文风。”李氏祠堂大门柱上,有副对联。

  “这对联,表明兑山李氏上承唐皇血脉李白文风,蕴含着不甘屈居人下的豪气,激励后代子孙奋发向上。”村里一位老人说。

  “兑山李”的开基祖是李仲文。李仲文即唐高祖李渊的第20个儿子李元祥的后裔。

  南宋理宗时,仲文公从同安的南山,也就是现在的东孚镇东坂村迁到兑山。据《兑山李氏家谱》记载,仲文在一大户人家里做杂工。仲文的儿子子祥,相貌出众、聪慧过人,很得卢员外赏识。子祥后来娶了员外的女儿,并有了一块自己的地盖了草房,从此安家于此。

  当时,这个地方叫地山,因为“地”和“兑”的闽南语发音很相似,“兑”又有通达、喜悦之意,所以,“地山”就被改叫“兑山”了。

  从诸姓杂居到“一李独大”

  现在,后溪兑山村,李氏最多。

  其实,当年李仲文迁到这里时,村里各种姓氏都有。卢、吴、洪、蔡、汪、翁、林等,诸姓杂居。后来,别的姓氏逐渐消亡,而李姓越来越壮大。传至17世,李氏在兑山已经有1000多人了。再到清朝康熙、乾隆年间,人口又增加了好多倍。

  到明清时,兑山出了一批秀才、举人,两名进士,两名校尉将军,一名通判,成为当时的同安望族。

  到了清朝中叶,大量闽南人移居台湾,兑山李氏也不例外。据介绍,兑山李氏清代迁台共142人。这些人到台湾后继承祖先精神,在台湾形成新的李氏聚居区。此外,兑山李氏后裔的足迹还遍及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缅甸等地。

  宗祠是天下兑山李氏的“根”

  李友生老人拿出一本厚厚的族谱,“这是前几年新修订的。咱们兑山李氏,一直很重视修谱”。


据说,兑山李氏衍繁到明朝成化癸卯年(1483年)时,七世裔孙崖叟进行了第一次修谱。继之,八世朝绎,九世职修主持了第二次修谱。

  此后的明万历,清康熙、乾隆年间,又三次修谱。

  几百年来,兑山虽然历经了多次战乱、瘟疫、灾荒等的冲击,但修谱、祭祖活动一直还保留着。

  现在,李氏祠堂成了海内外 “兑山李”后裔寻亲谒祖之地。改革开放以后,越来越多的台、港、澳同胞及侨胞回兑山寻根谒祖。

  “这个宗祠,是天下兑山李氏的‘根’。”老人说。

  祖祠揭秘 几百年来从未被水淹

  李氏宗祠还以出色的排水系统而闻名,不少学者、专家,都慕名前来考察,探寻古人的智慧。

  “水再大,祠堂从来没有被淹过。”村里一位82岁的老人说。

  李氏宗祠的排水口设置在天井里,是唯一的排水口,口径也不大。但是,倒一盆水落地,水很快被排干。有时雨太大,水会上涨,但慢慢地又消掉了。

  以前李氏宗祠重修时,有人把地板挖开,发现地底下放置了一只约1米长的石乌龟。雨水从排水口流进,遇到石乌龟后分开,再汇流排出。这种设计可以避免排水产生滞流。

  最关键的还是地势。李氏宗祠坐西南朝向东北,东北是马銮湾,地势比较低,古人设计排水时都知道 “水往低处流”的特点,科学设计了排水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