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飞之地寻子房
发表时间:2019-06-25 10:2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点击:

张良洞风景区位于禹州市城北颍河岸边。貌似一只振翅翱翔的鸿雁,是张良年少时求学问道之地。


 


张良正是从这里走向政治舞台,成就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宏才大略。他的一生就是鸿雁的一场远行和回归,因而得名雁飞之地。

张良洞远景


颍水日夜奔流。在张良洞前拐了一个弯,形似美丽的弯月,名唤月潭。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当你漫步风景如画的颍河湖之滨。跨过玲珑的汉白玉张良桥。来到碧波荡漾的月潭,东流的颍河似乎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像是向谋圣张良致意。静水流深,沉淀了多少谋圣轶事,耐人寻味。

这个既帮刘邦谋得天下又帮自己谋得逍遥的谦谦君子,有着绝世的超然。那种优游淡泊,进退自如,超然物外,善始善终的境界。古往今来,几人能比?

 

若在月下前来,灯火阑珊中想象着那羽扇纶巾的少年会不会隔着时空夜读兵法 ,对影沉思?

若在雪后而至,那独钓寒江雪的老者会不会就是子房的化身?


生逢乱世,少而失家成为游侠。博浪沙刺秦的胆识让天下人震惊。下邳相遇,成就历史上最伟大的君臣合作。几件惊世骇俗的业绩贯穿了张良的宦游生涯。

明烧栈道,暗度陈仓。鸿门宴,楚河汉界,四面楚歌。他为刘邦谋得了天下,也为自己营造了不可逾越的政谋高峰。


鸿门宴


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将自己的文韬武略发挥得淋漓尽致。功成名就,他急流勇退。此刻,他需要的不是封侯赏地,不是金玉满堂。他要的是返璞归真的自由,白云深处的洒脱,不问世事的悠闲,闲云野鹤般的自在。

他是明智的。他深知羽翼丰满的刘邦已经能独自掌控大汉帝国。“萧规曹随”使帝国渐渐兴盛富足。他可以安心的云游四方,去实现他的逍遥人生。等功名于物外,置荣利而不顾。从容无咎地归隐山林,是他的宿命。


 

乱世的天下就如子房眼前的一盘棋。 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亲手参与缔造的帝国不动声色地完成神话刘邦的历史性任务。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张良塑造了刘邦。力挽狂澜,推进了历史的进程,救百姓于水火。历代史学家无不倾墨以书他的深谋远虑。

他是一个军事家,但不曾掌握军权。他是一个政治家,却不曾掌握国家的行政。谦抑自守。北宋政治家王安石诗云:汉业存亡俯仰中,留侯对此每从容。

一个历经战乱的灵魂,深知和平统一对于民族的意义。张良站在历史的高度,夙夜忧叹,如履薄冰。驾驭着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步步惊心的朝着既定目标迈进。每一步都关系着大汉帝国的成败。


当岁月染霜,清笛吹寒,功成名就的张良需要自然的抚慰。他归隐山林,修道辟谷。时光,把一个少年游侠雕塑成不食人间烟火的隐者。愿弃人间事,云游山水间。这正是他的过人之处。急流勇退得以善始善终。

两千年来,颍水之滨的神话,吸引着无数颗探究的心。拜谒子房的人络绎不绝,香火长旺。


立于张良洞前,远揽三峰起舞,俯临颍水奏乐。

清风一页页翻起汉书,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

楚汉胜负,如南柯一梦。张良从梦中醒来,独步山林,如流云般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