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农指点迷津,通草纸上展翅高飞
发表时间:2018-02-28 15:58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朱双平  点击:

熟读历史的文人墨客,对于清末“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恐怕并不陌生。八怪之兴起,实乃是对过去旧有文化故步自封,不能超越的反击。书写绘画敢于突破,自成一体。从此因不与世俗为伍,被讽为“怪”,不足为奇。古有金农五十学画,作品虽少,却足以立世于人间。独成一体,令后人望其项背,然而却妻离子散,生活困顿不堪。令人忍俊不忍,泪落两行,叹曰:为艺术而孜孜以求,人间生活却如此不堪入目。可悲可叹。

如今禹州通草纸立体纸画第一人的安自然,为作画三十年来如一日,不断研究突破在用通草纸上作画,如今已是穷困潦倒,衣食无着,靠朋友接济过活,与金农是惺惺相惜。此时我又想到了为天下百姓忧愁的“诗圣”杜甫。何尝不是愁容满面,高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房漏草刮,却还在高声诵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凯歌。这些人在普通人眼里,都是“傻子”,他们被人嘲笑,打击。几乎失去心灵的支撑。但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最终会感动天地。让他们走向更好的未来。

 

 
 

 临近年底的寒日里,我们来到了位于禹州市张得镇潭口村7组,走进这位生活孤苦的民间艺术家安自然的家。

走进这里,你仿佛来到了一个奇妙的动物世界。寒冬里,那一个个秋蝉正伏在树干吸风饮露,青绿的白菜上正有一只大老扁蝈蝈的叫着,那个小瓢虫呢?真伏在叶子上歇息呢!最可笑的还有螳螂,大大的肚子,预示着即将生产。可怕的是,她鼓起的肚子是用雄性螳螂的性命换来的。因为雌性螳螂在与雄性螳螂交配完成的那一瞬间就会残忍的将雄螳螂的头一口吞掉,此时的雄螳螂或许正沉浸在性生活的快感中未有觉察吧! 

 


 

不错,你眼前的这一幅幅逼真的实物就是安自然的作品,用通草纸创作出的立体画。他为创作这样一幅画,足足经过了四代人的努力。

认识通草纸的溶脂性源于他的曾祖父安荣强。安自然祖籍山西,他的曾祖父曾是山西有名画家,在游历祖国山水之间,有幸结识了“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金农作画力图创新,告诉他的曾祖父,你如果想画出栩栩如生的画作,画纸尤为重要。通草纸由于纹理感强,有很强的溶脂性,画起蝴蝶等动物来才能栩栩如生。

 


 

如何找到这样一种特殊的纸张。初中毕业家境又一般的安自然就扒火车,徒步行,二十多次来到广州,贵州一带,去寻找纸张。有时出去多天,仍一无所获。为了养活自己,有时会边打工边寻找。终于寻来,兴奋之至,犹如得子般喜悦。回到家中,又开始实验作画。不断尝试,不断失败。最后终于在纸上做出了第一个半立体的老鹰,老安对未来仿佛看到了希望,可事实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次次的实验,一次次的探索,此时的他多么渴望成功呀!可是要将画作画逼真,色彩的调配也必不可少。怎么办?一次次实验,一次次的失败,然而他的画作并没有更大的突破,究其原因是色彩的搭配还不到位。因为原来的画作主要是国画画法,可是国画用色彩不多,而他所画大多为虫鱼鸟兽,而大自然有无穷无尽的颜色,如何展现丰富多彩的色彩,让安自然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何不将国画与油画的色彩相补充?为了突破难关,他又拜师学艺,从驻马店泌阳孟进保老师那里学习如何调色。有了色彩的调配,他又在思考如何将画作更逼真,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通草画作的“捏,拈,搓”的三步技法,随着创作的提升,他又创造了“裹”的技法,从此,四步法的创立,让他的立体通草纸画法又有了质的飞跃。

农村的生活最丰富,他也最不缺少生活的观察。他为了画出一只蝉,夏日炎炎,他不辞劳苦,摸黑捉蝉,在灯下观察蝉的一举一动。创作出的通草纸画《蝉》,阳光照射下,蝉腿上的细纹清晰可见,用通草纸制作的蝉翼,通透逼真,“薄如蝉翼”的词语在此表达一点都不为过。

 


 

他制作出的螳螂展现在眼前,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制作一种动物,他就先要准备模具,然后再对通草纸进行揉,拈,擀,碾等各种的加工,脆弱的通草纸片在他手里,犹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小心翼翼,呵护有加,仅螳螂的一条腿就要使用六个模具,六条腿下来就需要36道工序,再加上头,眼睛,颈,翅膀和肚子,一只下来就要花费他不下50道的工序,完成一只螳螂需要花费他二十多天乃至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像这种展现细节的动物,“裹”的环节十分重要,他经常要用中号毛衣针,有时会用最细的绣花针去捻,搓完成。裹完之后还要上色,由于通草纸纸张脆弱,制作全过程手不能抖擞,稍有不慎,纸张裂纹破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他所创作的白菜硕大清脆,白菜叶心附有一只蝗虫,小白菜上的一只和实物比例一样大小的瓢虫,越是细小的东西越见起纯属的技艺。一棵白菜这样的系列作品下来更是需要上百道工序。

所以,当你看到眼前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作时,不要惊叹他的逼真,因为他倾注了画作者安自然太多的心血和汗水,可以说是倾尽心血,甚至一次次徘徊于放弃的边缘。一次次的贫困即将将他打倒,一次次即将支撑不下去,但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一次次地又坚持了下来。可是生活的困顿,穷苦,潦倒没有将他击倒,可他面对亲人一个个的弃他离去,杳无音信之时。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眼里一次次泪光闪闪。

 


 

这时的我,想到的是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如果他在天之灵一定会谴责自己,为何要认识安自然的曾祖父,他更不曾想到,偶然的一次点拨,却让一人为此艺术痴迷一生,虽说可喜可贺。可对安自然来说,更多的却是被生活打击的无奈。

愿执著者最终会感天动地,换来应有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