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山春晖,美丽扈阳
发表时间:2018-04-06 11:24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图:韩永奇  点击:

巍巍具茨在禹州市磨街乡边陲的扈阳村嬗变成一只振翅欲飞的大雁,因而得名雁山。这里修竹夹道,古树成林。老槐树颤颤巍巍,皂荚树的果实在春风里游荡,千年橿树状如华盖,山间杂木成林。 

随性而至,始知今日“春分”,昼夜平分,阴阳各半,春风似乎又平添了一抹柔和,阳光踩碎了春寒。或许是前几日料峭的烟雨,滋润了新芽,山坡上石缝间到处萌生出浓浓绿意。脆嫩的柳枝上,重叠着鸟雀的歌声,唱响了扈阳村又一个多彩的春天。

 


 

  

春天有足够的勇气,把美丽和盘托出,呈现给山乡满满的希望。田野里的麦苗像青春勃发的少年,在三月的春光里生机盎然。一片又一片的竹林掩映着农家小院,碧蓝的苍穹下,燕子不时变化着队形,飞过扈阳村,飞过雁山,掠起那漫山遍野的杏花香。

 


 

  

历史跌宕,村庄老去,即便如此,春风、春雨、杏花、柳絮,年年岁岁总相似,暗中流转的唯有村庄的无声变迁,眼前春光潋滟,杨柳痴垂,杏花如烟似霞,散漫地飘荡在扈阳村的房前屋后,山上山下。这个以窑洞居多的小山村隽秀中蕴藏野趣,质朴中透露天成。老乡说,四月末稠密的槐花如冬日皑皑的雾凇冰挂,香甜着村庄的梦境。原始森林氤氲着高含量的负离子,千年溪水流淌的马武神话,万古风雨成全的乌龟石……都在那里不疾不徐,等待,成了唯一的姿势,在春晖里意象万千。
 

 


 

传说东汉刘秀皇帝的“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马武生于斯长于此,村民们口口相传的动人故事,马武寨、练武场、校兵台、上马石、马武庙等构成了这一传说的实物链条,让我们深信不疑。村庄因传说而久远,山水因人而充满灵性。不远处的莲花山由层层叠叠的七座大山环抱着旖旎盛开而禅意隽永,莲花山的菩提之秀,雁山的动感巍峨,使扈阳村如沐仙境,山岭上是一片洋槐的海洋。感谢户阳人没有对林木过度地消费,留住了青山。青山上古树新木的深呼吸,给大山储存了足够的能量,缓释出缕缕山泉,环佩叮咚,不分昼夜,似母乳般细柔绵长,扈阳人在山水的滋养里淳朴率真,山一样的汉子,水一样的女儿,走出大山,闯荡世界。

 


 

山、水、人构成了村庄的主题,林木是华丽的羽衣。亘古的大山、矗立的黄土地、荒废的老窑洞见证着扈阳村的历史变革,一代又一代的扈阳人在这片土地上讲着祖先的故事,做着自己的梦。如今,祖祖辈辈的梦已经成为现实,勤劳的村民因生活的便利而眼含笑意,我们在他们的脸上看见春回大地。

 


  

大美禹州有成千上万个如扈阳一般美丽的小山村,他们安于时光深处,杏花谢了桃花开,几度秋叶逐水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乡愁,一条小溪蜿蜒在心上,一朵桃花开在眉间,一缕炊烟在瓦楞上升腾,氤氲出故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