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建:用崇敬之心 绘领袖形象
发表时间:2018-06-29 17:5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温均有  点击:

神垕毛主席纪念台揭幕那天,鞭炮齐鸣,礼花缤纷,人们欢声雷动。五彩斑斓的灯光,把街道照得如同白昼。在庄严的《东方红》乐曲声中,大幕徐徐揭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巨幅画像,光彩照人,熠熠生辉。

神垕钧瓷文化节期间,毛主席纪念台成了最为热闹的景点之一。每当涌动的人流走到这里,就会不约而同的驻足仰望,纷纷与之合影留念。也许人们不知道,毛主席纪念台上的毛主席像,是一个年轻画家倾心而画。 

 

毛主席纪念台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神垕在文革时期保留下来的代表性建筑之一。主席台,是老神垕人对毛主席记念台的亲切称呼。

我上初中时,主席台上的毛主席像还清晰可见。我每次走过主席台,总有一种冲动,想要对主席像敬礼。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又走过那里,一个同学悄悄地说,不知道谁画的毛主席像,像真的一样,吓得我们赶紧制止他。在我们心里,毛主席尊贵如神,他老人家的像,怎么会是凡人之手绘画呢?那一定是中央的高级摄影师照的。

钧瓷文化节前夕,主席台重新修缮,毛主席像重新绘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毛主席像是画的,但对画毛主席像的画师,依旧感到神秘。

一次便宴上,好友董耀伟说,主席台上的毛主席像,是神垕镇本土画家张国建画的。董耀伟与张国建结交甚密,对张国建精湛的绘画艺术也颇为了解……职业画家张国建,让我感到神秘和好奇。

好友董耀伟的引荐,让我终于有机会慕名采访张国建。昨天下午,在神垕老街的“大鼎原创”,我见到了他。张国建听我说明来意,热情的侃侃而谈。他中等身材,微黑的脸上,泛着青春的气息,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斯文老画家。我忽然想起来,他是一个擅长山水画的画家,千山万水,造就了他强健的体魄。 

 

张国建真是一个性情中人,懂生活,爱艺术。他对艺术的追求,仿佛是与生俱来。谈到作画,他说那是一种缘分。他从小就爱画画,他的理想是上中央美术学院。高考时他的美术专业课考试轻松过关,但还是高考落榜。他说,考试是一种形式,爱艺术才是他的本质。他是吹着口哨进去,吹着口哨出来,一切尽在顺其自然中。

张国建性情豁达,有一股童心未泯的美丽,他的思维,他的举动,远不是常人所及。去年冬天的一个大雪天,他竟然脱去上衣,赤膊于三九寒风里。原来,他在作画时被冻得直哆嗦,为了坚强一下自己的意志,他索性秀起了肌肉。之后,他在雪地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作起画来却是那样的认真,那样的忘乎所以。 

 

谈起这次绘画毛主席像,张国建感慨万千。他说,他生于一九六九年,毛主席去世时,他上小学一年级。毛主席逝世那天,只知道老师和学生们哭成一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毛主席越来越崇拜。他背诵的诗词不算多,但毛主席诗词他能倒背如流。他是怀着一颗敬重的心,画毛主席像的;他是怀着一颗崇拜的心,画毛主席像的。他从接受任务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肩负着党的重托,肩负着神垕人的重托,肩负着千千万万人的重托。

从搭脚手架开始,他的心再也没有轻松过。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思想压力,常常是寝而不眠,食而无味。一个挥洒自如的画家,一个胸有成竹的画家,第一次有些胆怯。最让他为难的,是选择毛主席的哪一幅画像。上一次是漯河市的画家,画的是文革时期的毛主席像,带有浓厚的文革气息。这次不是翻新,而是重新绘画。他想,既然重新绘画,就应该把人们的意识,从一个时代里引导出来。这是对领袖的尊重,也是一种社会责任。他决定重新选材,经过申请,他的想法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批准。

