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县机械厂兴衰史(二)
发表时间:2017-11-28 11:00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段红克 图:张建国  点击:

“五风”运动与恢复生产

 

1961年11月,针对1958年在大跃进运动中、在大炼钢铁运动中、在大办农田水利建设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所泛起的“官僚主义、强迫命令、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党中央开展了反“五风”运动。

 


 

1961年12月,县委派张发舟带领工作组进厂开展反“五风”运动。运动历时4个月,纠正了大跃进、大办钢铁中的“共产风”、“浮夸风”等错误,给在反右倾中受迫害的孙松山、杨遂柱等人平了反,厂长朱云鹏被撤职,副厂长安吉申被撒职查办,同时下放4批工人共876人。

 


 

在反“五风”运动中,有60%的工人占生产时间参加斗争会,致使1961年第一季度赔钱12.6万元。同时反“五风”亦有扩大化现象,使一部分跟着犯了“五风”错误的中层干部挨了斗,甚至有的被斗得跑回了家。

 


 

“五风”运动以后,厂子急剧缩小:1958年合并来的14个单位陆续分开,人、财、物各归各单位;大办钢铁时占用生产队的土地退回了生产队;同时继续下放工人,到1962年仅剩107名职工干部;机械设备被封存,仅保留翻沙和机修两个车间;党组织由党委缩编为党支部。这时期朱云鹏恢复厂长职务,张和义负责党的工作。

 


 

在反“五风”的同时,按照“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恢复了铁制小件农具和铁制生活用品的生产。为扩大业务范围,1963年在城南关开设了一个修配门市部,逐步使生产走上了正常化。但是,和1957年相比,非生产人员多,废品率高,工效低,生产的67种产品仅有3种达到历史水平,8种接近历史水平,56种赶不上历史水平。

 


 

为了尽快恢复生产,使主要经济技术指标达到历史最好水平,1964年在学大庆的基础上,建立健全了企业管理制度,精简了行政管理人员。同时,干部下车间参加劳动,加强了车间、班组的领导,激发了干群的工作积极性,使工业总产值、成品率、销售收入、实现利调等7经济技术指标创造了本厂历史最高记录。

 


 

三年自然灾害后,又陆续招收了部分合同工,新建了两幢厂房,增加了产品品种。在生产小件农具和生活用品的同时,生产了弹、轧花机、水车、16号山地犁、红薯淀粉机、摇蜜机、铁麦杈等农机具,使生产具备了一定的规模,顺利地渡过了因难时期。

 


 

为了提高产品质量,1965年上半年,许昌地区经委主任张柏元、地区工业局局长黄哲带领周口、鲁山、宝丰、叶县、襄县、鄢陵等14个生产生活用品的企业领导和高级技工,来本厂搞铁锅质量歼灭战。他们学习大庆的经验,从严要求,达不到质量标准,推倒重来。经过5个月的会战,生活用品质量全部达到一等品,并且产量由1万件迅速提高到36.9万件。

 

“文革”前期的派性斗争

 

1966年初,县委派屈天顺带领工作组来厂开展“四清”运动,清理了经济问题。运动中,厂长朱云鹏靠边站,由工作组主持全面工作。

 


 

7月2日,本厂“文化大革命”开始,建立了“文革”领导小组。在13天里内,写大字报140多张,计1600多条。不久,开封师范学院的学生来厂搞串连,砸烂了“老文革”,成立了13个造反组织,踢开党委闹革命。“誓死捍卫党中央,誓死捍卫毛主席,誓死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红卫兵从此开始了揪斗走资派、斗当权派的革命造反运动。其斗争的矛头,对内指向新调来的政治指导员刘得林和行政、车间干部,使一部分干部受到了人身攻击和精神折磨。对外则指向县委及有关科局的领导干部。以刘海潮为首的炊工造反队首当其冲,砸了县劳动科,抢了公章,此举震惊全县。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发展,本厂造反派分为两大派。他们各自为政,同时又和社会上的造反派相联系,嘴上喊着“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整天却忙于派性斗争。直到1968年成立厂革命委员会后(当时人们叫派委会),还把外单位的所谓“走资派”或“坏头头”揪到厂里进行批斗,让他们做检查、挂牌、戴高帽、站板凳、站桌子、登台亮相。

 


 

在进行派性斗争的同时,又批判了“物质刺激”、“奖金挂帅”、“爬行主义”、“洋奴哲学”等所谓修正主义的企业路线。还经常开展“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三祝愿”等活动。为此,特意于1968年以990元在院中心建请示台一座。

 


 

尽管派性斗争激烈,广大干部职工依然坚持生产。1967年2月,厂接受了试制YC—10型扬场机任务后,在设备陈旧,技术条件差的情况下,广大干部职工、技术人员克服一切困难,于5月20日完成了第一批(两台)的试制任务。7月8日,经省机械厅等有关部门鉴定合格,投入批量生产。1969年生扬场机516台,在非常时期为农业机械化做出了贡献。但终因派性斗争激烈,干扰破坏严重,生产发展缓慢。1968年和1969年连续亏损6万多元,1970年亏损10万元,经济处于枯竭地步,本厂成了全县有名的“老大难”单位之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