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庙村之三:关庙村,居然还有“包袱”没抖完
发表时间:2017-08-09 10:3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段红克/摄影:孙帅  点击:


 

有些地方,只用一眼就能爱上。一走进关庙村,便被她的青山秀水、绿树古井、层层梯田和错落有致的古朴民居而吸引。

 


 

关庙村位于禹州市磨街乡政府西北部,距市区30公里,地处禹、郏、汝三县交界处。关庙村下辖各自然村沿山路零星分布,其中关庙村位于最南侧,往北依次为老雪沟、温沟、孙家庄、磨泉村,秦家门位于最东侧,葛花架在最西侧,村与村之间被山体分隔。

 


 

关庙村因村东有座关帝庙而得名。宋朝以来,村民修建关帝庙以祈求带来福运与财运,随着香火日益旺盛,寺庙规模也逐渐扩大,最大时达4200平方米。庙宇青石铺底,四面青砖垒砌,屋梁龙凤、飞禽走兽雕刻清晰。到清朝末年,关帝庙损毁严重,其损毁的石材被村民用于在庙旁建设农庄。现有房屋12间,清代石碑5块,院内一棵五角枫树虽历经千年,仍生机盎然。

 


 

关庙村是典型的山村,村庄被群山环抱,她北依跑马岭、磨盘山,西扶黑石炮山、刘尖山,东靠金山岭、大山头,中间以龙山为首。大小山头36个,山上植被茂盛,四季常青,有珍稀物种橿树、五角枫树,还有崖柏、葛花架和麻栗树等。春天,这里山花烂漫、鸟语花香;夏天,山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最美的是秋天的山脉,满山坡的红叶,红叶上边是金黄色的麻栗叶,最上边的是苍翠的崖柏,形成红黄绿层次分明的景观,煞是好看,比大红寨的红叶谷要色彩斑斓,更引人入胜;冬天,当繁华落尽,人们便可一睹红腹山鸡的风采。红腹山鸡又名金鸡,羽色华丽,头部有金黄色丝状羽冠,为我国特有鸟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关庙村多山缺田,这里的先人们为了生存,便在山沟里修筑暗渠,垒堰屯田。当山洪暴发时,洪水随暗渠流走,而泥土却被石堰挡住,形成大大小小的梯田,起初的田地很小,当地至今还流传着“大可卧头牛,小可放张篓”的俗语,真实地描绘了关庙村田地之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里便有了1500块田,约1200亩耕田。

 


 

人工造田形成了关庙村独特的梯田风貌,大大小小的暗渠网状分布于梯田之下,涝时排水,旱能储墒。关庙村的先人用勤劳与智慧创造了“水在脚下流、粮在渠上生”的自然奇观,给关庙村披上了神秘的色彩,也给这里留下了独特的农耕文化。

 


 

有山有水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山清水秀。关庙村古河道在伏牛山刘尖山脚下,西南、东北走向, 全长3500米,宽4米,贯穿秦家门、孙庄、温沟、老雪沟4个自然村,曲曲弯弯,有明有暗,一侧岩石高耸如云,清清泉水四季长流。在磨泉村西头,有一口磨泉古井,井深60米,井径1米。相传井水距井口0.5米,井水不会外流。井的一旁停有一盘石磨,一旦农户磨面,井水就会随着磨的转动而外流,磨停水停,磨泉村也因此而得名。磨泉井水质甘甜,自清代开始,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关庙村人。

 


 

关庙村避风向阳,村落、院落因地制宜,沿山势而建。始见于清朝的苏全记家老宅,其门楼、刀座、东西厢房为砖石结构建筑,砖雕精美,屋面采用石材与青砖混合搭建而成,院内依山而建一处窑洞,整个院落格局保存完好,充分体现了当地民居特色。还有孙春发老宅、刘根家老宅等历清代、民国、近现代各个时期的特色风貌民居42处零星分布于关庙各个自然村,其环境风貌大致保存,这些特色民居集建筑艺术、民俗文化与农耕文化之大成,具有历史厚重感,为典型的古代传统聚集村落。

 


 

民国17年,关庙村土匪猖獗,民不聊生。孙家庄的孙光林组织村民在龙山山顶修筑山寨以逃避祸患。龙山寨南北长160米,东西宽80米,寨墙厚3.5米,墙体零星分布20个枪孔,山寨四角各设炮楼一座,南北各设寨门一个,寨内房屋百余间。村民白天下山劳作,傍晚便牵着牛回山寨避难。1944年秋天,日本鬼子从洛阳撤离,途径关庙村,在刘尖山休整。村民王会林误认为是中央军便开枪射击,遭到了日本鬼子的疯狂报复,他们炮轰龙山寨后,又火烧山寨,在这里又留下了累累血债。如今的龙山寨只剩下残垣断壁,已看不出山寨的模样,只有寨门前的一棵百年皂角树在无言地诉说着龙山寨的历史沧桑。

 


 

五角枫树、皂角树、花榆树、桑树、橿树、崖柏、槐树等百余棵千年古树零星分布于村庄、山川,更增添了关庙村的古朴厚重。葛花架、温沟、秦家门的古窑遗址,大量的瓷器碎片见证了关庙村曾经的繁荣与辉煌。

 


 

2016年7月,磨街乡关庙村被公布为第四批河南省传统村落。郑州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对关庙村传统村落进行了详尽的勘察规划,不久的将来,关庙村将成为“宜居、宜游”的特色旅游村落和禹州市重要的生态旅游区,秀美的关庙村将展开她热情的臂膀,欢迎人们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