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匪寇劫掠神垕记
发表时间:2018-10-21 11:53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桑晓东  点击:

神垕在禹州市西南部,距市区23.5公里。禹神快速通道修通后,距离大大缩短。神垕镇区面积2.8平方公里,聚落呈拐尺形,沿山谷自东南向西北弯曲延伸,长3.5公里,肖河从其中回环而过。

神垕镇区下辖六个办事处:红石桥、关爷庙、东大街、西大街、南大街、北大街。主要街道有解放路、南大街、东大街、行政街、西大街等。另有20条街巷呈台阶式向两边扩展,纵横交错。

神垕在宋朝称神垕店;明属红畅都,称神垕镇;清属文风里;民国设神垕镇;1948年解放,属三区;1958年设火箭人民公社;1961年分属神垕镇和神垕区;1968年11月,改为神垕公社;1981年7月,改设神垕镇。

 

神垕地处浅山区,山峰连绵,丘陵起伏。东有凤翅山,西有凤阳山,南有大龙山,北有乾明山。

据《河南省禹州市地名志》记载:明永乐二年,即公元1404年,这年秋天,周定王朱橚(朱元璋第五子)在此获驺虞兽,献于明成祖,周定王认为获驺虞兽乃神佑,“后”取皇天后土之意,即土地,将大刘山改名神垕山,山下之村,命名为神垕。意即神灵保佑之地。

神垕为古瓷镇,盛产钧瓷、陶瓷、彩瓷,号称瓷都。钧瓷历史悠久,始于唐,盛于宋,为宋代五大名瓷之冠,宋徽宗时期,曾把钧瓷定为御用珍品,钧瓷以灿烂绚丽、宝光夺目的神奇“窑变”而著称。明清时期流行一首民谣“进入神垕山,七里长街观,七十二座窑,烟火遮住天,客商遍地走,日进斗金钱”,由此可见当时之繁华。

神垕因瓷而繁荣,在禹州诸多乡镇中,鲜有与之抗衡的。除此之外,神垕还是禹州市、郏县、汝州市三县(市)交界处的经济、文化、商贸中心。交通便利,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神垕自古就受到政府的重视,同时也是历来贼寇的垂涎之地。民国《禹县志》载:“神垕镇处乱山中,界禹、郏间,四民杂处,陶户数百家,常为盗窥”。贼寇劫掠神垕,除可得到丰厚的财富外,还可以神垕为据点,进而攻打禹州(县)城。进可攻,退可守,败可走。

查阅近代匪寇劫掠神垕的历史,可从民国《禹县志》、《禹州市志》中探寻。

清朝晚期,劫掠神垕的多是外寇,以南阳角子山捻军为最。摘录如下:

民国《禹县志》引郭景泰《捻匪纪事》载: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七月,南阳角子山捻寇犯神垕。由郏县北迎恩宫犯神垕。闻郏令以乡团扼其南,夜窜去。

民国《禹县志》载: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四月,南阳角子山捻寇犯神垕。贼王二党、李中显、李泰春等率其党数百人犯神垕。遭伏击后,败走汝州。

民国《禹县志》载: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冬,土寇起。此后,外寇、土寇或单独,后合伙劫掠神垕。

民国《禹县志》载: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五月,寇白狼啸聚二千余人,破唐县,围鲁山,北窜汝州,为攻禹先东下神垕。

民国《禹县志》载: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九月十一日,汝寇秦椒红陷神垕。据神垕一日夜,饱掠飏去。

 

民国《禹县志》载: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八月初二日,寇张国政、王有、魏国柱等陷神垕踞之。神垕,故瓷场,商业繁盛。东西二寨碉楼林立,寇久垂涎。猛攻七昼夜,陷之。大贾殷室尽为所劫,盘踞弗去。寇踞神垕,贪心益肆。纠合汝、鲁、郏、宝积寇二千人,东下扑城。商民告急,第九军魏师长凤楼遣骑步两团莅禹。寇围解,复归神垕。九月初六日,寇退出神垕。

