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县最严重的一次霜灾
发表时间:2019-01-02 16:1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贾克明  点击:

据《禹县志》记载,自周景王59年(公元前526年,到公元1943年的2469年间,全县共发生特大和大的自然灾害93次,其中“宪宗元和八年五月丁丑,大騩山崩,水流出,溺死万余人”(《新唐书·宪宗纪》)。一般的风、雨、雪、雹、地震等多种自然灾害则不胜其录。然单就危害农作物而言,建国初的1953年的一次霜灾则是空前的。

 

1953年4月11日凌晨,气温急剧下降,一场罕见的酷霜在1472平方公里的境内降落。其特点,一是在麦子孕穗时期突降严霜,违背了正常规律,史料综述:“禹境平均初霜日在11月初,终霜日在三月底.最早初霜日在10月15日,最晚在11月21日;终霜日最早在3月7日.霜冻平均初日为11月1日,平均终霜日在4月5日:二是降霜范围广、灾情重、全县13个区、2个镇所辖207个乡的99.4万亩夏粮作物,受灾面积占90%以上,特点是:山地、丘陵地灾情轻,下凹潮湿地灾情重,豆类受灾轻,麦类受灾重。具体受灾程度为:一、二、七、八、十一、十二区和城关镇的95个乡,受灾在五成以上;四、五、六、十三区的40个乡,受灾在四成以上;二、九、十区和神垕镇的15个乡受灾在三成以上,其它十六个乡较轻,极少数乡系特重乡。

 

联想清朝光绪三年(1877)旱火,“人饿死无数,尸骨遍野集市上有人易子而食,州城四门灵柩拥挤难出”及光绪25年(1899)“秋大旱、冬大饥、斗米千钱,百姓流亡于途,全境人口大减”的历史,目睹大片麦田穗烂苞内的现实,广大灾民害怕悲剧重演,人心惶恐不安,不少农民开始割掉枯萎麦子,准备改种早秋。在柏山塔古刹会上,发生灾民廉价出卖耕牛、车辆、农具、织布机、家具等,藉以买粮备荒。城关几个粮食供应站,日销量五十多万斤。

 

为稳住群众情绪,中共禹县县委派出大批人员,到乡村作动员抗灾救灾工作,一方面引导灾民树立“夏丢秋捞”的决心,另一方面禁止毁割遭霜麦棵,并加强霜后麦田管理措施。与此同时,国家粮食部委派计划司司长任深坐阵许昌,指挥向禹县调运赈灾粮物。短期内,四川的大米,东北的高梁,内蒙的粟子,云南的木薯共2186万斤,先后运到禹县,极大的稳定了群众情绪.在夏季公粮征收工作中,负责此项工作的单位,按照县委制定的“轻灾少减,重灾多减,特重灾全免”的减免原则,共核减免夏征公粮1133.9万斤,照顾烈、军属、无劳力的老弱孤寡、社会照顾户照顾粮50万斤,两项合计占夏季应征公粮数的70.78%。

 

经过党群的同心合力抗灾斗争,保住了的绝大面积受灾麦子,经精心管理,亩产小麦平均竟达80.8市斤,总产比上年度增长1730万斤。抗灾的胜利,更加坚定了农民群众永跟党走的决心,促进了农业合作化的健康发展,截止同年8月,全县常年互助组发展到3964个,临时季节互助组达6041个,同时出现了一个合作化高一级形式的农业合作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