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丑
发表时间:2019-01-30 17:04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程彩范  点击:

“家丑不可外扬!”“酒后吐真言!”今天我趁着酒后的半醉,来吐吐我二十多年前羞于启齿的几件“丑事”。

开车的都希望自己的车子永远行驶在宽敞平坦的马路上,没有坎坷,没有转弯,畅通无阻;每个人都但愿自己生活的上空没有乌云一片,永远阳光灿烂!

其实,生活中的弯和坎也许是你以后生活中的铺路石。


我常常悔恨自己天生就是步行,骑电动车的穷命”。

大冬天的,看着别人坐在温暖的车子里,舒服自在,而自己不管去远近路走亲或办事,不得不把头包得严严的,把身子裹得厚厚的,像只笨拙的熊,骑着电瓶车,饱受着凛冽的寒风刺骨之苦。

等到达目的地时,浑身冻得冰凉,手脚麻木,甚至已经失去知觉。

在一起工作多年、年龄相仿、且很要好的两个女同事,总是开玩笑说:“你进城像过年一样,和你一起去禹州,我们可真锻炼腿功了。”

因为,她们每次和我一起去趟离我们村只有三十来里的禹州,中途在车上我就呕吐几次,勉强坐到车站后,不管去市内再远的地方办事游玩,我从不坐路车,她们只得和我一起步行。


我重度晕车症,服晕车药一般无济于事。

我坐车,坐上十里八里的,回来后,得一天胃里不舒服,一旦坐上个三五十里地,在车里不但胃里不舒服,更难受的是,一路像医生给农药中毒的病人清洗肠胃一样,不停地翻倒呕吐。

回到家后,两三天还感觉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车子里自己以为难闻的气味。

正是因为自己这一天生“缺陷”,我从小养成了爱走路的习惯!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自认为是“晕车”才导致“走路”最苦恼的事,现在竟然成了众多人“养生保健”的最佳秘方!


在我二十六岁时,由于家庭琐事,爱生闷气,再加上饮食不规律,得了严重的胃病“糜烂性”、“食管反酸流”性胃炎。

不管吃得饱或饿,都不舒服,还伴有像什么硬东西摩擦着一样疼痛。

一吃过饭,胃里就翻有有大口大口的酸水要吐。当年我教过的学生大多到现在还记得。

大夫说,这是胃病中最麻烦的一种,治疗恢复很慢很难。

不到两年,我曾忍着剧烈的插管检查的痛苦,做了四次胃镜,花了近两千块钱。

在二十多岁前,两千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


在吃过三个月药时,做了第二次胃镜,大夫看了检查结果,说:“是有好转,但还得继续用药,不然会前功尽弃!”

说实话,我当时自己觉得已经好啦,不想再花钱。因为心里实在心疼每天平均三四块的药钱。

那时,孩子还不到三岁,一家几口连村里同龄人都有的、最基本的三间平方自己都没有,不省钱不行啊!

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整天生病吃药,单位要好的同龄同事发了工资是买衣服,我是偷偷地买药。

街坊邻居和同事知道后,会被人家笑话的。自己常这样想。

把大夫开的处方揉成纸团,扔了。谁知,过了几个月,旧病复发,不得不再次检查买药。


这次大夫开药后又再三交代了病症的注意事项:不能吃辛辣、油腻剩凉及甜食;多散步跑步运动,增强胃部蠕动!

买药我心疼钱,可吃清淡饮食是节省的;散步,跑步是不收费的。这几条我坚决能做到!

起初早晨跑步,晚上散步很不习惯,再说那时几乎没有人锻炼,别人碰见时,总觉得很不好意思,说个慌。

值此至今我多以“老头、老婆”清淡饭为主,前八年内没有尝过一勺糖,不管天气怎样炎热我从没喝过半口冰镇饮料,从不沾一点各种果汁及奶类;

一天三餐不辣不咸,菜多油少;每天坚持早上跑步,晚上散步。除三十多岁那几年,生了二孩外,一直到现在。


今年春天,与和我同龄的、年轻好多朋友一起去爬山,她(他)们大多到半山腰就气喘吁吁,我爬到山顶呼吸还是如小河淌水,均匀平缓。

不得不感谢,是二十几岁那场“胃病”让我比一般人提前二十年就学会了养生!

那时绝不是为了减肥,为了身材,要不是为了治病,我可不是大冬天起早跑步的勤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我二十七岁那年夏天,在经过药物、食物和运动调理治疗下,胃病有了明显的好转。

又因“一个伟大的工程”刚盖了三间平房后欠下的两千多元外债犯了愁,再加上平常家务事的小打小闹的积累,患上更年期妇女才得的常见病—乳腺增生!

在那天晚上,我洗澡时,发现右乳部上方有一个核桃大小的椭圆形肿块,还伴有疼痛感,自己感觉和一个亲戚的“那号病”一模一样!

