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界丨 醉美鸠山
发表时间:2017-10-28 09:57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老 盖  点击:

真的和其他地方不同,这块土地上一年的美色是从最幽静和深邃的山水开始的:从蜿蜒曲折、溪水潺潺的山沟里,小草的嫩芽钻出来,鹅黄的春色漫出来,而后是大片大片的春光,倏然间洒满大地,而后钻出沟壑峡谷,染着草,带着花,绿着小径、村庄和山水的肌肤,穿越着芳香的时光,扶摇而上,悠然飞翔,最终红透在这里:在中原腹地,在寂静山谷,在最高的卧佛山上,绽放开最美的笑颜。

水静静的流;

没有幽思,没有言语,没有喧闹;

山静静的打坐;

看遍浮云,看透风雨,看穿四季,看醒星空和尘世;

而村庄们只是静静的站立;听风吟颂季节的诗篇,听雨念叨儿时的童话,听牛羊呼唤夕日朝阳,听顿悟了沧桑的老人们清爽的呼吸。

一切都很慢很从容;路悠然穿行,走过一处山凹,爬上一座山岭,游过一片池塘,晒过一米阳光。

是,这就是鸠山,一个很不起眼的中原小镇,怀揣着一拳拳山、一道道沟、一窝窝水、一片片林和一串串鸟鸣的秘境。

虽然在历史中有着巨大荣誉,但鸠山依然把自己的光华深深隐藏起来:这里的野鸟—比如雎鸠、关鸠等等--曾经被《诗经》吟颂;这里的水曾经被大禹摸过;

这里的大鸿氏曾经给黄帝讲授过中医的运气学,闲暇时,大鸿氏也曾经揣摩过星象,给中国的文明带来叫做占星学的知识;

这里有过一个叫朱士行的人曾经被刚刚传进中国的佛教吸引,在历史上第一个按戒律出家,成为华夏第一位僧人。然后,朱士行又第一个西行,成了中国第一个求法的取经者;

这里野山的植物,那些花花草草曾经被大医学家孙思邈研究再研究,最终成为救人性命的药草;等等等等。这光荣历史在深山里,静静的闪着平凡而又神秘的光泽。

这里也曾经沸腾和喧闹过。那位家喻户晓的女将樊梨花在大鸿寨曾经操练兵马,现在,她依然站立在险峻的岩石上观望着敌情;后来,有过村民和土匪的斗智斗勇,这在延续了数百年前的明清两朝时时发生,散落在山巅的那几处古寨,以及那些呼吸在残阳中的断壁残垣,似乎还在发出金戈的撞击和铁马的嘶鸣。

再后来,五十多年来前,仿佛世界忽然换了种活法,这里的人们开始了一场叫做改天换地的运动,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他们在荒山上挖了鱼鳞坑,在坑里种了无数的树;当然,人们还把天上降落的和地下涌出的水聚集起来,修了水库, 以便让山青、让水秀。

这事在当时很轰动,热血沸腾的鸠山人点燃了全国人民沸腾的心,于是,人们在这里建起了一座鸠山红专大学,专门来培养农林水利人才;陆陆续续,人们发现,这座大学培养和磨砺出来的,更多是一颗颗坚强和坚韧的心灵,是像那座被胡耀邦称作英雄山一样的英雄们。

这事情传到中央,伟大领袖专门题了字:江山如此多娇。于是,就在这深深的山里面,人们拍了一部电影,就叫做《江山多娇》。

岁月逐走,光景常新。很多年过去,很多年要来,曾经治山治水的人们依然在探索、在努力,以便让山更美,天更蓝,水更清,村落更美更怡人。花朵开过,果实丰硕,鸠山忽然就变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人间仙境。

而经历过沸腾和宁静的山水最终成了人世间的圣者。它热情但又从容,平静而又生动,坚韧而又慈善,包容着山水林泉、藤蔓枝桠、飞禽走兽和百姓众生,而后在四季流走的时间里,缓缓的、潺潺的、柔柔的和静静的发散着淡淡清香。即便是在地下,它也如此。像溶洞里暗暗发育的钟乳一样,它安详的等到了绽放的瞬间。

是,这就是鸠山的野山水:自然、丰富、原生原始而神奇神秘。

是,这就是鸠山的软时光:清新、清爽、细腻细致而又温馨醉人。

酒可醉人,但不及山水养性。景能留客,但不及鸠山留心。

因此等着你:在鸠山,在醉情的时时刻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