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岁钱
发表时间:2010-02-24 00:00   来源: 中国禹州网   作者:董亭  点击:

    大年初一,母亲宣布一条家规:从今年开始,只有作为祖辈的她给孙辈们发压岁钱,而我辈(包括表姊们)之间不再给子侄辈们发压岁钱。老太太此项规定一出,大伙举双手赞同。

    我辈大都出生在六七十年代,家家都是姊们(兄弟姐妹)三四个。记忆中,每年大年初二,我们兄弟几个在家等大姑、二姑来我家给我们发压岁钱,等拿到每人两角压岁钱后,再到附近村子的姥娘家,姥爷年前已从农村信用社换了两毛钱一张的新票子,待我们表兄妹十几个都集齐后,姥爷挨个每人两毛地发。吃过妗子熬的大荟菜,怀揣着压岁钱高兴地回家了。有一年春节去大姨家串门,穷得连窗户纸都糊不上的大姨屋里屋外地忙活,吃完饭后,大姨悄悄地走出家门,回来后,硬塞进我兜里2元钱——这是记忆中我收到最多的压岁钱。

    儿子这辈人大都出生在九十年代及2000年以后,个个都是独生子女,家家都视他们为掌中宝和心肝,自从他们出生后,作为祖辈的母亲,每年都为他们发压岁钱,我们姊们及老表们也都相互为下辈人发压岁钱,偶尔春节不见面,年后见面再补上。钱从这个人的口袋流到那个人的口袋,最后又流到自己口袋,哪个口袋没有流过,整个春节都会觉得过意不去。老太太对此早有自己的看法,决定废除我辈之间相互为下辈发压岁钱这一不成文的规定。

    与往年相比,儿子今年的压岁钱少了许多。我对儿子今年压岁钱的管理也不再“归公”收缴了,而是给他建立个人“账户”让其自行管理。儿子盘算着自己的“小金库”:买书50元,买文具50元,开学后,每月花费20元。儿子高兴地说:“咱家的压岁制度改革,我的收入少了,但我所支配的现金多了,改革改得和谐人性化了。”看着他的高兴样,全家都会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