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舅
发表时间:2010-06-18 00:00   来源: 本站整理   作者:连伟峰  点击:

      大舅是位农民,早想写写大舅了,写写这位朴实的老农。的确,在这“厂长经理遍地跑,歌星影星满天飞”的今天,而农民似乎被人淡忘了。但是,我今天还是怀着敬仰的心,为这位优秀的农民写下这篇文章。

大舅他兄弟姐妹五个,他最大,因此,从小就很能吃苦。他要过饭,出外打过工,会木活,能盖房,烧过砖瓦,种地就更不用说,是行家里手。

大舅一生勤劳,忠厚,深受我们尊重。大舅一生中,最辉煌时候是在六十年代时,他曾在一个工地上当过领工,手下有六、七十号人。一天,有个民工哭泣着找他,说他放到新鞋(舍不得穿,挂在墙壁上)里的布证和七元钱丢了。这布证当时很难得,可当钱用,甚至于比钱还难弄来,还有这区区七块钱在当时也不是个小的数目。可几十号人,不好找呀。大舅知道每人每月的工钱是有数的,就说:“我给你找,不信找不着。”遂趁民工晚睡前,他让人人都写下最近的花销,一笔笔地写清给他。接着,他基本一夜没睡觉,在煤油灯下,独自一笔笔地核算每个人的收支,结果,他发现一位民工当月多开支了五块钱。他,心里有数了。第二天,他有意让别人去找那个被怀疑的民工借“布证”,说要买便宜布用,那人借出了布证。布证经丢失东西的民工秘密细心地辨认,证实了洒有“洋油”的一张两丈的和有断裂纹的五丈的布证是自己的,此时,大舅心里已明如镜了。他仍不动声色地让人退回了布让,说是不买了。那位拿人家东西的民工心里害怕了,经过一番心理斗争,还是将布证与钱压在丢东西的民工的铺席下。结果,丢东西的民工又“找”回了布证和钱,偷东西的又找回了自己的良心。

几十年来,大舅没对任何人说这事。那天,对我说也没有一点关于那人的一点信息。那位,拿别人东西的民工几十年来还与大舅有来往。大舅说:“人啊,都是有面子的,谁能没有过错,你不能得理不让人,都能过去就算了。”

他还说了一件事,说是在外地烧砖窑时,他抓了一个小偷,偷有三四百斤的煤,最后,问清那人的家里情况后,还是给了那人一篮煤让他走了。“啥时都有艰难人,能帮助就帮助,找你借钱,你不能让人家话落地上,没有多,你给少些。”大舅这样教导我。

还有一件事,这事是与我的姨表们有关。我大姨去世的早,后姨妈种种原因吧,前几年时没人养护,村里领导做工作也不行。大舅知道了情况,准备好了一抱柴草,还装了一小袋面,让人先通知几个老表们,说他已准备好了,要天天给我大姨送东西呢。他真的用根木棒掮着柴草,一手掂一长口袋面去我大姨家。几位老表得知消息,赶紧在半路上拦住了大舅。确实天天如此,村里人,外村人知道这事,这让几位爱体面的老表们脸朝哪里放呢。这事就这样很好地解决了。每当我想这事总想笑。人谁没有老的时候,在今天,这种家务事总让人头痛。大舅的智慧非一般呀。

大舅六十多岁时,还到外地包地种,种庄稼,种果子,几十亩山地,只一人干,常一个人到深冬时才回家。他说:“咱庄稼人,能干活就能长寿,会吃亏就是享福。血汗钱万万年。咱啥时候也要流自己的汗。”


大舅现在七十多了,听说还天天跟着村里施工队干活。他说:“没事,咱身体好着呢。”


好长时间没见大舅了,我真的非常想见见他老人家,想听听他老人家说的家常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