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 山
发表时间:2010-10-28 00:00   来源: 本站整理   作者:陈红英  点击:

    时值登高之佳节,同事一行五人,自驾车至城西北四十里外的大洪寨,欲赏秋山之状。山脚下,将车停放在一水库旁,带足食品和饮用水,开始徒步登山。  

  小雨初断,阴云未收,天空不见太阳的笑脸,心里是阵阵窃喜:免受日晒之苦,也省了防晒霜。山巅,不见山之真面目,但见烟雾缭绕,借苍天之背景,见群山连绵,起伏跌宕,隆起之状,如戴冠。细细观来,不时有吞云吐雾般之感,长烟苒惹,神秘莫测,好奇心使我们达成一致的目标:攀登最高的那座峰。

 

  同行的是老登山者,而我是第一次登没有开发成风景区的山,没有石阶,只有些山里人走的很泥泞的小路,这些小路弯弯曲曲,不知道延伸到何方。七八分钟后,离开小路,穿过一乱石林立的沟壑后,正式登山开始了。

 

  刚开始,我有的只是好奇心,没有这样登过山,因为根本没路,实实在在的登山,觉得很好玩,看着周围的的小草随着风的鼓点有节凑的摇摆着,像是在欢迎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一下子就有融入大自然之感,我张开双臂,迎着山风,拥抱自然,同行者用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对着空旷的山野,大声疾呼,向群山宣布:我们来了!!!而后,长长地回音“我们来了”随着山风久久的回荡.

 

  休息片刻,与大自然进行了短暂的心的交流之后,我们又向上行了。行至一处,忽见一村舍,石屋数间,门头上挂着一串红红的辣椒,小鸡儿在石磨上觅食,一只高大的牛黄色的家狗在没有院墙的院子里转悠,巡视,发现我们,即刻狂吠起来,没见主人出来,我们不敢逗留,沿着屋旁的田地头,离开了山中的“别墅”。

 

  愈向山里走,愈向山顶上行,路愈难,风愈大,雾愈浓,对面几乎看不清面目。秋草葱茏,柔性不足,韧性有余,穿着短衣短裤的我是遍体鳞伤,小腿小臂上的血印子是愈来愈多,露水打在伤口上真是疼痛难忍。继续向上,山势愈来愈陡,我手脚并用,真正的爬山,同行者笑俺“复猿”,向上看,山在雾中,不知何为峰;扭头向下看,雾海茫茫,不知何为峪;看周围,如雾里看花,朦胧一片。本来有恐高症,突然间,恐惧感增加。想退,哪里有路?向上还是没路。我对同行者说:来个直升机把咱们吊走吧。说归说,直升机在哪?呵呵,手机又没有信号,真在这里待下去......无法,硬着头皮,在同行者的帮助下,继续向山顶攀登。

 

  终于到了山顶,一堵由石块儿砌成的寨墙沿山脉延伸,诉说着世道混乱、匪患成灾的过去岁月。山风呼呼的在耳旁掠过,云雾飘渺的在眼前绕来绕去,人在云中穿梭,一幅天然的腾云驾雾图,如果有画家在场时。追逐着云,嬉戏着雾,沿着连绵的山脉,一路踏着歌声(同行者的音响),走向另一座山峰,同时寻找着下山的路。向下看,白茫茫的,看不到山下,更看不到路,本以为路,到前一看,却原来是悬崖峭壁,只好返回,继续走山脉。不知遇到了几处山崖,终于找到了一条下山的路,走了几分钟,忽见几头牛向我们走来,同时传来了放牛人的赶牛声 ,大家一阵欣喜,路对了。放牛者是一老人,搭讪几句后,没想到着老人热情有余,非要带我们去欣赏山那边的天然石景,什么娘娘洗脸池,什么藏宝洞等等。看看天色还早,就又随老人一道返山了。路上,牛咩声不断, 放牛者也滔滔不绝的介绍石景的奇处。先带我们去看王母娘娘的藏宝洞。王母娘娘也确实会选地方,真是绝密。要想看到藏宝图,必须先攀登十米左右的峭壁,然后看到两个石头伸出,形成天然的门,凌空耸立,进入门,看到一石头架在另两石之上,人需要躺在下面的空穴里才能看到石上面的藏宝图,由十三样形态各异的很深的凹迹形成,其中一个很像王母娘娘的脚印(古时缠足的女人踩下而成)。好神秘呀。!

 

    寻完宝,老人又带我们去看王母娘娘来时的洗脸池。出寨墙门,向山下方行,在一悬崖边见一奇石,上面有墨泼之色,细看,实像两只凤凰在抵着头叨食。紧邻凤凰头处,可见一类似脸盆的凹迹,里面充满了水,老人说,这就是王母娘娘的洗脸池,回宫路过这里时,累了,而且风尘仆仆,她就在这洗了把脸,然后,很体面的回宫。俺一听,这是王母娘娘用过的洗脸池,立马蹲下,撩水洗起手和脸,只希望用了仙水,俺的皮肤润泽细腻有光呀。

 

  告别老人,沿着原路返回。可山里的路奇怪呀,转了几转,又迷路了。羊粪牛粪是我们的路标,鸡鸣声狗吠声是我们的目标,因刚下过雨,山路好泥泞呀,似乎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农村,雨过后,泥泞难行,时刻有滑到之势。艰难的行进,偶尔碰到放牧的村民,就问我们下山去水库旁走哪条路。转悠途中,遇到了菜地,哇,原来种的是辣椒,暗绿的枝干上挂着许多辣椒,诱人。爱吃辣椒,尤其喜欢天然的俺想做一次梁上君子了。和同行者一道,踏进了辣椒地,不是网上偷菜,而是现实里的偷,心里呀,扑通扑通的,可看到辣椒棵子下落了许多成熟的辣椒,烂在了地里,俺们的心平衡了。哎呀,多可惜呀,不如让俺吃了的好。

 

  告别辣椒地,带着"偷来"的菜,继续转悠,终于找到了返回停车地方的路。沿着山民们常走的盘山小石路,悠哉悠哉的下了山。

 

     当看到水库时,再回首,看我们刚爬过的山--依然躲藏在云雾里,仙境般的神秘;回想我们绕了两架山,走了一个大大的圆,回到了进山的起点——乱石林立的沟壑,唯一之感:自己真棒!好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