《禹州市志》载: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5月10日,禹县、临汝国民党地方匪兵千余向抗日根据地进犯,陷方山、文殊、神垕等地。至17、18日收复。

《禹州市志》载: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7月13日,日军纠集副专员王光临,率领禹、密、新等13县的地主武装,号称“一万八千人”,任命席子猷为剿共总指挥,谋图攻占神垕,消灭抗日武装。晚11时左右,抗日四支队分两路向祖师庙进攻,致敌措手不及,在庙后展开肉搏战,至天明,战斗结束。

《禹州市志》载:民国三十七年(公元1948年)4月15日,神垕庙道首领吴羊羔、查嘉成等勾结道首焦道生、黄万一等组织暴动,未逞。

《禹州市志》载:民国三十八年(公元1949年)4月,13县土匪头目李银安(禹县人)纠集残匪400余人,在神垕一带作乱。县大队奉命剿匪,大队长郑加平率五个连800余人,在神垕剿匪,全歼李匪,打死打伤敌人250余人,俘获150余人,缴轻重机枪10余支,子弹千余发。李匪鼠窜。人民政府于6月21日,在湖南衡阳将其抓获,并在城西北隅召开两万多人群众大会,后处决。

纵观近代劫掠神垕的匪寇,有外寇,如日寇;有外县的,如捻匪,现在称为捻军,以及白狼起义;也有本地的,称土寇,如张国政、王有、魏国柱等;也有兵转匪的,如席子猷,李银安等。他们对百姓的伤害是刻骨铭心的。 

 

为保一方平安,近代神垕也建有数个寨保。它们是:云山寨、怡园寨、望嵩寨、天宝寨、威远寨、邓禹寨。

云山寨,在凤翅山,筑寨时间不详。

怡园寨,俗称北寨,嘉庆四年筑,即公元1799年墙高三丈,底厚八尺,通体巨石砌就,留有畅通四门。东曰“怡园”,北曰“奕棋”,西曰“太安”,南门上嵌“槐院世第”。民国《禹县志》载:“清嘉庆初,川、楚剿匪为乱,宝、郏奸民遥应。禹民有筑寨自卫者,卒无寇也。”说明这一时期筑寨的原因和作用。

望嵩寨,嵩者嵩山也,传登寨楼北眺,可见嵩山。寨墙长而曲,包围老大、东大二街,西、南、东开有三个寨门,东大街内设有三道闸子,寨内十字道路,大炮楼座落其中。筑寨时间不详。

 

天宝寨,同治五年筑,即公元1866年,寨呈长方形,留有四门,东西之门具称“天保”,南门曰“太奎”、北门曰“旭升”。

威远寨,同治五年筑,即公元1866年。

邓禹寨,同治五年筑,即公元1866年。

民国《禹县志》载:“咸丰、同治之时,捻寇数犯,四郊寨保始多。”由此推断,后三个寨保的建立,其目的就是防范南阳角子山捻军。“坚壁清野,寇无所掠,明效大验”。可见,在冷兵器时代,寨保的防御能力十分强大。 

“民国既建,山寇蜂起,乡民狃于已往而不知变。今夕异宜,土客异势,境内几无完寨,受祸视无寨尤裂焉。”“今之山寇悉土寇,出没无日,终岁皆戒严之期,无刻可以疏防,日久则易怠。”“今之山寇皆快枪,一夫登壁,合寨披靡,故破寨易。”“今之山寇多零千,专谋袭取。出不意,乘不备,家自为计而人心涣。”“今之山寇自内至,人地悉熟而间谍多。戎伏肘腋,患常发于所防之外。”“今之山寇无远谋,志在财帛,以攻掠为生意,故寨难守。”“今之山寇专避坚攻瑕,秦越坐视而不相救,其势常孤。”因此,民国时期,土、石寨保在强大的热兵器面前,已是不堪一击。神垕寨保被多次攻破,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