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孔迷雾之(一)失落的钧瓷时代
发表时间:2017-03-14 18:1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韩永奇  点击:

九孔迷雾之(一)

失落的钧瓷时代

 

 


 

禹西边陲的群山之中有一个极小的行政村——九孔。九孔原名九孔窑,由石板断、九孔窑、耿窑三个依山傍沟、零落狭长的小山村组成,共二百多户勤劳朴实的村民。九孔南邻郏县,西傍汝州,地域偏僻闭塞,村民勤劳朴实,是真正“一步跨三县”的隐蔽之地。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我不甚闯入此地,在村主任的带领下,在石板断村王岗寨陡峭的丛莽石隙间发现大量残破笼盔(制瓷范模),并且有幸捡到几块钧瓷残片,这里,莫非是一处古代均瑶遗址?

隔日,我又来九孔,一位年老村民的带领我来到一个叫“躲沟”的山间土沟里,此沟左边山岭叫“宋家岭”,右边石岗叫“杨家坡”,在躲沟的层层石堰上又发现大量各样笼盔,并且也捡到几块钧瓷残片,这又是一处钧窑遗址!

请教钧瓷专家,得到的结论是:这两处窑址的瓷片全是元钧,是的,元钧,无唐钧、无宋钧、无明钧、更无清钧,只是元钧。

 


 

现在钧瓷鼎盛,古钧更是昂贵非常,经常有人来九孔收购钧瓷残片,村民在窑址处扒堰掘地戮力翻寻,致使遗留瓷片流失殆尽,我能找到五六块残片已是万幸。

原本,禹州是钧瓷的发源地,钧窑遗址星罗棋布,禹西山区发现钧窑遗址应当见怪不怪,但是,古代钧窑出现在九孔却让人疑窦丛生。因为,从村民口中得知,九孔这个地方在清朝初年才开始有人居住。九孔村的先民冯家老坟有两块石碑,最早的石碑上刻有“自雍正二年卜迁于九条洞”字样,较晚的一座碑上刻有“九孔窑人也”;从村中老者口中得知,冯家最初从密县迁至此地有“冯华龙”“冯华珠”两兄弟,那时此处荆棘遍生一片原始榛莽,兄弟二人辟窑而居,后来各自娶妻生子繁衍子孙,窑洞随之增多以至达到九条,于是,此无名小村便叫"九孔窑”。在此之间又从密县迁来杨、宋两姓,再后来又迁入孙姓,再后杨、宋又陆续迁出,随着冯、孙两姓居民的增加又诞生了石板断村。由此,九孔村源自清初九条窑洞当属无误。

 


 

可是,清初之前这里尚属原始丛林,怎么会在元朝时期突然出现两处钧瓷窑址?况且,这里乃三县交界、地理偏僻、山岭杂陈、交通闭塞,山上砾石遍布,山沟黄土零落,无黏土,无长石、石英、铝矾土等制瓷原料,古人怎么会脑洞大开,莫名其妙地寻此隐秘之地兴建钧瓷瓷窑,然后又突然神秘弃窑而遁,神秘消失?直至今日,九孔村民从来没有原住居民的传说,更无曾经烧造钧瓷的传闻,更无刻录记载,难道,九孔凭空飞来一个蒙元时代,从天而降一个古钧辉煌!元钧时代,在这里鬼魅而出;朱明百载,在这里莫名断代!九孔元钧——难道一个时空穿越的产物?

 


 

任何一处历史遗存总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难道,九孔之古钧时代就没有一缕线索?我不由得想起窑址所在地的地名"躲沟”,在禹西方言中与“躲”同音的只有“躲”一个字,所以“duo沟”只能是“躲沟”,为什么叫躲沟,这个神秘的名字背后有什么凄婉的故事?“王岗寨”无寨墙遗存,无名字来源,怎么会凭空出现这么一个有模有样的名字?令人失望的是没有任何传说。清初距现在只有二三百年,如果是冯姓来此以后才有的地名,九孔村民不可能没有口头遗传,能否大胆猜想:“王岗寨”“躲沟”来源于金末元初?

