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在扶贫
发表时间:2018-08-08 15:0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白起来 图:韩永奇  点击:

引子。

“蒸笼”、“羊肉串”、“铁板烧”等等热腾腾的名词都无法描述炎热的天气。村民或是在庄稼地里劳作,或是在木桌边打牌,或是在树荫下闲侃。

总之,佛山村的村民和全国百姓一样,在自我消磨中享寻找着酷暑拷打的乐趣。

领导安排我担任包村干部并且让我责任帮扶贫困户时我一百个不愿意,因为,我是女同志;但我又不得不“欣然接受”,因为,我是干部同志。

我所分的包村是边远山区乡镇磨街乡的佛山村——由三个精致玲珑的小山村(新村、北洼村、南场村)组成的行政村。

佛山村位于磨街乡的东部,火磨公路穿村而过,该村依山就势而规划整齐。从进村的主干道向上,路两侧修剪整齐的绿化树一直通往山顶,主干道的两侧是一排排整齐乡间别墅,一个不大的文化广场。一到晚上,大姐大妈就会在这里扭捏几段有模有样的广场舞,袅娜出一道别样风景。清晨,村民们三五结伴漫步跑步,休闲健身,生活甚是舒适惬意。在我的朋友圈里,每天都有出去运动的村民发过来的动态。如果有人看我的朋友圈,肯定会以为这是城里的居民。

现在的农村,生活好了,要求高了,知道跟潮了,他们享受着清新、享受着葱绿,享受着时代,享受着子环孙绕,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让我这个在城市里窝居的人羡慕至极。

入村协调工作、进户沟通走访,在树荫下歇歇脚,和路边的村民拉拉家常,调侃一下我们的生活,感受一下村民的乐趣。虽然肩负着干部的责任,却是儿女姐妹的身份。

怀揣着责任帮扶的使命,享受着亲人般的情感,串个门儿,侃个人儿,做个小板凳,喝口清凉水,有点小困难顺手帮一下,缺点小东西随手添一点,乡里乡亲的也没那么严肃。一到饭点,这个让吃面条,那个让喝稀饭,一不留神还真的挒起大碗蹲在门槛上蹭一顿,幸福感飞上天,失落感丢一地,也乐在其中。

生态园和传说。

佛山生态园是佛山村的后花园,也是最美的景观。

当初,这里是一片荒坡和矿区碴山。后来在佛山村干部的带领下,以建设美丽乡村为目标,村民上山齐动手,填土,挑水,挖坑,种树。整个山全部种上了各种水果树,变成了花果山。每一次上山,我都会在这美景中走一走,坐一坐,闻闻花香,品品果甜,好不惬意。

 

走在山林间、奇石旁,看果树从石隙中顽强生长,体会生命的顽强,感受村民的兼任。

这里有这佛山人民的精神传承,也有美丽动人的古老传说。在这个山上,有我最喜欢的一块奇石,每一次去,我都会去看一看,看这个有着“三寸金莲”的大平板石。

 

相传,有一位神仙老奶奶云游天下的时候路过此地,看到此地风景秀美,百姓勤劳朴实、安居乐业。老奶奶一下子便喜欢上了佛山这个地方,就在此地住了下来。

因山上有一个天然的如脸盆的大水池,一年四季常年有不断的清水,老奶奶就常在水边洗脸,在此处泡脚。泡脚时老奶奶就把她的绣花鞋脱下来放在池边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于是才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老奶奶的“三寸金莲”。这个四季不会干涸的水池被人们说成老奶奶的“洗脸盆”。正是这股清水,养育了祖祖辈辈的佛山人。

 

关于神仙老奶奶的另一种说法是:

当年来到此地,老奶奶是和他的丈夫一起路过此地,他的丈夫就是我们这里很多人敬供的老君爷。

这对神仙眷侣的生活也和我们凡人夫妻一样,生活中也会小吵小闹。话说一天老两口生气了闹起了小分裂,俩人吵着要分家。老君爷这个人霸道,想占更多的土地以百姓造福,老奶奶心细,也想为老百姓造福。可奈何老君爷人高马大腿长,拐杖也长,别说抬腿走路去占地盘了,就是抬一下拐杖,就是一个山头。

