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有独钟
发表时间:2011-07-07 00:00   来源: 本站整理   作者:连伟峰  点击:

    神垕素有“北方瓷都”、“钧瓷之都”之美誉,千百年来在她钟情造福一方,孕育了神钧大瓷的同时,也培育了一个个甘心为传承和弘扬钧艺文化而付出心血的巨匠师……

 

    远观钧器,或恢宏大气,或端庄秀美,或精巧新奇;近赏,或春草荣荣,或繁星点点,或北国雪舞,或江南杏雨;细看纹路,如初春裂冰,如蚯蚓走泥,回环百转,丝缕千结;轻叩瓷体,有鼓声金韵,有丝竹之妙,有天籁之奇。

钧器价值连城,钧艺魅力无穷。

 

    这如诗如画的神钧,这美轮美奂的妙瓷,这经窑变自然而成的钧瓷的前身,其实就是一把泥,一捧土。然而,这泥土经勤劳而聪慧的人双手,在蘸着自己的汗水、泪水、血水而成形,沐浴火的洗礼而终成了神钧妙瓷。

 

    千百年来,这把泥土给了世人太多的惊奇,给铸造钧瓷的人也带来太多的欢与悲、荣与毁、爱与恨。然而,总有一些人却甘愿为她付出心血,汗水,青春,生命,世世代代,虽九死也无悔。

 

    钧瓷啊,你的神奇让人陶醉;钧艺啊,你的魅力让人沉迷。多情的土地啊,你哺育了多少多情的人!

 

    千百年来钧工神匠可谓是灿如群星,然而,一氏八代200年来独钟钧瓷,为继承和发展钧瓷事业,服务社会、造福苍生的家族寥若晨星。有位诗人写道“谁家百年从一业,谁家八代铸钧魂?钧乡窑炉千千座,谁人不知任家军”。

 

    这“任家军”说的就是土生土长于神垕的任氏家族。目前,其领航者、擎旗人,就是河南省禹州市“星航钧窑”的董事长,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人――任星航。

 

    任星航先祖任志修于1811年出生,与“卢钧”的创始人卢振太是同时代人。作为书生的他视功名如粪土,为揭开几于濒失的宋钧工艺的神秘面纱,脱掉袍服沉迷于制钧的拉坯中,陶醉在熊熊的炉火前。几十年不懈奋斗,他终成《十五论》一书,结束了神垕没有专业技术论著的历史,冲击了传统的师徒、父子口传心授保守技术的落后思想,为后人推广钧陶制烧技术作出了划时代的贡献。

 

    其高祖任清选,曾祖任保魁,祖父任书田,一脉相承,都是从事钧瓷制烧的艺人,他们是名副其实的“任家军”的缔造者,任氏钧瓷艺术的开创者。

 

    其父任坚,很早就参加了中国革命,受中国共产党之命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钧瓷事业的领导人、开拓者。为了发展壮大钧瓷事业, 任坚年轻时费尽心力研发出了由方解石代替千百年柴灰釉料的新配方,欲出高价垄断其配方的钧商提出诱人的重利,他不为心动,毅然将新釉料配方无偿告诉众乡亲,解除了众乡亲千百年来因用柴灰釉腐蚀双手的痛苦。在那人妖颠倒的岁月里,祖传的钧瓷制艺《十五论》专著,毁于“破四旧”的大火,宁折不弯的任坚用陈毅元帅赠给的派克笔写下《青松》诗激励自己;面对误解、背叛和无休止的批斗,为了证明自己品德高洁,任坚差一点用铡刀自戕左手。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任坚在自己中风刚好,不顾年迈便拖着病身带着儿子星航,顶风冒雨,吃在山村,住在牛棚,为制作新钧品种找石料,配釉料;在弥留之际,他对儿子任星航说的最后一句话,仍是让他“干,干钧瓷”。

 

    受祖辈的影响,父亲的言传身教,土生土长于神垕的任星航,对钧瓷艺术的酷爱,可谓源自于真心,源自于血液。然而,十一岁那年,他还在上小学五年级时,“文革”的狂风突降村来,天真烂漫的任星航也因为与人争多一本书,受到歧视被校方开除,无奈泪洒校园,成了一个天天去掏渣煤捡煤核儿的小孩,沉重的生活重轭早早地套上了他稚嫩的双肩。小小的他给瓷厂拉瓷土,去建筑队打小工,当泥水匠;渐长,他跑临颍建窑炉,到宝丰烧汝瓷,去禹州烧卫生陶瓷,一直在生活的漩涡中挣扎的他,心中一直有个“宋钧神梦”,现实却让他茫然,不知路在何方……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唤醒了蒙昧的心灵,父亲头上的各顶“帽子”被摘掉,为钧瓷事业再度焕发出青春。不知路在何方的任星航,32岁时去上学了。他去的是江西省景德镇,他可成了一名真正的“大”学生。在景德镇,他开阔了眼界,提升了对传统文化的热爱。1990年父亲去世,让他无比悲痛,父亲的遗愿也更坚定了他从事钧瓷事业的信心。他明白了几十年来他的内心世界与他父亲是相通的,都有一种对钧瓷不解的情结。这种情结是祖先的血液在他们身体里的延续,是钧瓷艺术魅力的深情呼唤。

