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对医学的贡献
发表时间:2015-08-31 17:14   来源: 中国禹州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孙思邈幼年体弱多病,家人为了给他治病,“汤药之资,磐尽家产”。值得慰藉的是,孙思邈从小聪颖过人,七岁能日诵千言,幼有“神童”美誉;二十岁精通诸子百家,兼通佛典,既“善谈庄、老”,又“兼好释典”,学问非常渊博。隋文帝杨坚征他为国子博士,思邈不从;唐太宗李世民欲授以官职,亦不受。他一生致力于学道养气,精究医业,潜心钻研唐以前历代医家的著作,如《素问》、《甲乙》、《黄帝针经》 、《明堂流注》及扁鹊、仲景、仓公、华佗、王叔和、阮河南、范东阳、张苗、靳邵等诸家的《经方》,对人体的“五脏六腑”、“十二经脉”、“表里孔穴”、“三部九候”及“本草对药”等均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除此之外,他也在当时盛行的“阴阳录命”、“诸家相法”、“灼龟五兆”、“周易六壬”即预测祸福、卜筮吉凶、符录消灾等方面消耗了大量的时间。除了熟读经典探究医理,他还钻研并整理记载了大量药物识别、采集、炮制、贮存等方面的丰富经验。在长年为民治病的实践中,他所学的医学理论与临床实践融汇贯通,医疗技术达到了炉火纯清的境地。有求医者,无论贫富,孙思邈皆精心治疗,其医德、医道之高,有口皆碑。

 
    孙氏治病针药并用,效若桴鼓。例如唐高祖武德年间(公元618—626年)他成功地治愈过上吐下泻的重症;唐太宗贞观初年(约公元627年)他治愈过虚痨病;贞观九年(公元636年)治愈了汉王的顽固性水肿病;唐高宗永徽元年(公元 650年),用内服中药的方法治愈过顽症箭伤。如此等等,不胜枚举。除此之外,在他数十年的医疗实践中,经治了600余名麻风病人,治愈率达10%,这在1300年前来讲,已经是一个奇迹。各种多方求治辗转数医而不效的疑难杂证,一经孙氏诊治多可手到病除。就这样,他的名气不仅声噪山林,而且已经誉满京师。高宗永徽三年(公元652年)孙思邈撰写成了《备急千金要方》30卷。他认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故其书名定为《备急千金要方》。该书广收博采自古代至唐初的中药方剂,对诊治之诀,针灸之法,引导养生之术均有周详的论述。后来,孙思邈觉得此书仍有阙遗,又撰写成《千金翼方》30卷以辅之,书名含有与《备急千金要方》相辅相济,羽翼双飞的意思。其中收录了唐代以前本草中所未有的药物,补充了很多方剂和治疗方法,首载药物800余种。这两部书内容极为丰富。分医学总论、妇人、少小婴孺,七窍、诸风、脚气、伤寒、内脏、痈疽、解毒、备急诸方、食治、平脉、针灸等,共计232门,收方5300多种。对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以及药物、针炙、食疗养生等都有精辟论述。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书中首创“复方”。《伤寒论》的体例是一病一方,而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发展为一病多方,还灵活变通了张仲景的“经方”。有时两三个经方合成一个“复方”,以增强治疗效果;有时一个“经方”分成几个单方,以分别治疗某种疾病。这是孙思邈对医学的重大建树,是我国医学史上的重大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