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孔迷雾之(二)龟山疑云
发表时间:2017-03-16 17:25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韩永奇  点击:

九孔迷雾(二)

龟山疑云

 

   “我生飘荡去何求,再过龟山岁五周。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庵初白头。”,这是北宋大诗人苏轼在龟山慷慨人生的名句。此文所说的龟山不是长江岸边那座历代文人挥毫慨叹的龟山,而是禹州市磨街乡九孔村那寂寥无闻、座沉默千年又玄幻莫测的龟山。此龟山不仅形似,而且意达,更是奇景莫幻、意味玄妙。

 


 

龟山静静地蜗居在禹西边陲的深山之中,四周琅琊林立、山势高耸,只有龟山垂首俯卧、低矮缓平,也算是禹西山区的一朵奇葩。龟山地处九孔村山沟西侧,龟首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小山丘,龟颈是一片土岭,说来也怪,土岭周围都是石山,只有这一块凸出的土丘,而且土质纯净深厚,村民挖窖深至十多米都不见石头。我们知道,乌龟周身被坚硬的盔甲覆盖,只有龟颈柔软无骨,此处土丘被称作龟颈真是再恰当不过;在土丘的后面是一座低矮巨大的石山,山上无树无木,清朗分明,到处是灰白坚石,奇形怪状、体态可掬,随手捡一块就是上好盆景。站在高处看龟山,龟首灰褐高耸,龟颈短小黄绿,龟甲灰白宽阔,首、颈、甲形态不同颜色各异,这不就是俯卧在山岭之间的一只巨龟么!

 


 

在龟甲的右面是一道山沟叫“躲沟”,道道石堰托起层层梯田,里面有元钧遗址和九孔村开山鼻祖三百年前的冯家老坟。传说,清朝初年冯氏先祖救得一位频死老道,老道康复后无以为报,就对冯姓恩人说:你最大的愿望是家财万贯、高官在朝还是子孙满堂?冯姓恩人想了一下回答:兵荒马乱之年,家财万贯生祸端,高官在朝伴虎君,还是人丁兴旺安安生生耕地种田的好。于是,老道走遍九孔周边所有山岗沟川,在“躲沟”为冯家寻得一块坟茔宝地,三面环山一面向泉,这坟茔的朝向最有玄机:若偏北则望水,水为财,主财旺;若正东则望山,山主高官,主官旺;若偏南则向川,川流不息,主人旺,所以冯家老坟就偏南10度,果真,冯家后代虽然没有巨贾高官却是代代相传人丁兴旺。与之相关的是,在龟山右边龟甲下是石板断村,住着几户杨姓人家,代代单传几近绝丁,老道说:龟是水中之物,羊是山野之畜,羊在龟甲下岂能生存?于是,杨姓便迁出此村住在别处山上,果然大有改观。老道又出高见:让孙姓住在杨家原处,说是龟乃吉祥神物,能做龟之子孙乃千年修福,孙姓在龟甲下定然人财两旺,果真,孙姓家家户户富庶安康。此故事虽是传闻但也不无道理,世界各种玄学精粹纷繁,只有中国最讲究地理风水,中国谶纬之学真是高深莫测、玄妙至极。

 


 

龟山上层层奇石处处风景,远看如石鳞附着龟甲,或龙、或螺、或鹰、或蛙,更多的是形状怪异、料峭嶙峋。整个龟甲山上,无灌丛遮目,无荆棘阻步,微风拂面,神清气爽,石上小栖,衣不染尘,极目四望,一览无余,在龟甲山上游玩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想放声一歌,吐胸中烦闷于风端,纳山野清纯于胸怀,好不惬意,好不爽快!

 


 

如今,龟甲下的七座古拙石屋已经废弃,但是,由于地势狭小,石屋保存完好,且布局极其紧凑,穿梭其间如同迷宫。我在一石屋内闲游,偶然发现石屋后墙有一石块脱落,用手电查看,竟然,发现在石屋后隐藏一深邃天然洞穴!古人好聪明,这洞穴俨然是一处绝佳的防匪躲寇之所,屋主钻进洞内,用石头封口,从外面看与墙壁浑然一体,全然看不出墙后竟然别有洞天。

来到石屋后面,也就是龟甲之下,这里竟然有很多天然溶洞,或大或小、或深或浅,内部形状各异,我看到有一个很小的洞口被荆棘封住,轻轻移开荆刺乱枝,里面深邃幽暗,出于好奇,便想进洞一探究竟,这时遭年迈村民制止:这个洞太深,足足有五六百米,直通后山,当年每有匪寇行凶,村民都是从这个洞里逃命。现在这个洞废弃多年,里面多处已被土石淤实,再说这个洞太深你不知里面结构太不安全。稍后,他又带着些微幽怨的口吻说,如果这个洞能重新整理修复一下可是个好玩的地方呀,在咱禹州这恐怕是最深的洞了,要是就这样废了真有点可惜,主要是这个几乎没人知道。是啊,可惜,太可惜了,如今到处都在无处生有地大建人文景点,而九孔天然溶洞却寂寥无闻,寞落在荒山野岭,孤寂地守候着原始而天然的离奇,九孔溶洞,你是荒山下痴情怨女,在痴痴等待,等待着都市情郎撩开你神秘的面纱。

 


 

龟山头部有一块巨石,就像尖锐的龟嘴,稍稍右斜,面朝山泉,从远处看,明明是乌龟在侧首饮水。这眼丰泉叫龟柳泉,巨龟侧首饮水此泉,泉旁有一千年古柳为龟纳荫。如今,古柳不存,泉水依然,龟柳泉甘甜清冽,丰盈充裕,在举国干旱的1942年,河水断流、井泉干涸,只有龟柳泉依旧淙淙不息,清泉汩汩,方圆十里都来此取水,救了多少苦难的生灵,难道,此泉是仙人呵护、神龟庇佑?在水位普遍下降的今天,九孔村民在泉上建室以护神泉,内置水泵,朝夕不歇仍然从不抽断,山无水不灵、无水不秀,龟柳泉任凭风云万端,依然千年不息。

 


 

九孔,神秘的九孔,你的古钧遗址,你的天然溶洞,你的断裂石板,你的不息神泉,你的千年古木,你的风水玄幻;你有无尽的迷雾,你有难解的神秘,你笑看世间云涌风卷,你嘲讽时间黄绿明暗,你隐身在深山边陲,安睡于三县偏隅,你与时间偕老齐寿,你与苍天共谈风流,九孔,古老的九孔,神秘的九孔——期待着与时代共挽的九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