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情话
发表时间:2018-10-07 09:19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刘丽君  点击:

吃过晚饭,我和丈夫就换上便装,穿上运动鞋一起去河边散步。这好像成了习惯。如果哪天不去,好像缺了点什么。

天阴沉沉的,不时又阵阵小风刮来,已经是收麦季节,但依旧凉风习习,穿个长袖也不觉得热。“该不会又下雨了吧!”我瞅瞅天随口一说。“下啥下!现在农村正收麦子哩,不缺墒。城里姑娘就不懂农事。”我家浩子不分青红皂白抢了我几句。“就——你——懂!”我故意拉着长腔说。

走在北关桥上,车水马龙。忽听有人说:“今天几号?快高考了吧!”我才猛想起今天5号,7号8号高考。真快呀,两年前我儿子也参加了高考,家有毕业生的滋味大家都尝过。

“我的快乐就是想你——”我家浩子扯开了嗓子唱起了歌,就他那卖红薯的破嗓子真是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前面三位高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不时扭头看我们一眼,然后他们相视一笑。我拉了浩子一把,悄声说:“大叔,注意素质,孩子们在看你呢!”,但他还是把自己很得意的那几句唱完了。弄得我只好快走几步把他甩下——没办法自恋的人脸皮都厚。

近段雨水充裕,河水飞涨,河面比以前宽阔了很多。碧波荡漾,大片大片的荷叶染绿了我们双眼,空气清新宜人。可能怕下雨,今天河道边散步的人比往常少了许多。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浩子,明天回来捎两个羊蹄吧,解解馋!”,“好,明天买个大牛腿让你吃个够”。看看——他就是这样没正行。

噼啪噼啪!下雨了,豆大的雨点砸在水面上,河水瞬间跟煮沸了一样。我跟浩子快步穿行在河堤的柳树下往回走,没感觉到雨下得大。堤下行人在跑。我祈愿老天给我们二十分钟就可以跑回家。我说:“微信上不是说,姐姐收手吧,你相公许仙不在禹州,你换个地看看吧!看来白娘子还在找。”浩子说:“看人家多钟情呀”!“我也很钟情呀!要不怎么嫁给你,小个子!","邓主席个子小,照样是中央大领导。……浓缩的都是精华,……”两个人说笑着,全然不顾飞落的雨点。

前面是一片高高的杨树林,这里阴森森的,有些怕人。有风有雨的今晚树叶唰唰响得更加厉害,我心里怵怵的,前后又没人,我急忙跑上前去拉紧浩子的手,谁知他甩着手大声嚷嚷说:“干啥哩,干啥哩!大姐,俺可是有家有口的,俺个子又不高,您不能这样。”我嘴里骂着他,手死死地拉着不放。他学起了狼叫,我拉着他更紧。嘴里不停地怨着他。他又第N遍给我讲起了他夜里看花生的恐怖经历。——这个老男孩儿呀!

一对情侣撑着伞正依偎在一起,在雨中漫步,他们一边一边走诉说真情,把蜜语情话滋润在这斜风细雨中,也把爱种在了彼此的心里,……。多么甜美的画面,对一个女孩儿来说这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也想再谈一次恋爱。可浩子说我是痴人说梦,锅碗瓢盆才是真正的生活。

不知不觉下了河堤。雨真下得挺大,没几下就淋湿了衣服。我也祈愿白蛇姐姐收手吧,你相公许仙的确不在禹州。

“哗啦啦下雨了,那么大家往回跑……”浩子跑着唱着,粗犷的歌声穿过雨雾传了很远,……。

我们终于冲到了桥洞下,有三四个躲雨的人,一个女的正披着男的短袖跟对面穿着背心的男子有说有笑的。好像老天特意给他们创设一种这样的场景,他们很享受这种温馨和浪漫。我像欣赏一幅画一样欣赏着他们。忽然被一把大手一把拉走。“儿童不宜,走了!”我们又冲进了雨雾。

“大哥,你也把外套脱下来,当当护花使者!”

“再年轻三十岁,我有可能,现在没那份激情了。”

“你就是自私的主,你就从来没带我好过,下辈子坚决不嫁给你!”

“没有下辈子了,你这小黑瘦妮嫁给豪(浩)哥就偷着乐吧。……我还不知道你,口是心非的家伙,我要是真脱下外套,你能忍心?”

哗啦啦, 雨下着,爱在我心里流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