老君爷为了抢先占有佛山,就把拐杖插在山顶上。入夜,老奶奶在老君爷睡下了,偷偷的将自己的绣花鞋埋在老君爷的拐杖下面。第二天老君爷醒来说佛山是自己的,老奶奶说是她先占有的,不信看看拐杖下面。老君爷劈开山石,在拐杖下面看到了老奶奶的绣花鞋,他摇摇头无奈而去。

老奶奶为了这片土地的富足,用尽了心思,这双绣花鞋就永永远远的留在了佛山山顶,世代为人口口相传。

闲暇之余领略一下乡村美景、感受一下佛山村的传统文化、用笔和相机记述一些古老传说,不仅丰富了自己、开拓了视野,还抢救了一些传统文化。和朋友们“喷”起来有了谈资,又为佛山村旅游大计做了一点文化宣传上的的“贡献”,呵呵,何乐而不为?

 

帮扶之乐。

每天入村,我都会到农户家走走看看,到我所帮扶的贫困家里去转转。

我包的一户贫困户住在南洼自然村,在火磨公路的南侧,沿着长长的小路走去,弯弯曲曲,别有一番风趣,让走贯平直道路的我们体会出不一样的乐趣。

在南洼的村前,有一条小河,涓涓细流在村前潺潺流过,很有一种小桥流水的意境呢。几户村民在河中洗衣,孩子们在水中戏耍,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把我带回儿时,想起童年美好的记忆。

这里的水也养育了这里人的纯朴和善良。村民看到我都会亲切的打招呼,拉家常,请我到家里坐。

 

走进我所包贫困户的家,这是一位特困老人,没有子女,屋内家具不多,但是所有物品都摆放有序。桌子上没有一点杂物,屋里扫的一尘不染,屋外扫的更是连落叶也没有。想起懒散的我,真是自愧不如。只是,这位老人和全国贫困户有共同的弱项——缺钱。关于“钱”有太多的论述,不再赘述,但如何使他“有钱”倒真是个难事儿。我一月三千来块工资还要养活一家子,一月分给他几百好像不太现实,再说也不符合要求,看来真要开动一下我脑袋上的“废旧机器”了。

 

一般来说,爱干净的老人有特点:一是勤快,二是心灵,三是手巧。再说,一个孤独老人一定很寂寞。这时我想到:我曾经在超市花12元给儿子买过一个玲珑精巧的塑料仿藤编小篓子,他高兴得么哒么哒的。

我便和老人商量着让他编小篓子拿去卖,可他不愿意,说手太笨弄不成,我也不管那么多,买来钢丝。在我“强烈要求”下我们一起做成模子,一起上山割了些藤条和茭草,我又在网上收了好看的样式,摸索着做了起来。很快,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精巧,成品做了十几个。我拿到超市销售,因不用本钱超市也高兴。可是,几天过去了仅仅卖了三四个。我就做了一个“爱心扶贫”的小纸牌卡在篓子上,上面有老人的住址、简单户情、照片和“纯手工制作”的广告。嘻嘻,竟然形成“疯抢”的局面。这下子好了,老头乐呵呵的日夜不辍,我也学了一身“武艺”,送给亲戚邻友后人缘大增,作为回报,青菜水果家里不断,哈哈哈。

 

走进北洼,房屋在树荫的掩映下,呼之欲出,没有规则,并不成排,因势而建,给人一种错落有致的感觉,特别会让我想起陶渊明的《桃花园记》。

夏天去,阴凉清爽,在下雪的冬季,白雪簇拥着一幢幢小屋,宛如在童话世界里走出一个古老民族。

 

佛山的山水养育着一代一代的佛山人。

佛山,原名为宋庄,原是宋姓家族在此居住。后来由于历史原因,在此居住的宋氏没有了,后来李氏家族在此居住,就决定改名字。

在佛山的山顶上原来有一尊大佛,在这里保佑一方平安,不知什么原因,现在已找不到踪迹了,于是人们就在大佛遗址上重建了一座奶奶庙,但大佛像一直在人们的心中。

山中有佛,所以改名字时有人就想到了用佛山作为了村名。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这个地方就成了家。来佛山久了,我就成了佛山人了。进村入户,不拘不束,走到哪里都是我的亲人,我喜欢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