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佛缘七则之一:有“三个第一”美誉的颍川高僧朱士行
发表时间:2019-06-26 16:0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余世诚  点击:

禹州者华夏文明发祥地之一也。

华夏文明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和吸纳性,勇于、善于包容和吸纳域外优秀文化或外来文化的优秀成份,丰富和发展自己。

 

由此,作为华夏第一都的禹州(古称阳翟、颍川、钧州等),在与佛文化的融合方面,也走在了历史的前头,很早就与佛文化结下了很深的机缘,涌现了许许多多值得记怀的名人、名寺和故事。禹州在中国佛教史上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我们是唯物主义者,我们不信神。但佛学在华夏大地几千年传播中愈加中国化,佛学中有大学问。佛学精华许多己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我们发生并继续发生着影响。

 

天宁寺

禹州的许多佛文化古迹,在战乱和动乱中被毁灭了,至民国时期还有53处,而今更加稀少。作为禹州老民,儿时对故乡的许多记忆都与这些寺庙故事有关,令人难以忘怀。此仅选七则记之。


“三个第一”美誉的颍川高僧朱士行


发源于印度的佛教,两汉后期传入中原。公元68年汉明帝敕令在洛阳西雍门外兴建僧院,取名"白马寺"。此后的一百五十多年时间里,有许多西方僧人在此译经讲学,白马寺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译经场。公元250年印度高僧昙柯迦罗来到白马寺,此时佛教也从深宫走进了市井民间,入教戒律和僧团组织章程也已齐备。一条中土有缘人出家持戒修行的道路铺就。

 

就在此时,朱士行出现了。许多佛学史书记载:朱士行,颍川人也,自幼聪慧好学,“志业清粹,气韵明烈,坚正方直,劝沮不能移焉。少怀远悟,脱落尘俗。”公元257年朱士行在洛阳出家,260年在白马寺登坛受戒,成为汉土第一个出家沙门,第一个汉人和尚。士行此举在中国佛学史上具有开创意义。

 

此外,朱士行还有更加伟大的两个“第一”:

一他是在 中国开创“义学”的第一人。朱士行受戒以后,便以弘扬佛法为己任,在官方的资助下,开办“义学”,向贫穷弟子教授文化,传授佛经。所谓义学,也称“义塾”,是中国旧时靠官款、地方公款或地租设立的蒙学,教育对象多为贫寒子弟。自朱士行始的这种免费入学的教育形式,至宋代有较大发展,一直延续至清末。

 

二他是中国西天取经的第一人。公元260年,亦即出家后的第三年,朱士行从雍州(陕甘边境)出发,克服无数艰难险阻、饥渴病苦,穿过荒漠戈壁和千山万水,徒步跋涉一万一千多里,于在公元261年到达于阗国,赴“西天”取经。他出塞整整二十年终于飞取到了般若正品梵书《道行经》原本。士行抄录此经后,随即组扮商队,巧妙地将经书运出于阗王城和国境,公元282年送达洛阳。然而,高龄的朱士行却被留在于阗国内,直到他八十岁圆寂在了于阗。所以,朱士行不仅是我国佛教汉人第一僧,也是西行取经的第一人。他比法显西天取经早了一百四十年,更比玄奘唐僧取经早了四百年。

 

禹州人应记住这位“三个第一”的颍川高僧。可是,本文作者在一些媒体上却看到不少“朱士行就是猪八戒”、“猪八戒是禹州人”的俗言。老朽作了点考证:其一,唐宋以前的文献记录中,对这位高僧的姓名有记“朱士行”、“朱仕行”或“朱士衡”的,一律都是用其汉人姓名,都没有“法号朱八戒”之说。因为在朱士行时代,汉人入佛门还没有实行另取法号的规矩;汉人入佛门要改名换姓,以法号为名,则是自东晋释道安高僧(314—385年),即士行圆寂后近百年才实行起来的规矩。

 

其二,有人给朱士行起了个法号“朱八戒”,是在他死后八百多年的事。那是到了宋代,浙江杭州飞来峰龙泓洞的浮雕造像题记中,称朱士行法号为“朱八戒”。显然,这是一个用汉姓“朱”、法号“八戒”拼在一起、不伦不类、不合规矩的名字。凡此说明,朱士行原本就不存在“朱八戒”这一法名,是八百年后一件浮雕造像强加于他的。

 

其三,又过了五百年,明代小说家吴承恩创作《西游记》,书中塑造了“猪八戒”艺术形象,于是,有人就把这个喜剧丑角加到了真实的“西天取经第一人”朱士行头上。

 

其四,那么,这合不合《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的本意呢?吴承恩没留下说明。严肃的学者有许多“猪八戒人物原型”的分析,鲁迅认为猪八戒的形象是从中国古代神话传说《搜神记》中“猪臂金铃”故事演变而来,有学者认为是从佛经中“金色猪”故事演变来的,还有认为是影射朱元璋的,更有人说吴承恩的家乡淮安有个二流子,名叫“朱八”,吴承恩是依“朱八”而塑造了猪八戒。这些说法,或多或少都可与吴承恩的创作沾点边儿,唯独把“猪八戒”与朱士行挂钩则毫无道理。笔者曾著长文,对那种“朱士行是猪八戒”牵强附会的轻肤文字,诸条进行了澄清,引禹州佛教界热烈反响,并得到了少林寺方仗释永信的关注。

 

2015年释永信大和尚在阅读拙文《朱士行与猪八戒无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