 

    1991年,当禹州市委、市政府要他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时,他毅然听从召唤,离开已让其家庭生活摆脱了贫困的工厂,开始了对钧瓷制品的研发。在这里,他与大家精心合作,克服了一个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凭着自己的勤奋与聪慧,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一是改革了窑炉,去掉了千百年烧钧瓷必用的匣钵,从此,“钧不过尺”的神话成为历史;二是创造性地推出了煤与液化气混合烧成技术,开创了钧艺史上又一个先例,界内立刻轰动;三是烧制出了高达近2米的《豫象送宝》国宝神器,架起了河南与香港人民之间的友谊桥梁……

 

    正当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1998年秋,任星航却丢下“金饭碗”,不当高官,开始了新的征途。他要超越自我,要利用任家的独门技艺,打拚一个新的天地,在追求钧艺的自由天地里要圆一个美丽的梦。同时,也为让更多热爱钧瓷的年轻人迈进钧艺的新天地,他带领以妻子王春凤、儿子凯歌、女儿英歌等为主的“任家军”,与学徒刘红生、栗耀峰、宋红雨(如今,他们中已有多人是“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钧界的中坚),及一批无业或下岗年轻人,投巨资在禹州市西郊创办了“星航钧窑”。

 

    “星航钧窑”又很快恢复了千百年来濒失的柴烧技艺,让柴烧技艺在新时期大放异彩。一批经柴烧而自然窑变的仿宋钧窑作品让人惊奇,陶瓷专家赵青云看后,赞叹地说:“这真是千年等一回!”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院主任李辉柄先生慷慨挥笔题词“钧窑魂”。

 

    天功巧成的“蟠龙”瓶,“云涛劲松”和“嵩岳古刹”观音瓶,“雄关”、“莲峰春晓”、“凤凰涅槃”盘等,更是让人惊异。尤其是八年内相继得到的“蟠龙”瓶、“凤凰涅槃”盘,可谓是妙手佳作,“龙”、“凤”呈祥,让人啧啧称奇,叹为观之……

 

    河南省陶瓷专家来了,总体评价为“宋钧神韵,无愧国宝”。从事陶瓷业四十余年的专家徐国桢写诗道:“黄河后浪推前浪,瓷苑钧窑花更香。莫道柴烧窑变难,星航成器发春光。”省、市、中央的,报社的、电视台的记者们来了,镁光灯频闪,摄像机录转,任星航上了报纸,上了中央电视台《人物》“传承·大师”栏目。

 

    作家、诗人们来了,欣赏到神器,灵感大发,为文赋诗,并称赞道“星航重传统,一举夺魁元”,“千古宋钧谁为继,定是享誉星航人”。泥塑家“泥人张”张希和背着百十斤的泥塑作品来了,与星航商讨合作开发新的艺术作品;世界闻名的画家、雕塑家韩美林来带着他的学生们来了,在“星航钧窑”一住就是两个多月,走时将一百份图纸全部无偿留下,深情地对星航说:“你记住,我们的合作是一辈子!记住,是一辈子!”一时,柴烧钧瓷成为广大钧瓷收藏者的热门首选。

 

    “星航钧窑”成为钧窑业内一颗最耀眼的明星!

 

    中国文联副主席、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重要发起人、著名作家学者冯骥才在省、市领导陪同下来了,对其柴烧钧瓷的古朴厚重的风格大为赞赏,对星航说:“我今天看到了传统精华。钧瓷不仅仅是财富价值上的国宝,更是文化价值上的国宝。”为他题字“钧境无涯”。

 

    为弘扬钧瓷文化,“任家军”在领航人的带领下向新的目标又出发了。近年来,任星航通过实地走访、查找挖掘资料,绘图纸,做模型,做实验,出成品,投入二百多万元,相继复原仿建了唐、宋、元、明、清历代和近代钧瓷窑炉,建起了一个具有公益性、研究性的全国第一家“钧瓷窑炉博物馆”,向世人展示了钧瓷窑炉历史发展过程,向广大群众广泛普及钧艺文化,进一步激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

 

    “人生有涯艺无涯”。“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 任星航渐近花甲,发如芦花,却依然是激情满怀,他说:“这个称号是荣誉,更是责任。我会把钧艺窑变神韵进一步发挥,会把更多的钧瓷精品佳作留给世人。”在发展钧艺的道路上,勤奋进取的“星航钧窑”人是永远不会停步的,“任家军”还会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