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阁镇火神庙记
发表时间:2018-04-29 17:5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孙帅 图:孙帅  点击:

朱阁镇火神庙位于祁庄村南,始建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现存主殿一间,石碑五座。今人重修了偏房和山门。

 


 

留存一处主殿为硬山式建筑,廊枋椽檩上的彩绘依稀可见,殿门立两根石质檐柱,有联曰:明足尅金永保太平景象、德能生土长昭丰稔盈宁。

334年来,它历经风雨侵蚀,水火威胁,匪盗劫掠,灾乱动荡,依旧伫立于颍水北岸,看世代变迁,佑一方百姓。

 

  

 

“四月始下种,七月花开陇。”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七月下旬,禹州均阳里大庙村等地的棉花进入收获期,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煞是喜人。

炎夏的余威犹在,还未待棉花采摘完毕,当时北方最大的棉花交易地之一的大庙村,已是车水马龙。各地商贩早早来此住下,只待择机购进新棉。

这一年,棉花收获颇丰,犹以边家楼、薛家庄、祁家村(今称祁庄村)等地村民获利最多。

 


 

盘算当季棉花收成后,祁家村村民祁怀荣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何不建一庙宇,敬奉上神,千秋万世护佑我族福禄。”

一念之间的想法,往往最容易被淡忘。秋种的忙碌,年关的喜庆,怡然的生活……慢慢地冲淡了一切,建庙之事再不曾提起。

 

  

 

转眼半年过去。康熙二十三年(1684)三月初十日,京师发生了一件大事。正阳门外起火,居民受灾严重。康熙帝亲登正阳门城楼,指挥救火。

灾后不久,康熙帝诏令天下,建火神庙,祀火德真君,保盛世太平。

此诏一出,行至禹郡。祁怀荣快要被遗忘的念头再次萌生。在与族人及边家楼、薛家庄村子保长商议后,选定良辰吉日佳地,火神庙正式破土动工。

 


 

竣工后的火神庙,位于颍河北岸,祁家村南一处蜿蜒的高岗之上。从周边各地遥望火神庙,殿宇巍峨,熠熠生辉,甚是耀目。站在庙前南眺颍水,碧波漾漾,千帆竞逐,蔚为壮观。

自此,善男信女敬香祈福者络绎不绝。

在火神庙落成后,正如殿前楹联“明足尅金永保太平景象,德能生土长昭丰稔盈宁”所述,它似乎为村民带来了“风调雨顺、百业兴旺”的福祉,似乎又没有。

 


 

 

纵览禹州历代志书,以及火神庙现存碑记。一甲子的时间,火神庙先后于康熙三十八年、五十年,乾隆元年、十一年,历经四次修葺,不过均是在水灾、蝗灾、旱灾等之后进行的。可见,庙宇的建立,并未带来太多的实惠。

 

  

 

116年后的1799年,正值清嘉庆四年,这一年发生了许多大事。

正月初三日,乾隆太上皇帝病死,享年八十九岁。嘉庆帝开始亲政。

正月初六日,嘉庆帝颁布谕旨,革大学士和珅职,下狱治罪。自六日革职,到十五日,诏宣罪状,再到十八日赐令自尽。富可敌国的一代大贪和珅在不到半月时间内被彻底惩治。

 


 

同年,远在千里之外的禹州均阳里祁家村也发生了一件事。香火正盛的火神庙无端遭炬,百年殿堂毁于一旦,令人扼腕叹息。

一座庙宇的损毁,不算是大事。更不用说这只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小庙”。

可对于村民们来讲,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宗教信仰,是他们祈安求福的圣地。这一年,“重建火神庙”成为了边家楼、薛家庄、祁家村村民们翘首以盼的大事。

随后,在张广祖等善士的牵头下,建庙事宜正式开张。人车往来,骡马嘶鸣,凿石烧砖,筑基砌墙,结顶粉饰,颍水旁一派热闹繁忙景象。

嘉庆五年四月,火神庙重建完成。

 


 

“四月南风大麦黄,枣花未落桐叶长。”此时正值初夏,绿意盎然的大地焕发着欣欣向荣的生机。火神庙的重建,可谓是应时、应景、应情。

于是,择良辰吉日,火德真君着盛装,在村民们的簇拥下,再次归位。

 

  

 

清咸丰三年(1853)六月,太平军取新郑,占长葛,至禹州东关,西走康城,禹州城为之震动。咸丰四年(1854),禹州境内刘化镇抗粮起义。次年正月,禹州联庄会群众集结禹、密交界再次抗粮。此后至同治六年(1867),短短13年时间,除前述战乱外,禹州又先后六次被各地捻军攻打。

各地农民起义的接连不断,黎民百姓流离失所。为求自保,有的投身义军,有的筑寨保全。

  


 

同治二年(1863),历经多次捻军过境后,不堪其扰的边家楼、薛家庄、祁家村村民依托火神庙岗地,修筑永庆寨,设险御敌、避患。至今火神庙周边还存有寨墙根基、壕沟等。

 

  

 

清宣统三年(1911)仲冬,火神庙经历最后一次修缮。次年元月,中华民国成立。二月十二日,宣统帝颁布退位诏书。

改朝换代后的中国,西方大量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知识传入,国人新识大增,各种迷信思想受到尖锐批判,火神庙再未有往日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