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网眼看禹州 >

潘世豪:回归本源

2013-05-08 09:43 来源:本站 作者:朱清  初审编辑:   二审编辑:    点击:

    宁静初夏,树木葱郁。近日,记者听闻,禹州市朱阁镇有一位钧瓷能人在此“闭关修炼”,便来一探究竟。

    驱车来到朱阁大道东段,记者经多方打听才找到这处“世外桃源”。首先映入眼帘是朱红色的大门,装饰考究却不张扬。雅致的四方小院内,花草树木规制得井然有序,一石头走廊引入后庭,十二座造型生动、釉质均匀的钧瓷兽首于走廊两侧交错相迎,生活在此等悠然美景中真可谓悠哉悠哉。

    递上一张牛皮纸制名片,沏开一壶芳香四溢的清茶。带着闲适的气息,笑容谦和的潘世豪出现在眼前。72年生的他,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身材中等,一袭休闲装,干净利落。坐在茶桌前,静气、烹汤、焚香、涤器、烫盏······一会儿功夫,飘香的茶水从潘世豪手中的钧瓷壶里倾泻而下,端起来,品一下,从鼻端沁到咽喉,鲜醇甘爽,四肢百骸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慰。“什么时候开始喝茶的?”“不到20就开始了。”“这么早?”“喝茶养身养性,一开始喝就戒不掉了。”把玩着手中的钧瓷壶,潘世豪向记者谈起来他的过去。

经风雨 平心境

    潘世豪,张得乡人。80年代初,父母经营小生意,家境不错,用他的话说,“我小学三年就有皮衣穿,放那会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后来家道中落,潘世豪的母亲为了扭转家中局面,便在当地开了唯一一家彩瓷厂。家中变故小世豪深有体会,所以一有空闲,他就帮家里进货,这也是他最早接触瓷器的开始。“当时借用隔壁大叔的四轮拖拉机进釉料,夏天太阳毒,坐上车肉被烤的生疼,冬天拉货回家困得能从车上掉下来。”说起过去,潘世豪历历在目,语气听起来轻松,可那会儿家中环境的变化让幼小的世豪有了不一样的心境。

    1990年,潘世豪高中一毕业就去参了军,当时身边的人喜欢喝茶,耳濡目染,他也慢慢养成喝茶的习惯,翻看他的名片背面头一个称谓便是“中国高级技能茶艺师”。

    “喝茶不止在喝,关键在养身体、调心境。”又一股细流顺着圆润的壶嘴而下,潘世豪品了一口说道。“水是茶之母,壶是茶之父。”慢慢的,喜欢喝茶的他开始喜欢上泡茶的紫砂壶。

    “当时喜欢紫砂壶,一年要去宜兴好几次。”潘世豪说,“就是自己喜欢,只为看壶,不图赚钱。”现在光紫砂壶就收藏了好几百个,去的次数多了,潘世豪就萌生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在2008年成为了现实。

做自己 淡名誉

    “其实神垕镇烧制钧瓷壶的历史不能算短,可是一直做得太粗、太笨,不是温度高一注水就炸开,就是壶盖与壶身结合不严密。要是把紫砂壶的精髓和钧瓷的窑变结合起来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潘世豪在08年开起自己的钧窑——华豫钧窑。

    “就这样开始?”

    “就这样开始。”潘世豪笑着说,“当时也有不少人怀疑我,我既不是祖传,又没拜过师什么不懂,怎么做?”

    “那你是怎么做?”

    “做自己!”潘世豪说着把手中的钧瓷递了过来,这壶质感如玉,玲珑剔透,令人爱不释手。“我有母亲留下来的老釉法,再加上几年来对壶的研究,慢慢雕琢,总会成型。”

    万事开头难。潘世豪那会儿家里仍旧不宽裕,“当年结婚,我只问家里要了一对钧瓷鸡血红的双龙活环瓶,一是从小接触瓷器,确实也喜欢这老物件,再者家中也真是拿不出其他的。    ”当年,潘世豪建钧窑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顶着各种质疑和压力,开始作自己的钧瓷。

    “那第一窑出了几件?”

