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起义军智破禹州城
发表时间:2017-10-28 09:25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李 民  点击:

白朗,又称白狼,名白永丞,宝丰县大刘庄人。在清末明初,民生凋敝,普通群民众生活困苦。他就在宝丰、鲁山一带率领农民起义军进行反清斗争,是当时全国规模较大,影响较广的一支农民起义军。他们提出“打富济贫”的口号,纪律严明,深得民心,屡获胜利。起义军发展迅速,不仅活动于豫西,而且扩及鄂豫边境,经常在南阳、汝宁、信阳、德安、襄县一带,组织重大军事行动。

 

正在这时,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于1911年10月10日在武昌打响了推翻清政府的第一枪。全国10多个省纷纷响应,宣布脱离清政府,拥护革命。河南由于地处清朝反动统治的心脏地带,在阶级力量对比上,革命力量暂时处于劣势。面对此情,留日学生、同盟会会员,许昌县长村张人张钟端抱着“与群魔转战于中原”以期勿负其身的决心,毅然决然地告别即将分娩的日籍妻子千装伦子,受同盟会总部派遣由沪抵达河南省城开封,组织武装起义。与此同时,鄢陵县大鸿沟村人姚黄加入同盟会后,于1908年涉数千里潜赴广东投奔革命,孙中山极表赞许,当即分配到黄兴部下,随黄从事革命活动。1911年3月29日黄花岗起义失败后,为扩大革命势力,黄兴派姚黄回河南。

 

1911年夏,姚黄携黄兴之信函及少许活动经费返豫。姚黄返豫后,根据黄兴的指示,通过多种渠道和方法,同白朗起义军取得联系,先是派革命党人刘戈(洛阳人)以经商为名赴南阳同白朗起义军联络未成,后义派杨体锐、杨卓林(南阳人)找白朗联系,中途被官军截获。约在1912年3、4月间,姚黄受命回鄢陵、扶沟一带组织农民起义,配合开封武装暴动,姚在革命活动中深感在河南完成民族民主革命大业,仅靠孤军一支起事是难以成功,再次约请白朗在鄢陵面晤。据姚母回忆,一天晚上二更时分,白朗等四人到大鸿沟村同其子姚黄在村外一座庙内商议了一个晚上。

 

1913年初,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党人,为反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发动了“二次革命”,更加感到需要河南的白朗这支农民武装,在袁世凯的后方加紧活动,以牵制其力量。为此,亦不断从武汉、南京、上海等地派人到白朗军中进行联络。据《邹永成回忆录》载“此时袁世凯的军队纷纷南下,河南的白朗派熊嗣鬻、贾谊代表来汉同我接头,我委白狼为湘鄂豫三省联军先锋司令……”革命党人还以参谋、顾问的身份帮助白朗筹划军务,黄兴也在致白朗的信中要求“占领鄂、豫之间,相机进攻”,白朗接受了黄、姚等人的意见,曾表示“愿听约束”。据称白朗军在7月所发布的一份布告中即有“奉黄元帅(兴)命令”之语。

 

白朗为配合“二次革命”和开封起义,展开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在1913年春一举攻克唐河县城后,又计划攻取以富庶著称的禹州城。

 

原打算1913年3月动手,经侦察了解,禹州的官绅、商人风闻白朗军欲来攻城的消息后,为保其安全,集资从开封购回四十余支“套筒”快枪。重新装备了原商界所豢养的由赵青云率领的两百多名商团,并胁迫城内各街青壮居民,戒严四关,昼夜守城。在四门城楼上架起了笨炮(土铳),“泼拉机”等旧式武器,官绅昼夜查哨,十分紧张。显然,这时攻城对农民起义军不利,于是起义军便采取了外松内紧的策略,在离禹州城百里之外的登封县,整日无所事事,毫无攻城的迹象。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禹州城内的官绅、团勇便以为“白朗打禹州”纯属“谣言惑众”,受了一场虚惊之后,遂放松了戒备。而白朗并没有放弃攻城的打算,只是在等待时机,欲擒故纵。

 

随着禹州城门禁的松驰,白朗派遣的便衣侦探纷至沓来进行活动。城内百姓饱受军阀、土豪劣绅的蹂躏,切盼白朗军到来,解求他们出苦海。许多人主动为侦探作掩护,侦探在城内有的肩挎背篓,沿街叫卖“张良姜”“鲁山绸”,给被称为“日进斗金”的禹州增添了热闹气氛。白朗属下一个绰号“草上飞”的武术师装作病人铍抬进城里。担架系特制舣层夹底,内藏长短枪支。“草上飞”寄住在西城门里的“白家厂客栈”,负责搜集情报,兼作内应,摸清了城内的军事设施、地形,地物及商号分布情况后,为攻城作好了各项内应准备。

