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颍川郡”碗的价值
发表时间:2017-03-06 22:2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包献珍  点击:

 


 

在建设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在抢救文化遗产保护精神家园、不忘初心树立文化自信、在全社会高度重视历史文化和颍川文化日益被关注的今天,恰逢其时地发现了书有“颍川郡”的宋代扒村瓷碗,对其历史、艺术、研究价值的深入探讨,有其深远而特殊的意义。

一、历史价值

书有“颍川郡”三个字的扒村瓷花碗,和其它绘有三彩画的扒村瓷没有多大区别和其他书有文字的扒村瓷也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在碗的内壁上,按古钱币的书写格式,在花中均匀地书写了“颍川郡”三个字用行草书写,从书法的风格上可断定为宋代的书法有宋代书法的扒瓷碗,可断定为宋代烧制。而宋代扒瓷书法丰富多彩,单字的有“花”“春”“夏”“秋”“冬”“王”“德”“净”“细”“送”“贵”“任”“守”“风”“雪”“月”,多字的有“风花雪月”“福禄寿喜”“天地平如水”“道法洁净”“金玉满堂”“清风明月”等。对联、短诗的“人间最好事,莫如见登科“春从风边起,甜向苦中来”“白日莫闲过,青春不再来,窗前勤苦学,马上锦衣”。更有雨霁烟笼》百字枕,共117个字这是典型词。而书“颍川郡”地名之碗,在当代发掘、收藏的扒村瓷中尚属首

 


 

禹州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为著名的“中国陶瓷文化之乡”禹州经历了华夏文明的全过程,遗留在禹州大地的历代陶瓷窑炉有140处、260座民间官间各级各类博物馆收藏的禹州历代窑口的陶陶瓷片不计其数有文物价值的中外知名博物馆都有收藏。有文字的陶器陶片可分为一类,有研究专家把有文字完整的陶器和有文字的陶瓷残片界定“瓷上水墨文字类”瓷上文字表情达意的吉祥如意的、写景抒情的。此类占了绝大多数,而书写地名的,禹州范围内这件瓷碗尚属唯一。正如瓦当,禹州城区黉学门广场挖掘地基时挖出瓦当,上面刻印有篆书“阳翟”二字,而成为稀世之宝阳翟正是禹州古代沿用了上千年的地名,因在大禹时期在此地建有钧台,是古人认为“天地之中”又因这里出了伏羲、黄帝、大禹、韩非、晁、张良、吴道子等名人而成为人杰地灵之地所以“阳翟”成了古代人心“北京”“长安”“中华”等,故把地名刻印在瓦当上,笔者对阳翟瓦当深入研究后,撰写了《阳翟瓦当探胜》一文,在《中国艺术报》发表,阳翟瓦当遂成艺术瑰宝,成了禹州知识界、收藏界的热门话题。为地方文化研究的重要实物资料。而“颍川郡”碗,与“阳翟”瓦当有同样的史料价值。在党和国家号召抢救文化遗产保护精神家园,树立文化自信的今天,中国传统文化受到高度重视地域文化研究也日益受到关注。作为中华文化重要发祥地的禹州,历史文化的发掘研究日益深入,禹州曾是古代颍川郡的郡所颍川最初为秦王政十七年(公元前230年)设郡在华夏历史上,颍川一直是一个除京师之外人口最多,最为繁华的地方。郡所在阳翟(河南省禹州市)。西汉高祖5年,高祖封韩王信于此,故改称韩国。次年,韩王信转奉太原郡,恢复颍川郡,统20个县。汉武帝后属豫州刺史部。东汉沿,辖区大体相仿,领17县。三国初期,曹操迁汉献帝到郡内许县(今许昌市),这里成为东汉名义上都城。曹丕代汉后,改许为许昌,成为颍川郡郡治。西晋时颍川郡辖区小,统9县。东晋时,颍川郡东,治5县。隋朝设颍川郡,治所在颍川县(今许昌市)。唐朝后期,改颍川县为长社县,改颍川郡为许州。从此颍川不再作为地名存在。

 


 