    潘世豪听了笑着说,“第一窑?什么都没出,而且不仅第一窑,连着十几窑什么都没出,一次次开窑,砸的手疼 、心疼。”

    “那后来怎么转机的?”

    当时这一窑窑烧的毫无起色,虽然不断改变配料和烧制的方式,但是结果一直不尽如人意,让潘世豪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十窑九不成”。这时,当时他母亲的一句话,让事情有了转机。

   “什么话?”

   “钧瓷不往崩里烧,就出不来好东西。”

    物极必反,留下的才是精品。就是这句话让潘世豪放开了胆子,就这样一窑又一窑,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无数次失败后,第一件钧瓷烧成了,接着有了第二件、第三件······

    正所谓“道者,自然也;玄者,奇妙也。”钧瓷始于唐,初名就为“道玄瓷”。潘世豪的烧制的作品一反现在钧瓷对于造型的堆砌,讲究返璞归真,从釉料到造型,都有当年老二厂的感觉。单就茶桌上摆放不过10cm的碾子瓶,质地莹润,颇有“谢诗如芙蓉出水,颜如错彩镂金”的味道。

这些年,潘世豪一直埋首做钧瓷,小院的大门连个招牌都没有,平时更是很少开门。但他的作品却经过口口相传得到了大家的认可。2008年,潘世豪在北京巧遇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先生,当时耿老先生对他带去的仿宋六棱瓶给予了高度评价。

  “那几年下来,你应该藏着不少好东西。”

    潘世豪笑了下,没回答,却邀我进了他的钧瓷展厅。

品钧瓷 悟人生

    展厅在小院的西南方,干净宽敞,古香古色。一眼望去,展品并不多,十来个博古架有一半是空着的。可随手一件都让人眼前一亮,端正的造型,细腻的窑变,釉厚色美,可谓件件精品。

    不要小看这其中的任意一件,他们都是经过一窑,两窑甚至三窑才选出的精品,“虽然做钧瓷几年了,但是一般一窑能看上眼的却很少。有一点瑕疵的,我都不会留。”潘世豪说着递过来一只寿洗,其表面布满了生动美妙的窑变流纹,色彩绚丽多姿,釉面自然垂淌,让人不觉拍手叫好!

   再拿起其中一支壶仔细观看,壶身线条优美、造型优雅,用手把玩,如玉一般光滑圆润。钧瓷壶的盖和口的衔接恰到好处。“这些壶的釉料全部都是天然制品,没有任何添加剂。而且一把好壶,还是要用来喝茶的,才算好茶壶。才配叫‘茶壶’,我这架子上的壶每一把都可以直接拿来用。壶的价值的是养出来的,不是摆出来的。”潘世豪说道。

当年,他去宜兴结交的爱壶好友,现在也都跑来向他讨教。

   做好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光壶口、壶嘴和壶把的角度掌握就很难,更不用说烧制,钧瓷的烧成温度在1200摄氏度以上,温度越高,茶壶的收缩量越大,越容易变形走样。

   “你遇到过什么困难?”

   “困难太多了。”潘世豪说,“可没有困难就不会有现在的作品。就像人生,我一路走过来,酸甜苦辣,起起伏伏,只有我自己知道。品过苦,才知道甜。”

    喝了好茶,又看了好壶,问起他将来的打算,潘世豪说:“我觉得茶的最高追求在于调,人生的最高追求是责任,艺术的最高追求是回归本源。把釉的窑变变化到极致,再把型的工艺规整至完美,取道自然,回归本源,岂不美哉!”

 

新浪微博:@禹州发布 腾讯微博:@禹州新闻 微信订阅号:cn_yuzhou
顶一下
(21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www.yuzhou.net.cn 备案号:豫ICP备05022328号 豫公网安备 41108102000003号
技术支持:中国禹州网  联系:0374-8279376  邮箱:  地址:河南省禹州市禹王大道99号861室  邮政编码:461670
Copyright© 2004-2016  中国禹州网 www.yuzhou.net.cn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本站保留所有权利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74-8279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