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的滋味(小小说)
发表时间:2011-06-07 00:00   来源: 本站整理   作者:连伟峰  点击:

    体育课快下课时,排在第一排的马文好像看见了一张纸钱。

 

    这张钱好像是两毛钱,红红绿绿的,就在一堆干甘蔗渣下面。他想拾起看看,是不是真的两毛钱时,可跟随着他跑的同学们紧跟就上来了。

 

    这肯定是正月十九会时,哪个人不小心在这会时丢下的。正月十九时,学校操场就是村会最热闹的地方。

 

    再跑到那个地方时,一定要捡起来。马文暗暗下定决心。这时,下课铃声响了,没等队伍再到那个地方,高大的体育老师就宣布:“下课,自行解散。”

 

    队伍“哗啦”一声如水一样四散开去。

 

    马文有心事,就跑到那堆干甘蔗渣堆去了,四下瞅瞅,用脚踢踢,一张两毛钱变戏法堆一样露出来了。这张钱好像让虫子蛀了一样,有无数的大大小小的眼洞,还粘满了灰土。马文想,有多少大人小孩的脚从它上面踩过去呀,它要多脏有多脏。

 

    然而它就是两毛钱。可买一大捧的水果糖果,或者说可买两根铅笔还余二分钱的两毛钱。

 

    “钱,两毛钱!”马文狂喜,大叫。就有几位同学跑过来。在众人惊喜中,马文像启开宝臧一样,小心地从地上揭起了那张两毛钱。

 

    多烂的一张钱呀,小小的一阵风吹过来,好像就要扯烂它。其实,它烂得不可再烂了。当大家围着马文,马文几乎是双手捧着两毛钱给体育老师时,以致于体育老师只是看了看,说:“你们看着处理吧。”笑笑走了。

 

    给班主任张老师时,张老师也说:“你们自己花吧。”也是没接这两毛钱。打听学校校长,校长今天没来。有同学就嚷嚷:“算了,粘粘,买糖吧。”“班里男生每人一颗。”有人就算好了。很快,找班长找来浆糊,用作业本上废纸,像包伤员一样粘好了这张净是眼眼洞洞的两毛钱。

 

    到校北邻的大队代销店时,马文和同伴们一样心提到了嗓子眼,唯恐代销员不要,谁知,人家接过去什么也没说,就抓了一把红红绿绿的糖纸包裹的黑褐色的水果糖,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查起糖块了……

 

    上课之前,班里热闹极了。有男同学嘴里含着糖“嘶嘶”地响,有用舌头吐出来又卷进去,不断地向女学生炫耀,还有人说:“真甜。”

 

    马文没有因发现钱拾到钱而多分一颗糖。两毛钱二十颗糖,班里男生二十人,每人一颗,班长分得很公平。

 

    马文很想吃这块糖。在他想来,这真是天堂才有的美味。他是一两年可能才吃上一次。上一次,好像是前年夏天,二姑来看生病的爷爷时带来了一把糖,爷爷给他了一颗。糖块几乎要化了,软软的,成了长条了。妹妹也分了一颗,吃完后,还想吃;马文只得把自己的那颗与妹妹分吃了。马文用干净纸包上这块糖,一直攥在手心里,心不在蔫地上了这堂算术课。

 

    一下课,马文就去二年级教室,喊出妹妹小小,把属于自己的那块糖用牙一咬两半,给了妹妹小小一半。妹妹吮着半块糠,看着哥哥含着另半块糖,她高兴地去了。马文吐出咬床上的剩余的半颗糖,在手里仔细看一下,又用纸包好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了……

 

    傍晚,放学回家时,爷爷在门口喊着小小,说:“小小,过来,爷爷给你糖吃。”不懂事的小小高兴地跑过去,爷爷摊开一张作业纸,作业纸上面是一颗黑褐色的水果糖的另一半。

 

    小小一愣,突然明白了一切。

 

    她小声地问爷爷:“俺哥呢?”爷爷说:“你哥去搂树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