在当今关注历史文化、树立文化自信的背景下,知识界对颍川从至唐形成的名士云集、商贸繁荣、交通便利、教育兴盛、后学众多、地理优越等概括为颍川文化。此文化已成为禹州许昌两地最为厚重的历史文化之一。颍川文化的文献十分丰富,三国志、禹州志、许昌志、后汉书等都有所记载流传在民间的传说故事也牛充栋。然而一件有关颍川的文字实物却难觅影踪。很多碑刻保存完好,但涉及“颍川郡”三字的却难以见到。这一历史遗存下来的碗,在研究颍川历史文化的当代弥足珍贵。堪称稀世宝。尽管这件有文有物的历史遗存,不是“颍川”作为郡所的年代所制,但对研究川文化有其无可替代的重要价值。地名写在所制造的器皿上,起码具有如下意义:一是这个地方有显赫的地理位置和重要历史作用。值得人们敬仰“阳翟”“华夏”“中华”“长安”“北京”“上海”等。二是人们耳熟能详和百姓生活联系密切颍川在中原,古代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民间俗话中原的中心更让人们有一种亲切感正如至南方、东南亚的川人,门上挂“颍川旧家”“颍川世家”的匾额一样,有一种归属感。三是有吉利的寓意。“阳翟”“华夏”“颍川”都有的口彩,不仅是文字吉利,文字特指的地方吉祥,人们曾在这个地方受过恩惠。因而在所造器皿上书写篆刻印制此地名。种种原因表明,书有“颍川郡”字样的扒瓷碗,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字碗的制作年代是在颍川郡作为历史地名的时候,这是颍川文化的余绪所派生,更彰显颍川郡的文化意义。已成为历史地名,人们还对其崇拜有加,以致于把其书在所制器皿之上,可见这个历史地名在人们心中的位置,一有怀念崇拜为之骄傲自豪,对之向往等情感中。给后代的研究提供了实物资料。同时,实物证明史书记载、民间传说更有说服力当下,有识之士撰写颍川文化的论文或“颍川郡”碗当是一个有文有物有品有象的有力佐证。

二、艺术价值

颍川郡”碗(如图)是一件集美术、书法、陶多门艺术于一身的器物,因而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虽然它是宋代民窑所烧制,但扒村瓷把中国独有的国画艺术、书法艺术镶嵌在中国人自己第五大发明的陶瓷艺术上,成为中国独特的综合艺术这在中国艺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值得一提的是这件陶瓷器皿,有意无意地吻合了中国人的审美趣味,应该是天地之中民间艺人协作而创制的艺术经典“中国人的审美趣味却总是趋向综合,小说里有诗词,画面中有诗文,诗情又兼画意,戏曲更是如此,集歌、舞、音乐、文学于一炉;即使工艺品,也古董为佳,因为除欣赏技艺外,还可以发思古之幽情。总之,似乎在各种艺术的恰当的彼此交叠中可以获得更大的审美愉快”(李泽厚《中国书法》1986年第一期,14页)把颍川碗放在美学李泽厚的美学描述之中,这件器皿带上了综合艺术的光环总体分析,颍川郡碗的艺术价值包含了绘画艺术、书法艺术、陶瓷艺术。

 


 

1.绘画艺术

扒村瓷是以标新立异的“瓷上水墨”而著称于世。扒村瓷原本属磁州窑系,为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分布于河南、河北、山西三省磁州窑所烧制的具有实用和陈设的器皿丰富多彩在实用的器物上用绘画装饰,实用器物就有了艺术价值这样的实用之物就有了陈设的功能,放在厅堂居室,就成了艺术品。扒村瓷装饰了绘画艺术,不仅同其他窑有了显著区别,而且把实用之物升华为艺术之物,这有可能是先民把实用之物向艺术之物过渡时期的印记之一。扒村瓷的绘画题材很广,所画内容涵盖了世间万物,比如民众喜闻乐见的人物、婴戏、鱼、鹤、龟、龙、狮、凤,作为中国画的一种,扒村瓷花鸟画内容十分丰富特别是纯草花的法明快的数笔勾勒,便是草花的图画,由于草花简单易画,了了几笔便栩栩如生,因而陶瓷研究人员常把此称为草花器物。“颍川郡”碗上的绘画,正是花鸟画中的草花。画工利用此碗的圆,又在碗内按比例配制的特殊釉色在白底釉的碗上画了和碗分两等分的同心圆,大圆线细,小圆线粗,在小圆的里边分三等份,用七九笔不等的笔画画草叶,起笔在一个小圆上,向周围弯曲放射,粗细不同,长短不同,弧度大致相同,这样小圆内就形成了三组草叶、三组花叶,很有抽象意味,又像菊花的花瓣,形成了三朵似像非像的小花朵在大小圆的圆环上,和小圆的三朵抽象小花相照映,又用相同的手法,简笔勾勒出三组似草叶又像花朵的几笔,又像汉字心字的外部轮廓,组草叶的三个空间,妙然天成地写上了“颍川郡”三个字。真正意义上的扒瓷草花碗的绘画装饰就完成了统体观赏,大小不等的三个同心圆、六组草叶、三个字,合成一副惟妙惟肖的简笔画,又融入中国独有的书法艺术。这副圆状画的艺术之美是丰富的。中国传统艺术中最讲究“画中有诗,诗中有画”,陶瓷艺术上的简笔草花画应该是寄托了很丰富的诗意,它能引起人们的怀古情思,更能引起欣赏者的审美情趣。可能“朱雀桥边野草花”之草,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草,是“春风又绿了江南岸”之草,是“绛珠仙草”是“”是“池塘生春草”。因为这简笔之草里潜藏着古代的一个名地,具有文化品位地名,具有抽象意义,可以让欣赏者产生无限联想,任凭想象,任意驰骋。这正是艺术意象蕴藉的艺术意味。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扒村瓷上的草花不是一般意义上草花,而是赋予了创作体思想情感、艺术品位的意象,蕴藉了丰富的意味,特别是这个有古代地名的艺术品,具有很高的绘画艺术价值。

