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政台
发表时间:2018-08-08 11:5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禹州故城  点击:

禹州城西南郊,有一座高大的古台。台高三丈,台阶34级,台上山门、大殿、钟鼓楼等一应齐全。正殿门前古柏一棵,更增添了这座古建筑的庄严气氛。这就是闻名全国的聂政台。当地群众又叫他“祖师冢”。啥原因呢?

现今的禹州城,原是战国初期小韩国的国都。韩国宰相侠累无恶不作。平民百姓对他恨之入骨,朝廷大臣也愤愤不平,四处寻找能人,盼望早日除掉这个恶棍。

严仲子原是官家子弟,他的父亲在韩国做官时和宰相侠累不和,后来被侠累迫害身死。侠累还不死心,想斩草除根。严仲子得信儿后,连夜逃出韩国。经过千辛万苦,才在济源轵城落下脚。

为了替父亲报仇,他隐姓埋名,四处流浪。天长日久,打听到这地方有一豪杰姓聂名政。聂政生性耿直,是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他虽然身为杀猪屠子,对金钱和权势却看得比鸡毛还轻。

严仲子备了厚礼,正要上门拜望,猛想起聂政的为人,就改变了主意。

他买了一身当地百姓的衣服穿上,经常在聂政的肉架子周围转游,千方百计找机会接近聂政。每逢刮风下雨,聂政生意不发市,又急等米下锅时,严仲子便去买他的肉,常装做无意地多给他几个钱。

聂政不爱说话,心里却比镜子都明,他早看出严仲子不是平常人,所以,除感激他一片热心肠外,从不多收一个钱,更不多说一句话。

不久,聂政母亲因病卧床不起,可是聂政手无分文,严仲子闻讯儿跑来,抓药请医,端汤送水,比侍候亲娘还尽心。这使聂政很感动,但他仍一声不吭。

数月后,聂母病亡,买棺材。入殓,办丧事等一切费用,全由严仲子打发。接着又陪伴聂政为母亲守孝百日。

严仲子心想:常言说,日久见人心。我这样真心待你,你总该有所表示吧?

可是聂政照旧一言不发,什么反应也没有。守孝期满,他不吭不哈地撇下严仲子,到姐姐聂荌家去了。这一下使严仲子的心凉了半截。过了几天,聂政又拐了回来,他找到严仲子问:“壮士有什么难事么?”

严仲子猛听到这种问话,激动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哭了一阵,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起侠累的罪恶。

聂政听了一半,便挥挥手说:“这侠累我早就听说过。壮士放心,此仇我定为你报。”说罢起身要走。

 

 “壮士且慢走!”严仲子急忙叫住聂政,他没想到事情来得这样快,觉得有一肚子话要对聂政瞩托,可是看到聂政那一双威严的眼睛,他又不敢把担心的话说出口。吭哧了半天,只说了句:“这次报仇可不是儿戏,壮士可要当心啊!”聂政冷笑了一声,很不高兴地说:“俺做得出,就顶得住!”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聂政告别严仲子,直奔韩国而来。进了韩国都城,聂政才感到事情棘手。

原来侠累知道自己作恶太多,防卫特别严。武士、保镖一大群,外人很难近身。聂政心里清楚,不找到接近侠累的机会,就难以除掉老贼。

于是,他就仔细打听,终于打听到侠累有爱听琴的习惯。他立即出城,寻访弹琴高手。最后在城东南30 多里的一座道观里,拜在琴技高超的道士名下,苦心习起琴来。

一年过后,聂政便能弹奏出优美动听的曲子了。

老道高兴地夸奖他说:“有多少人学琴,三年还出不了师,你一年可就越师了,真是个奇才啊!”聂政试探着问:“师父,您看我什么样子了,日后相见,怕老师您也认不出我啦!”

老道望着聂政一年多没理的头发和胡子,突然大笑起来∶“哈哈!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住我,凭你那一口白牙,我也认出你是聂政。”“啊!”聂政大吃一惊,什么也没说,他马上打消了出走的念头。

聂政在道观里又住了一年。这一年,他除了继续苦心学琴外,剩余时间就是自己折磨自己,隔几天拔掉一个牙齿,满嘴红肿,疼痛难忍,吃饭非常艰难。他身体变得又黄又瘦,加上满头长发和满脸胡须,简直变成个老头子了。

一天,老道十分可怜地对他说∶“政啊!你看你……如果三天不见,怕是为师也难认出你了。”说着,掉下泪来。聂政没说什么,心里却很痛快。第二天,道观里便不见了聂政。

不久,城里便传开了侠累被人刺杀消息。说刺客是一个卖唱老头,由于他琴弹得好,被侠累请到府中,听到妙处,侠累为了独享清福,喝退左右卫士,一个人仰卧在床上闭目品味,不料被弹琴老头一刀捅死。等武士们赶到,刺客已自毁面容,剖腹自尽。

侠累被杀的消息传开,百姓们拍手称快,官府又恨又恼,他们把刺客抛尸街头,看谁敢来相认。

消息传到济源轵城,聂荌大呼一声:“这事除了我弟聂政,还会有谁?”她没有顾上和丈夫孩子告别,便十急八慌地赶往韩国。来到韩国宰相府前,她不顾看守武士阻拦,一下子扑到刺客身上,高呼聂政姓名,并报出自己是聂政的姐姐聂荌。

看守尸首的武士们,压根没想到有人会胆敢相认,更没料到认尸人竟是一个妇道人家。所以,一下子全都愣住了。等听到聂荌大骂狗官侠累时,好像大梦初醒,他们如狼似虎的扑到她跟前,可是晚了,聂荌用自己身藏的剪刀自杀身亡。

这些时,韩国都城里像开了锅,到处都在议论侠累被杀和聂政姐弟俩的壮烈行动。官府又惊又怕,又恨又恼,把聂政姐弟的尸体扔到城西南荒郊野外,让狼拉狗啃。

可是老百姓敬重义士,他们趁黑夜你一兜我一筐地运来黄土,把姐弟的尸体埋葬起来。一夜接一夜,夜夜都有运土人。

没过多久,便堆成了一前一后南北坐向的两个大土冢。

后来,又有几个生意人怀念义士,集资用青砖把两个坟冢围砌起来,建成一个高台,并在台上树碑立传,记下聂政刺侠累的壮烈举动。

从此,周围百姓一受官府欺压,便往聂政台上跑。祭一祭为民除害的英雄,以消心中冤气。天长日久,这就成了习惯。这使历代统治阶级又怕又恨。

不知到了哪朝哪代,统治阶级为了转移民怒,放出谣言说聂政台附近有妖怪,要修座玄帝庙镇妖,还说庙宇修得低了妖怪不怕,必须修到聂政台上。

从这以后,老百姓便把聂政台叫成“祖师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