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风情丨神垕镇
发表时间:2019-01-12 11:34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佚 名  点击:

我的老家是素有北方瓷都之称的小镇一一神垕镇。

几年来,我在外漂泊,思乡情结渐渐地如酽酽浓茶郁积心头,解不开更化不开,只有在秋天的午后,任回忆的激流冲开紧闭的闸门,故乡的草木、人物倏尔涌到眼前,让我目不暇接。

 

镇上的老街简直就是一个特色民俗建筑博物馆,更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

一些街市虽然有点儿嘈杂与喧嚣,但更多了一份难得的古朴与宁静。

古老的街道,记录了神垕由蛹化蝶的历程,也承载了神垕一世的繁荣和千年的回忆。

我想,关于古镇享有盛誉的钧瓷、历尽沧桑的名胜古迹早已被历史装订入册,根本不需要我们的评说。

但我急欲倾吐的就是古镇老街、老院落留在我心头并已成为永恒的几个瞬间意象。


神垕古镇在群山怀抱之中,镇中是东西走向的乾明山丘陵地带,地形为西北高、东南低,所以每条青石板铺就的老街都是有坡度的,漫步其中,总觉有些费力。

穿过数条街道后,你会发现这个古镇很少有人骑自行车,他们大多都骑摩托车。

也正是这些上上下下的坡路,纵横交错,形成了古镇的血脉。据说神垕老街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由东、西、南、北四座古寨和红石桥街、关爷庙街两个行政街道构成,自东向西有东大街、西大街、白衣堂街等,状如一只巨大的蝎子。

道路两边的老式建筑历经沧桑被保存了下来,老街上居住的大多都是怀旧情结凝重的老年人。

在午后的暖阳下,三三两两的老人闲坐街头唠嗑,显得是那么安详。

忽然间,内心深处久远的一幕幕场景便浮现出来,我好像置身于儿时嬉戏的巷陌,其间有姥姥斜襟的布衫、花白的发譬和永远也纳不完的千层鞋底……

 

古镇的民居均是高门台、筒子院,奇特的是这些房子的院墙大都用圆筒状的“匣钵笼”堆砌而成。

“匣钵笼”是旧时用来烧制瓷器的一种器皿,大约一尺半高,质地坚实。

因旧时家家都有烧制钧瓷的手工作坊,日子久了,就会产生很多废弃的“匣钵笼”。

寻常百姓觉得扔掉可惜,遂用它们砌墙。

这些墙体虽然不足以被描绘成美妙的水墨画卷,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个个局部感受到它灵光一现的独有魅力。


“藤萝蛛网旧廊房,石板街头对斜阳。”神垕古镇十里长街上,拥有13座古庙和8处特色建筑,每一处都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和美丽的传说故事。

一进三、一进五的“深宅大院”独具传统特色。

这些院落多是以一个姓氏聚居,并以姓作为院名,如王家院、白家院、辛家院等。王家大院有着走马门楼和石雕门墩,据说是旧时一个大户人家所建。

这个大户人家家道殷实,家中有180多人时还未分家,他们每天都在一个锅里吃饭,日子过得相当融洽。


恍惚间,觉得自己只是这个小镇上的匆匆过客,她的繁荣兴衰、风花雪月好像都兀自发生,兀自陨落。

譬如此刻,临街的门外站着青春的我,而破旧的木门里坐着两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看风景的我也分明成了他们眼中的风景。

我不由得开始想像自己年老后的模样,猜测自己那时在想什么事、在想什么人……古镇的老街、老院落沉默无语,却分明又像在诉说着什么。

她们一路风尘“走”到今天,在岁月的侵蚀下已经显出老态,而今天她们又正在彰显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