 


 

2.书法艺术

书法是中国独有的艺术从古至今,书法艺术精英们创造了无辉煌的书法艺术经典。当今中国书法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一现象很好地阐释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一定律。鉴赏扒村瓷碗上的“颍川郡”三个字,可以说是民间书法艺术的上乘之作。上文所述扒村瓷上的书法,为民间工匠的作品,他们不是专业的书法家,没有很高的书法艺术和理论功底但从书法意识上分析,这工匠书法家是接受了严格的书法教育,他对创造书法美的基本原理是有所了解的他们虽然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临帖、读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创作练写,但他们已掌握了如何用笔才能够创作出美的书法作品,比如说“藏头护尾,力在字中”“欲右先左,欲下先上”“中锋用笔,笔笔回锋”等基本常识,都用得很到位。“颍川郡”三个字从书体上应判定为行草书,笔与笔相连,且有连有不连,不连者,行气于草花之中。从书写方法上分析,我们判定为有宋代书法的明显特点,因为历代书风的概括中,有“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的突出特征“颍川郡”三个字有尚意的创作风格,没有晋人逸气十足,行云流水的美,更没有唐人永字八法,下有源的严书写是行草书,就在方便自然随手而书的前提下,让人能够看得懂。应注意的是字的页字,在法上没有用唐人所书的三横,再撇捺,而是用了晋人书中的一笔带过,随意性很强,如果不仔细辨认,不和晋人的书写对照,还会以为是现代人的书写,进而怀疑的真伪之分。川字三画相连,且笔厚重,宜于辨识。“郡”字有连有不连,用笔轻重自如,迟并用,使转适度,整个字轮廓体现了方方正正的一个政区的意象,让欣赏者如睹此郡之山河秀美、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物华天宝之状。三个字掷地有声,历经上千年而不失钟灵毓秀。可以说“颍川郡”碗上的三个字的艺术价值最为显著,因为三个字不仅让后人准确判断出器物创造的年代,还把创作者的思想信息、艺术理念通过书写文字和艺术寓意传递给鉴赏者,况且书写的是一个具有厚重文化底蕴的地名,由于在陶瓷艺术上书写地名极为罕见,而使这扒村瓷碗成为艺术瑰宝。

 


 

3.陶瓷艺术

扒村瓷以瓷上水墨而闻名于古今,颍川郡碗,三种艺术的融合,使其陶瓷艺术得到了升华,成为陶瓷艺术精品力作

颍川郡碗和千万个拥有瓷上水墨画的碗没有什么区别,以手拉技艺、普通的手工釉,普通的原料,普通的烧制方法特别是碗底的施釉,留下了大于碗底一周圆环的露胎的印记,使我们很轻易地鉴别出烧制年代。再结合草花的描绘手法、书法的风格,让鉴赏者很容易综合考虑这件藏品的年代和窑口,单就此碗的陶艺水平来说,也可以品鉴到一些扒村瓷的审美意味。这个碗圆与半径的比例具有微妙的美学意味,可以说比例匀称、协调、稳定,看上去给人以美感享受和现代的碗相比,有偏平的特征,如用其盛食物,实在是少了不少但由于和碗中的圈、书画相融合,确实是一件比例适中、变化适度、圆润空灵、得体自然特别是手拉胚的印记明显,让观赏者如见到在钧轮无形的双手在控且旋转平稳的器物加上古代施釉的浓度均匀,陶瓷艺术的匠心独运跃然瓷上。圆代表了团团圆圆、圆圆满满,寓意端庄大方、坦荡舒展,釉的由白泛黄,给人一种沧桑古朴、典雅之感,整个造型用釉、装饰浑然一体,美的意味尽出其陶瓷艺术价值多体现在古朴典雅、妙然天成上。