 


 

我们知道,漠北蒙古凶顽骁勇,一直觊觎关内富庶,马蹄所踏,物尽财逝,弯刀过处,鸡犬不闻。特别是金、元同属马上民族,他们交恶更是残酷异常,蒙、金最后一役在禹州三峰山大战,元兴金亡,地处禹州北部山岗之间的扒村瓷窑遭到毁灭性破坏,扒村瓷自此退出历史,试想,在此刀光剑影中,神垕古镇岂能保全?事实上,此时的钧瓷名镇神垕也遭到极大破坏,钧瓷在金、元交恶时期几近绝迹,钧瓷名匠损失殆尽,正由于此,后来的元钧虽然窑址甚多、散布各地,但形制粗劣、品质低陋,仅仅气孔白斑就无法克服,元钧再也没有宋钧的细腻精致,甚至没有大金时期的兴盛光华。

 


 

由此我们揣想:公元1232年,蒙古悍骑横扫阳翟城,在三峰山恶战之后,马踏古镇神垕,在此烧杀抢掠,瓷窑被毁,瓷匠遭戕,有幸捡得一命的神垕居民四散奔逃,几个王姓窑工携家带口向西面的深山中奔逃,当跑到九孔这块隐秘的荒莽之地时已是疲惫不堪,饥渴难耐,忽然在山洼处看到一泓泉水,清冽甘甜,甚是丰盈,逐水而居是人的生存本能,于是窑工就在泉北山岗定居,靠山林野果勉强度日,为防野兽狼虫和贼寇搅扰,在山顶垒石筑寨。数年之后大元安定,钧瓷重兴,他们就取山北之陶土矿藏、利用此地丰盈泉水,在山寨下造窑制瓷,沿溪向南斩棘辟路,把钧瓷成品运到郏县出售,窑工烧瓷要日夜不息,他们便在钧窑旁搭建木屋窝棚居住。由于钧匠亡逝,窑工只知烧造流程却不得技术要领,或者因为条件艰苦,制作粗陋,以致质量始终不如以前,好在钧瓷畅销,他们日夜劳碌竟然能够安然度日。后来,因为王岗寨钧窑地处山腰,取水不便,劳作困难,他们就在泉西山沟平缓处另立炉灶、再建钧窑。因为他们是为躲避蒙军刀剑才躲到此处,所以此沟就称作“躲沟”。

 


 

躲沟钧窑虽然条件恶劣,但在艰苦劳作下生意红火,有所余资,引得贼寇垂涎。一日,一伙恶贼突然闯入,抢得钱财,砸碎钧瓷,屠戮窑工所有家小倏忽而去,于是,此处重归于平静,后来,木屋窝棚风摧腐朽,钧瓷窑炉倒塌颓废,临时垒筑的小寨成为一堆乱石,九孔短暂的元钧时代便湮没于狐奔狼鸣中。一切都消失了,就像一场短暂的睡梦,没有留下任何口口相传的信息,只有那眼淙淙涌泉诉说着无法译制的悲惨历史。元灭明立,明亡清建,冯氏兄弟在泉下一里的高耸土堰处掘土为洞,在躲沟垒残破笼盔钧片为堰,平土造田......。

当然,这是我胡诌的一段漏洞百出的故事,但,我并非完全信口雌黄:传说冯姓先民曾经见到一窑没来得及烧制的瓷坯,说明钧窑变故、事发突然;在躲沟挖出过无棺遗骨,说明有先民死于非常;数年前有村民在窑址附近田地里深埋的石板下挖到一摞完整钧碗,说明当时钧瓷比较贵重;九孔北邻的关庙村曾经是宋钧窑遗址,九孔可以从关庙获取原料;九孔东十多里处有个仝村,此村源于金、元大战时几位金国女真人避难到此,建立村庄,彼时有钧瓷窑工避难到九孔也在情理之中。

 


 

九孔,神秘的元钧时代,难道,你永远被历史掩埋。你没有前世、没有后生,你只是一颗流星,在历史的天空下只是闪了一瞬便再无踪影,你给后人留下太多猜想,你给世间留下太多迷茫;时间,在你的黄绿间断流,浓雾,在你的山谷间弥漫。九孔,我的九孔,到底,你诉说着一段怎样的故事,你讲述着一段怎样的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