九月六日,张国建开始搭建脚手架。从此,他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绘画毛主席像的工作中。搭好了脚手架,他迟迟不敢动笔,慎而又慎,把一九六七年六月《人民画报》封面的蓝本,反复推敲,反复琢磨。每次看着毛主席像,他都热血沸腾,彻夜难眠。画面上的毛主席,高瞻远瞩,祖国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一览无余。领袖博大的胸怀,表达得淋漓尽致。 

 

经过艰难的思想准备,他终于从犹豫之中走出来,他下定了决心,动手打出了草图。谁知道,草图做得异常顺利,比他想象的好得多。他看了一下手机,那天正好是九月九日,是毛主席逝世纪念日子。他豁然开朗,信心十足,为这巧合的一天,他一定要画好,让毛主席他老人家,永远活在人民心里。

张国建选用上等的丙烯,作为绘画颜料。丙烯这种颜料,兑水是水粉画,兑油则是油画。颜色均匀,耐晒耐久。在绘画中,他把自己对领袖的敬重之心融于笔端。每一笔,都倾注着他的情,每一画,都蕴含着他的爱。他说,与其说是在绘画,不如说是与主席交流。毛主席的眼神,让他感到亲切,感到温暖。即是画主席的衣服,他也总是觉得,毛主席就像站在自己身边。为了使主席的形象更鲜明,他有意识的把环境色暖一些。他认为,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给大地带来光明,给人民带来温暖。

张国建绘画的毛主席像,最终还需要上级领导和专家的评审通过,但是,最难通过的就是他自己这一关。不是自己的画风有多严谨,也不是自己有多挑剔,而是他肩负的责任,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任何人都无法体会的。他深深的懂得,这不是关乎自己绘画水平的高低,而是关乎着神垕景点的质量,关乎着伟人的形象。 

 

对于一个摆弄丹青的画家来说,突然站在四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恐惧之感自不细说。他说,刚上架那几分钟,的确浑身颤抖,一旦把身心投入其中,那种对主席的敬爱,那种聚精会神的状态,胜过了本能的恐惧。他总是感到,有一种神圣的职责,压在自己身上。他也总是觉得,有一种神奇的鼓励,不断向自己召唤。他不知疲惫,一鼓作气,仅用了四天半时间,把一幅高五米,宽三点一米的毛主席巨幅画像,展现在世人面前。

看着自己绘画的主席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张国建一屁股坐在地上,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仰望着主席像,看主席站在高处,博览群山,仿佛祖国的大好河山全部装在了心里,他激情澎湃,思绪万千。他又凝视着主席慈祥的脸庞,英姿焕发,神采奕奕,他不禁欣喜若狂,心里泛起无尽的幸福。

给毛主席画巨幅画像,他仅仅用了四天半时间,而为了这四天半的绘画,他整整修炼了四十年!四十年,一如既往;四十年,卧薪尝胆。漫长的积淀,使他成为一个著名的画家。而他却认为,只有在绘画毛主席像的时候,他才把自己所有的绘画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知道,他是用一颗崇拜之心来画的。

张国建的油画早已闻名于世,获奖无数,但他总以微笑视之。二零一七年四月,像征神垕文脉昌盛的迎奎阁古塔,他用油画形式画了下来,被许昌博物馆收藏并长年展示。他也曾几度举办画展,他的名气轰动了大城小镇。他说,所有的创作,所有的奖励和荣誉,与他绘画的毛主席像相比,在他心里都是微不足道的。 

 

张国建,是一个痴爱山水的著名画家,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艺术家。为了写生,他遍走祖国的名山大川。为了求职,他遍走南北繁华都市。崇山峻岭,江边湖畔,留下他匆忙足迹。电视剧《唐明皇》、《三国演义》的布景和道具里,有他捯饬过的痕迹。张国建语重心长的说,他的根在神垕,他的事业在神垕,无论走多远,无论名声有多大,神垕永远是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