 


 

三、研究价值

颍川郡碗的发现,是种文化的发现,是一种历史的发现,是古代综合艺术体的发现,是古代禹州人智慧技艺的发现,是天地之中陶瓷艺术发源地的重要证据的发现,因而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首先是对一个行政区域起沿革记载的实物颍川郡从秦至唐延续了二千二百多年,突然在一个朝代消失了,其政治、经济、文化等也随其发生了变化在消失后,其文化也时不时地起到一些作用。比如三国的颍川郡,出了许多智慧超凡的士人,在历史前进、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艺术进步中起到过重要推动作用,这就是先进文化比如说颍川人士郭嘉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人物,他曾有过人的军事才能、曾辅佐曹操打败强敌,以少胜多,统一北方,建立了卓越的历史功勋对后来的战争,对总结军队战争经验,对三十六计都有过杰出贡献。这些事件在史书,文学类书中记载,怎样去证实,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颍川郡碗的发现,确实是一件研究颍川历史、颍川文化、颍川名人、颍川沿革的不可多得的实物。

颍川郡碗创制在宋代,碗上附带有宋代的美术作品,尽管是草花简笔画,但对当时的工匠绘画也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研究载体,宋代由于出了一个天才艺术家皇帝,在宋代,出类拔萃的美术家很多,以赵为首的宫廷画、文人画、书法家画比比皆是,形成一种美术景观。比唐代要兴盛繁荣得多。有了扒瓷上的民间绘画,今人可以进行综合研究,比如宫廷画、文人画对民间画的影响,宫廷画、文人画如何在民间画中汲取营养当下仿画的画家也不少,形成了一种画风,有仿画画出了当代经典,这些都值得深入研究有了扒瓷碗及整个扒瓷的绘画的研究,可以概括出宋代民间绘画的很多规律性的东西,为今天的画家书画理论家提供一些有用的借鉴和启迪。

颍川郡碗所提供的书法研究内容就更多了,最起码的是:颍川郡碗的书法作者为什么不从众书写一些吉祥用语,偏要用一个地名,况且是已不复存在的行政区域之名他书写的目的是什么他所用的书法为什么不用官方所用正书书写而用行草书书写、宋代民间尚意书风宫廷、文尚意书风的区别,民间尚意书风受宋代主流书风的影响的程度如何。宋代民间尚意书风之源等等。还可以把颍川郡碗放在扒瓷书法艺术的整体中进行研究,文化之间的共同点和不同点。瓷上书法用笔用墨与瓷上美术用笔的相同与不同,宋以民间砖上书法、碑刻、瓷上书法对宋代扒瓷的影响,扒村瓷民间书法艺术的传承与创新,扒村瓷瓷上书法对当今书法的影响,今天的书法可以向扒村瓷上书法学习的内容,民间的行草书法与传统行草书法经典的区别。一件器物上的书法和绘画是不是一个作者等,都是具有很价值的研究课题。

至于陶瓷创新的研究课题就更多了,书法美术创作在陶瓷上,是一种装饰艺术,当今的陶瓷作品创作,创新是永恒的主题今天的陶瓷艺术作品,业内人士称之为陶瓷艺术在五大名瓷或更多的陶瓷艺术作品上,绘画、书法是一种创新,加上雕塑是一种创新,字艺术树叶艺术是一种创新,篆刻是一种创新,浮雕的创新更是一种潮流。祥云瑞虹,美面佳目用在创作上更是一种创新,有人把陶瓷创作成一件美人的服饰,有了美妙的领扣、衣襟,而空留美人之面容,这更是一种创新给鉴赏者留下无限遐想的余地,瓷有尽而意无穷正如颍川郡碗,只书写了颍川郡三个字,让人猛一看有点稀奇,作者到底要表达什么思想、情感、意味,一时难以琢磨,待冷静下来认真分析研究,终会知道这是一个文化之谜,谜底终会被破解。不如何,颍川郡碗和阳翟瓦当一样,留给后人一个似是而非的艺术课题,不同思想境界,不同艺术理念,不同审美趣味的人以不同的谜底,让鉴赏者在愉悦中去感悟作者的创意之谜,也许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心领神会。诗无达诂,颍川郡碗上的艺术亦无达诂。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颍川郡碗是一件具有综合价值的艺术瑰宝。

此藏品为禹州唐钧博物馆馆藏。

 


 

唐钧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