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峰山大战
发表时间:2019-06-25 10:0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贾荃葆  点击:

三峰山位于河南省禹州城西南,距城十余华里,它拔起在开阔的原野之中,自西向东迤逦二十多华里。这里就是我国历史上蒙古灭金的一次决定性战役——三峰山大战的战场。

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元太祖铁木真(成吉思汗)临终前曾谓左右曰:“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道于宋,宋金仇雠,必能许我,则下兵唐、邓,直捣大梁。金急,必征兵潼关,然以数万之众,千里赴援,人马疲惫,虽至弗能战,破之必矣”。

成吉思汗这个“假道南宋,灭亡金朝”的遗言,后来就成了三峰山大战的战略方针。


成吉思汗

元太宗元年(1229),成吉思汗的第三子窝阔台,在群臣的拥戴下,继承了汗位,决定了下一步三方面的军事行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由窝阔台与其弟拖雷亲自负责对金作战。

这是继成吉思汗陷河北、山东,占中都(北京),克西夏之后对金作战的最后一个阶段。元太宗二年(1230)七月,蒙古军为取南京(今开封),兵分三路。

窝阔台亲率中路军于次年四月拿下金兵的军事重镇凤翔之后,又东进河内(今河南沁阳);为牵制金人的兵力,蒙军大将翰陈那颜率东路军从山东进入河南;


拖雷率领西路军(蒙古此次作的主力)自凤翔南下,进汉中,并由侧面向金军的后方唐河、邓州一带迂回。

西路军在迂回中利用宋、金之间的矛盾,抓住南宋企图假借蒙军之手消灭金兵的心理,暗地勾通南宋,使得蒙军没有经过任何战斗,顺利地通过了宋军据守的个个关隘,实现了“假道南宋”的目的。

经过千里迂回,西路军到达了金人的后方。此时,窝阔台率领的中路军也攻占了河中(今山西省永济县),盘兵于黄河的重要渡口一一凤陵渡一带,使金都南京处于腹背受敌的形势。


金军的主要兵力驻扎在潼关,此时,救授南京之路已被蒙古中路军切断。金人为解后方之危,急调大将完颜合达和移刺蒲阿为统领,率二十万大军集结于邓州(今河南邓县),欲与蒙古西路军交战。

当时,金军兵力二十万,而蒙古军仅五万,蒙军要战胜三倍于自己兵力的金军决非轻而易举。

战前,蒙军大将拖雷同谋士苏布特商议作战方略,布特日:“居城之人不耐辛苦,数挑以劳之,战乃可也”。


在蒙、金禹山(今河南省邓州西南)首战时,蒙军即采取主动撤退的打法,以少部兵力牵制敌人,而主要兵力则大举北上,一路之上“所过州县无不降破”。

金军见蒙军北上,恐怕京城被捣,再者后方粮草已断,急忙北撤。蒙军则又派三千骑兵尾随而后,一路骚扰,但不交战。

尤其过沙河一段,金军“望钧州,至沙河”,蒙军骑兵早已待于沙河北岸,金军夺桥过河,而蒙军不战,反又南渡沙河,待金军在北岸刚刚扎下营盘,蒙军复渡河来袭,弄得金军不得体息、饮食。


如此且行且战,十日后才撤至钧州黄榆店一带(三峰山东南,距禹州城二十五华里)。

正当金军疲惫不堪之时,北面又传来了蒙古中路军突破黄河防线的消息。金兵军心大乱,士气再减。

这时,天气突变,大雪忽降,一连三日,南渡黄河的蒙古中路军也赶到增援,并用大树阻挡道路。金兵受围追堵截,处境更加困难。


无奈,金大将杨沃衍只得率兵抄小路行军,当行至三峰山时,金大将陈和尚也行至柿园赛(三峰山东南脚下)。蒙军根据这个情况,变换阵容,故作退却。

金兵也随机应变,以大将武仙、高英为前锋对准西南;杨沃衍、樊泽对准东北,摆出了决战的阵势。蒙军见金兵布阵也见机行事,佯装全部退却。

忽然,雪大作,白雾蔽空,人不相觑,大雪复连降三日,战场上多是犁过的麻田,经人马践踏后,泥水漫过膝盖。


冻饿交加的金兵“被(披)甲胄僵立雪中,枪槊结冻如椽。”而善于在寒冷气候作战的蒙军与北面援军会合后,如虎添翼,气势更盛,旋将金兵团团围住,更替轮番进行战斗,并以牛、羊肉为食,边休边战。一场鏖战,金兵一败涂地。

据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禹县志)记载:“乘金困乃开钧州路,纵之走,而以生军击之。金军遂溃,声如山崩。” 

金大将杨沃衍、陈和尚夺路逃到钧州城,蒙军追到城内,展开巷战,金兵死伤惨重,溃不成军。杨沃衍、陈和尚见大势已去,自杀身亡。


自三峰山大战后,金人一蹶不振,二年后(1234),蒙军联合南宋又拿下蔡州,金亡。三峰山大战同其它著名战例一样被中国和世界的史籍所记载。

总的来看,蒙古灭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金朝统治者昏庸腐败,加之连年战争,人民灾难深重,军心涣散,将土惧战。

其次,南宋只看到金的强大,企图假借蒙古灭金,使自己得以苟延残喘,而看不到蒙灭金后腾出手来终要灭宋的趋势。

结果,蒙灭金后,终于1279年灭宋。

所以,南宋在策略上的失败,为蒙灭金和元朝的建立在客观上创造了条件。

蒙军能以五万兵力使二十万金兵全军覆没,创造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一个著名战例,其原因在于蒙军采取了迂回包围,牵制主力,乘虚而入,拉长战线,使敌人鞭长莫及。

蒙军又抓住了金兵“居城之人不耐辛苦"的弱点,运用敌进我退,敌疲我打,以逸待劳,断其后路,两面夹击的战术,还有气候条件的充分利用等。


这些用兵方略,直到今天,对于我们学习、研究军事史,探讨作战规律仍有重要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