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的小城
发表时间:2018-10-06 17:1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王国斌  点击:

一年四季里虽四季分明,但我最喜欢秋季。我居住的中原小城,秋季最美,不冷不热,非常惬意。

“生如夏花之灿烂,死若秋叶之静美,”诗人泰戈尔的一句箴言,可算是把秋之美,天地万物之大美浓缩精炼到了极致。

我居住的小城秋季的天特别蓝,像块蓝水晶。蓝水晶下,是绿树环绕的小城。秋季,有的草变黄了,有的树叶变红了,远远望去,一道黄、一道绿,一道红,还有暗紫,色彩明艳,清新靓丽。这种仙风道骨的肃静、淡泊爽朗的宁静、沉潜内敛的安静,骚动的春天没有、燥热的夏天没有、冷酷的冬天也没有。惟有雍容旷达、底蕴厚重、风满充实的秋天。也只有秋风秋雨秋云秋月秋山秋水……才能把这个奇妙的秋色写得灵动飘逸,酣畅淋漓,出神入化。

自古以来,有人悲秋、伤秋、厌秋、而我则是喜秋、敬秋、恋秋的。不说别的,单单那么一个禅意萦绕玄妙莫测的肃静、宁静、安静,就让人品咂出无穷无尽的秋之韵味来。

早上,太阳从地平线慢慢升起,阳光就像一道道金边、把小城的轮廓绣了个遍,这时候的小城,如梦似幻,呈现出一幅幅迷人的剪影,随着太阳越升越高,小城的金边没了,小城像揭开盖头的新娘,让人眼前猛地一亮。于是,小城中所有的绿,所有的红、所有的黄,都一下子涌到你眼前,那样鲜艳、那样明媚、那样丰富,美得让人招架不住。

傍晚的小城,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阳光的吻别,让小城很害羞,这时候的小城,统统蒙上一层淡淡的锈红,好比作别恋人的少女,望着渐渐离去的阳光,欲语还休。

小城的山青,小城的颍水当然很秀。小城的水,在秋天的时候最秀。半城山色,半城水烟,云开看树色,河静听蛙声。据老辈人讲,古时的小城,家家泉水冒,户户垂柳青。小城的街巷胡同,铺着青石板小路、小路弯弯曲曲,在小路的两旁,青石板的缝隙处,不经意地流淌着一股股清泉,有绿绿的青苔,油油的,在路两旁铺展。过路的行人,或是远行的客人,口渴了,不用急,也不必愁,随处一蹲,将手握起、掬起一把水就喝、那水清凉甘甜,饮后使人神清气爽。一年四季里、小城的水秋季最清,清到什么程度?有时候你猛然间发现有片树叶突然魔法似的在路上平移。没有风、没有气流,树叶会自己行走?待近一看,原来是清清的流水,载着树叶漂呢,如果没有树叶、你看不到那是水,用手指轻轻一戳,立马有细小的水纹漾起,这才惊呼,呀!如今老街巷石板路变成了水泥路,清清地流水变成了一种向往,原来这里有水只是梦呀!

我不喝茶,终年以白水相饮,而小城的水在秋季也最甜。春天的水太绵软,夏天的水不清凉,冬天的水缺少温情。只有秋天的水,那么体己,含嘴里温凉适中、甘甜清冽,饮人腹中,连指尖发梢,都感到无比舒泰,无比美妙。

不得不说说小城的绿树。我的小城,就像一个天然氧吧、事事物物都笼罩在绿树中了。如你在飞机上空中看小城、一定是一朵绿云吧。绿云的怀抱里,是或现代或古典的建筑,我的小城,浪漫而不失优雅、古朴而不失端庄,既有水粉画般的色彩,也有水墨画的悠然意境,人处小城、又似在画中,时醒时醉,恍惚间竟不知今夕何年了。

秋季里,树上的叶子,由春到夏再到秋,就恰似一个人,由童年到青年再到老年,经历了漫长转化嬗变的过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树叶却在自己这绝无仅有秋季里走完了生命的单程之旅,由翠绿渐变渐黄,最后在萧瑟的西风中从枝头凋落,回到大地的怀抱,静静地躺在那里,直到枯萎腐烂,化为尘土,等待来年的春天,变成新的营养元素,被树木花草吸收,从而催生出新的枝叶、新的花朵……

清秋时节,漫步在铺满金色落叶的幽径上,总是觉得这一片片生命的气息尚存的落叶上,都仿佛隐隐写着静美,这斑斓的落叶就是一种美,就是一首诗,就是一曲无声的天籁吗?!

我家门前的树园里,一到深秋繁茂的银杏树洋槐树,还有叫不出名字的树种就由青变黄,最后变成了一幅色彩分明, 乡情浓郁的油画挂在小城湛蓝的天幕上。那黄灿灿树叶片片似金,在阳光下熠熠闪烁,清风掠过,落叶飘零,在树下,人行道旁铺上一层洁净的地毯,脚踩在上面松软而有弹性,且嚓嚓作响,让人感觉到特别的柔、特别的美、特别是爽,犹如漫步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