这次我很害怕,因为,一个亲戚表姐刚做了乳腺切除手术,花了一万多元!

听她说,在医院里一个人也是这样的病,花了钱到最后命也没保住。在学校,我从报纸上看到,自己的病和乳腺癌的症状像极了。


开始,赌气!不管是不是那个病,都不去治,不在他家(老公家)受气,跟着过艰难日子了。

那时,心灵脆弱的我,并不太害怕死,总觉得生活苦,憋屈。可,一想到我那还不到四岁的孩子,心里难过极了。

躺在床上不止一次地想:假如我死啦,不到三十岁的老公肯定会再娶。

就凭他家那条件,要么他娶个傻子,要么他找个二婚,那样的话,孩子咋办,引领到什么地步?


为了孩子,治!

先去了村里的诊所。医生说,“你多心了,好像是炎症,先在这打几天消炎针,回家后,用热毛巾多热敷几次。”

我就按照他的吩咐,按时打针,三伏天,坚持热敷。

谁知,由于自恨病好的慢,热敷时,水温过高,把患处都烧了几个水泡。

疼死我了!

尽管按时打针,热敷,可肿块一点也不见缩小,而且局部更加疼了!(因为病痛加热毛巾的烫伤)


晚上,嘴强心弱的我躺在床上,彻夜未眠,总感觉是“那种病。”泪水湿透了半个枕头。

老公脾气非常大,哪怕天塌下来,该吃吃,该喝喝,啥事都不往心里搁。

听到他熟睡地呼噜声,我生气极了,立马把他吵醒,并哭着认真地告诉他:“我如果要是哪天死了,你带着孩两个人过日子,不许再娶。

如果再娶,把孩送到我娘家!”说这些话时,我已泣不成声。坚信不疑自己是“那样的病。”

老公心平气和的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即使那种病,咱是想办法去治,而不是赌气,赌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到那时,我找不找你就当不了家了,除非你好好活着。

第二天一早,老公就起床了,好说歹说,无奈,只好随他去禹州人民医院检查。

临走时,我眸含泪水,在熟睡儿子的脸上亲了又亲,真像经历一场生死离别一样。


在路上,我无心欣赏早晨路边花儿对我的微笑,闭耳不闻鸟儿欢快地歌唱。

交了费,可我不敢做检查,生怕走不出医院。

还好,万幸!只是普通的乳腺增生。

连续吃了几个星期的药,花了几百元,(一盒药48元,拿100元钱,买两盒药,剩下的4元钱,刚好够来回路费。)好在,症状消失了。药就停了。

又过了半年,因与公婆家务事,我赌气几天不吃不喝,旧病复发。

这次比上次更严重,右侧乳房大小两个肿块,比上次更疼痛。吃上次的药也没啥好转。


又去了二院做了检查,两个工作人员,看了结果后,眼神诡秘了一下说:“让哪哪个大夫给你说吧。”

听到这话,我泪如泉涌。心想,这次无疑,就是那种病!

不治了,闲花钱。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年纪轻轻,不舍得吃穿,整天抱着个药瓶子,会耻笑自己的!心里总是这么想。

最后,我也不知道我自己那天是怎样回家的。

第二天,我一早带着小孩回了娘家,哭着给娘说了好多生活上艰难和自己生病受罪花钱想放弃治疗,准备寻短见的事。

娘听后又是心疼,又是恼恨,大声说到:“去死吧,我就你一个女儿,给你养活大了,不要娘了;不要孩子了……!”

说心里话,当时那个年龄,没把娘的感受看得太重,在某些方面还有些嫉怨。主要是不舍得儿子。


中午,吃过午饭,我和嫂子正在和侄子、儿子玩,娘从地里拔回来半篮子黄花苗(蒲公英)。

她边择去老的黄叶,边说:“回家后,去医院看看,再配上这吃吃看咋样。

我记得咱村东头的恁柱婶,年轻时都奶疼,都是吃这吃好的。

不管能不能治好病,反正就试试。

第二天,老公用自行车带着我重新返回医院,大夫看了前两天的检查结果说:“不是那种病,只是增生肿块太大,以后不要生气啦!”

回家后,药物配蒲公英联合就治。约一个多月,肿块消失了,局部也不疼了。

人是情感动物,至于没脾气,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那两年,只要一生气,一着急乳腺就疼,一疼我就跑地里挖蒲公英吃。

后来蒲公英不但根治了我的顽固疾病,还在二十几年里不知不觉中排出了身体其他细胞中的毒素,清理了血脂,预防了别的疾病的发生。


一直到春现在,每到春季,蒲公英成了我和家必不可缺的一道菜。

今天,换个角度想想,也许正是自己年轻时难以启齿的几件“丑事”赢得了现在的“美事。”(身体的健康)

生活就是这样,千变万化,难以预测!如果换种角度去看,人生的坎坎坷坷也是一处特别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