 

时不我待,机不可失。在起义军破城准备基本就绪之际,1913年农历正月初十,禹州城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位于城内西街东段的“永庆义”东当铺重新开张。东家陈庆丰从褚河老家运来金条、银元、元宝、大烟土4牛车,以支撑当铺开张;二是城内的官府、要员、社会名流、殷商豪富、兵丁商勇等集中到城隍庙院内追悼为维护民主共和而在上海被刺身亡的宋教仁。整个县城热闹非凡,噪杂异常,混乱不堪,当晚虽有传言,白朗军已至神垕将要攻城,但官绅商团几个月来早已对此传言听惯了,又加折腾了一天困倦异常,对此传言无人理睬。

 

次日五更,正值官衙疏忽,商团疲备,居民熟睡之际,神出鬼没的白朗军突然从警戒薄弱的城南关向县城发起了突然袭击。

 

原来白朗军善于夜行,一昼夜可急行军一两百里,队伍到达神垕镇后,连夜向禹州城急速前进,凌晨即兵临城下,在便衣侦探的策应下,迅速进入南关街,抢占了有利地形,同武装商团展开了激烈战斗。城墙上东西两炮楼内驻扎的守城团防兵勇,闻讯起义军攻城,向两大街溃逃。后续起义军不断从南门涌入,白朗骑着大马,腰系手枪,行进在队伍当中。白朗军为了迷惑敌人,在笨炮、土枪的进击声中,伴以鞭炮,阵阵喊杀之声震撼敌胆,装备精良的商团在白朗军勇猛冲击下,不得不节节败退,南大街有名的十家富商的京货店铺为白朗军所控制,至此,禹州城内群众关门闭户,敛声待旦。

 

战斗进行到清晨,拥有巨资的东当铺“永庆义”也落入了白朗军之手。商团被迫退离南大街后,在通往西大街的要塞——“一门九狮子”口仓惶布防,决定抵抗。

 

白朗指挥攻打了西大街东口,当时的西大街商行云集,极其富有,街两侧洋式门面连座,交通口闸子门重重。因东口闸子门是用砖砌成的4门斗拱洞结构,陡峭坚固,难以攀登,数次攻击冲锋,未能攻克,喊话瓦解,也未能奏效。“草上飞”主攻的西门,因团防占据高处有利地位,他为压制敌人火力也要占据制高点,在上房时被子弹射中牺牲,西街口未能攻克。起义军另一头目“二架子”负责袭击洪山庙街,他带领一队军士进至黄家口,身先士卒独身一人去黉学门探问洪山庙街位置,不幸遇刺身亡,攻取洪山庙街的行动也终止了,战斗陷入低潮,这时起义军已占领了除西大街、洪山庙街外的城内大部分街道。

 

白朗考虑到此次攻城已控制了“永庆义”商号和南大街10家著名京货商店,所获财物补充军需用之有余,便放弃继续攻打西大街和洪山庙街,开始缴获金银珍宝,准备启运马车和赈济贫穷百姓。起出的金银财宝装车运走充作军饷,铜元、制钱、农服、什物等撒在西大街上号召群众前来拾去。起义军将士高喊着“老子白朗,打富济贫哩,舒坦户有的是钱,有的是粮,穷朋友请跟着来吧”。当时不少穷家子弟大着胆跟去,收拾撂在街上的铜钱、衣物、布匹、被褥等。

 

战斗结束后,白朗军搜捕到了曾残酷地镇压过白朗起义军的豫西南某县的前县令,杀掉了这个刽子手。

 

下午4时,军士们赶着装满战利品的马车整队启程,经南城门,经张楼村返回郏县境,撤离时留下了保成、韩祥率领的200多人,联合禹(州)、登(封)等地的小股农民武装,占据荟萃山,活动于禹、登间,给北洋军以有力的牵制。攻禹州城后,白朗起义军队伍扩大到六七千人,打出“湘鄂豫第一混成旅”番号,接着义分兵袭击京汉铁路,使列车停顿。当时国民党的报纸曾报导:“白朗(狼)已与民军合作,军容甚壮,纪律亦严”,“足以扶助(河)南省独立,将来不难分兵直捣北京。”这时白朗军的斗争已像一把尖刀,插进袁世凯反动统治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