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畅张湾昆仑寺壁画
发表时间:2018-10-06 10:07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丁进兴  点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一定会以为是到了敦煌。

近日,在禹州市鸿畅镇张湾村堂沟自然村的一处寺庙内,发现大面积珍贵的古代壁画。壁画保存完好,人物造型栩栩如生。这处壁画出现在百代画圣吴道子故里附近而且是在幸存下来的寺庙内,无论是画风或是意境都与吴道子如出一辙,体现出了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研究价值。

昆仑寺

壁画位于昆仑寺洗心庵内。昆仑寺居禹州昆仑山下,山高360米,因地势南高北低,寺庙因势而建,整个寺院坐南朝北,位置偏僻。现寺庙院墙不复存在,仅留存三处建筑,中间一处因曾做过生产队仓库,所以才有幸保存了下来,壁画就保存在这个古建筑物内。据村党支部书记讲,过去昆仑寺占地面积很大,一进五的院落,寺庙前是一戏楼,每年正月十九大会,唱戏三天,群众从四面八方云集,盛极一时。寺庙从前到后依次为僧房、过仙楼、昆仑寺、洗心庵、老君殿等,寺内僧徒众多,最多时达80余人,香火旺盛,热闹异常。从现存的两处碑刻看,这个寺庙在清乾隆四十二年重修过,碑文曾遭破坏,字迹难以辨认。据推断,这处寺庙最早的建筑年代应在宋代至明代之间,而寺内壁画是何时所画?又是何人所为?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

壁画局部(一)

昆仑寺离画圣吴道子故里山底吴村仅10里之遥,吴道子作为盛唐时的宫廷画师,极擅长人物壁画,有“吴带当风”之美誉,那么其弟子或后来传承者一定保留了其高超的技艺和画圣遗风。现存在洗心庵内的壁画位于寺内东西两面墙上,正面墙的两侧,画框依旧,但墙体剥落,已无法看清原貌,屋梁上依然留着墨迹,也难观其形。惟有东西两个墙面的壁画形象逼真,人物风情若隐若现,给人以震撼的力量。

每个墙面着画面积近10平方米,画中人物达50余人。西墙的壁画,从画中人物的衣着、姿态、表情看,似是仙人神态,他们或站立、或行走,有的仪表威严,有的翩翩起舞,有的悠闲自得。位于壁画顶端的长者似怒目圆睁,其尊像令人肃然起敬。观世音菩萨打坐莲花之上,俯视人间,普渡众生。

壁画局部(二)

东墙之上,则是一派民间繁盛景象,有官府打扮的人家,闺房中的大家闺秀,似在袅袅音乐中绽开粉面桃花,有富庶人家正在摆开书桌,透出满门书香。画中角落处,四个僧徒正在行走,似听到动听的音乐和谈笑声时,好奇地侧耳细听,维妙维肖地反映了当时的僧侣生活。其整体画面,反映出太平盛世、春和景明的人间仙境。据画中人物和情景分析,这处壁画折射出当时的画师所处的朝代应该是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只有生活在那种时代背景和理想愿望中,才能展示如此画风和意境。如果他们反映的就是当时寺庙所在地的境况,那至少说明在那个历史时期,鸿畅一带一定是富庶繁华,周边村落有大户人家或官宦出现。假想此处壁画是清代乾隆四十二年(1727)重修时所画,那个时期正是康乾盛世,画师表现的壁画主题也正符合那个时期的世风和景象。笔者不揣冒昧,没有做出更多的历史考证,有待进一步挖掘研究。

当地有一知识老者叫张国卿,他曾经毕业于兰州大学,在厦门大学任过教,后被打成右派,平反后在村小学执教几十载。他对这处壁画爱护有加。他按照村内年长者的描述和自己幼时的记忆,描绘出了整个寺庙的平面图。他说:“过去这个寺庙繁盛无比,溪水潺潺,松柏参天,直到文革开始才遭到破坏,昆仑寺渐渐成为被人们遗忘的角落。”老人讲了这么一个传说,原来寺院有一飞瀑,瀑布落下成一深潭。有一天,寺内有一个小和尚突然看到一个飞动的宝珠,从飞瀑经过,所到之处,水流避让,不见水迹。小和尚赶紧叫来老和尚看,待看时,珠子已经消失在深潭里,老和尚谓之曰“避水珍珠”。可惜现在飞瀑不见,潭水消失,只留下空空一深坑。    

现昆仑寺与寺内壁画已经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禹州市文管处与鸿畅镇已将昆仑寺壁画与画圣祠、王家祠堂等一起作为历史文化遗迹,向上级申请保护开发。笔者认为,中原地区历史文化遗迹丰富,但历经战火纷乱和文革破坏,至今能够保存下来的历史文化遗产已经甚少,尤其象昆仑寺壁画这样能够完整保存下来的更是鲜见,因此保护是当务之急。

专家们正固定揭取下来的壁画

如若将此修缮后作为中原一景,既让世人一睹芳华,更让学者深加研究,则甚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