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里照蝎子
发表时间:2018-07-30 17:5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葛国桢  点击:

炎炎夏日里,有人形容太阳光像“金属溶液”一样从天上倒下来,都市里车水马龙,汽车尾气,水泥地面反射,家家户户空调里排出的热气混合在一起,真是热浪滚滚。
 
无奈之下,很多人待在装有空调的屋子里不愿走出半步。这时候如果来到大山深处,简直是换了一重天地,这里不仅没有灼人的热浪,还可以寻找到许多城市里没有的乐趣。
 
计划捉蝎子
 
因为驻村扶贫的原因,我被派到伏牛山深处一个名叫张家庄的山村里。白天的忙碌自不必说,到农户家里走访、座谈、填表、开会等等。到了晚上,终于能够喘口气,稍稍休息一下了,有人提议:“咱们也上山照蝎子去吧?”
 
初进村时,我们不断听老乡们讲过夏天上山捉蝎子的故事:有一个留守儿童,自己捉蝎子卖出去,竟然顾住了全家的零花钱。
 
 
 
这里山区的蝎子又叫全虫,全蝎,长着十条足趾,老乡们俗称为“十足全虫”,药用价值很高。村里那个胡须皆白的老中医说,捉来的蝎子可以泡制药酒,息风镇痉,攻毒散结,通络止痛,对风湿类疾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老乡们告诉我,“照蝎子”是有危险的,不能说来就来,要提前做一些物资上的准备。比如说首先要有一支电量充足的“蝎子灯”,就是一种能发出荧光的手电筒。还要准备好长镊子,广口的带盖儿的塑料瓶子,尽量穿上长袖的衣裤,穿上鞋袜,带上手套,防止被蝎子蛰伤。
 
 
 
我们没有蝎子灯,工作队有一个队员叫席政伟,平时爱钓鱼,他的行囊里有一只晚上钓鱼用的手灯,能发出蓝色的荧光。没有长镊子,队员宋朝把一双筷子的一头用皮筋扎紧,就算代替长镊子了。我们还专门找了两个大号的空可乐塑料瓶子,这样东西就算齐备了。
 
捉蝎子行动
 
 
山路弯弯曲曲,高高低低,路旁长满了不知名的乱草木棵,不少草木的叶子上带刺,蚊虫又多,为避免被荆棘挂伤或被蚊虫咬伤,我们几个人都穿上了旅游鞋、长裤子、长袖上衣。
 
晚上八点多钟,我们一行人开始向山路出发。照蝎子要选择山的阳坡,没有太阳光的那面山坡不适合蝎子生存。
 
 
 
我们一边徒步前行,一边用荧光灯不停地扫描着眼前起伏不平的石头缝隙。之所以用“扫描”这个词,主要是想说明我们搜寻的那个仔细认真。
 
老乡介绍,蝎子平时喜欢藏在比较大的光滑的石头下面,作为栖息地和进食的场所。蝎子喜阴、喜潮湿,因此很干燥的石头下面一般找不到蝎子。即将下雨前,空气潮湿,天气闷热,那些稍微湿润一些的石头下面蝎子最容易出来,当然也就最容易被人们捉到。
 
 
 
因为是第一次捉蝎子,我们都没有经验。我们轮换着手执电灯,睁大两眼一点一点地搜寻,但走了很远,丝毫没有发现蝎子的踪迹。
 
 
见到蝎子
 
 
正有些泄气时,眼前的灯光里突然出现了绿色的荧光反射。“蝎子,快!”看清楚了,果然是一只个头不大的蝎子。被灯光罩住后,它显得有些惊慌,立刻向石头缝里逃窜。没想到工作队员宋朝已抢先一步,伸出长筷子准确的地夹住了它的尾部,另一个人赶快打开瓶子,小心翼翼把这只蝎子放了进去。
 
 
 
捉到了第一只蝎子后,我们的信心提升了很多,大家的话也稠了,劲也足了,继续沿着石路向前走,仔细地搜索着打出去的那一片荧光里有没有绿色反射点。
 
除了石壁石路石沟外,地堰也是我们搜寻的重点区域。山区的地堰都是用大大小小的石块砌成的,地里土质肥沃,衍生了很多小虫子。蝎子吃完小虫子,会选择在地堰边的石头缝里栖息。
 
我们就在一道石堰边上有了新发现,一只又一只蝎子相继被我们捉到了瓶子里。这些蝎子有大有小,有长有短,被装进瓶子里以后大概有些不适应,不停地试图向外爬,爬到半壁再掉下来,发出很轻微的声音。
 
 
 
突然,距离我们大概三四米远的地方,有一只发出绿色荧光的蝎子,它一见有灯光照射,顺着石壁迅速向上逃去。
 
因为离我们距离太远,我们伸手够不着,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它钻进了石头缝里。由于石壁较高,石头较大,无法移动,我们虽然感到可惜,也只好悻悻作罢。
 
照蝎子途中有很多趣事。比如说石头缝隙里被捉住的蝎子有单只的,也有双只的,那这些单只的蝎子是在寻找配偶,双只的蝎子是在谈恋爱吗?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可惜没有人能够给我们提供答案。
 
 
 
为避免蝎子被发现后再次逃跑,我们采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先把灯光从蝎子身上移开,照射到别的地方。然后趁着它大意时,轻轻用长镊子瞄准一只蝎子一击而中,夹住后迅速放进瓶子里。
 
另一只蝎子见大事不好迅速逃跑,顾头不顾腚地钻到了石头下面,倒霉的是这块石头太小,不能把蝎子完全遮挡住。我们先用长筷子把石头移开,只见那只蝎子的尾巴高高翘起,一副准备蜇人的架势。但这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到最后还是被夹住尾巴丢进了瓶子里。
 
 
深夜而归
 
 
只顾兴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因为明天还要紧张地工作,我们不敢再在山顶上停留下去了。
 
今天虽然是第一次照蝎子,但收获还是不小的。工作队员宋朝在一只带盖儿的空塑料桶里撒了点土,放了点带叶的树枝,再撒上一些面包渣,把捉到的蝎子全放进去养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们还捉到了一只个头较大的成年蝎子,看得出这是一只母蝎子,长长的身子,硕大的肚子。喂了一段时间,母蝎子竟然生下了一群小蝎子,新生的小蝎子排列整齐趴在母亲的背上,白白的很是让人喜欢……
 
 
葛国桢,河南鄢陵人,许昌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政协文史资料撰稿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文集多种,曾获全国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奖、河南省“五个一工程”作品奖、中国乡土文学奖等。2015年8月——2018年2月任禹州市鸠山镇张家庄村党支部委员、第一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