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晓航:壶中大乾坤
发表时间:2018-06-29 16:3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点击:

壶为茶生,古意盎然的茶盏,杂揉着舶来品的元素,让人目不暇接。秦晓航的至尚钧窑,烧制出壶的世界,杯的海洋。端庄、质朴、灵动、刚毅……他的茶具艺术,把传统元素真切地再现并与现代审美有机地融合,使人们直观地欣赏钧瓷茶具的艺术效果。

而立之年的秦晓航,出生于钧瓷古镇神垕。父亲烧窑几十年,自小耳濡目染,泥与火成了最深的记忆。入伍前,他一直在钧瓷古镇上学,礼拜天和寒暑假,他经常跟着父亲在大宋官窑观看师傅们的创作,有时候忍不住小试牛刀,师傅看了赞不绝口,觉得这孩子很有天分,就说,晓航,别上学了,做瓷吧。晓航总是腼腆地笑笑,不吭声继续着他的小创意。退役后到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工作,然后去了北京钧瓷会所。一路走来,年轻的秦晓航陷入了深深的思索,这样的日子,是荣耀也是桎捁,外表风光,内涵空洞,这不是他想要的未来。无意中浏览网页,他发现中、日、韩民族在做瓷方面的匠心独运和业精于专,一代代匠人秉承的专注精神深深地打动了秦晓航,他猛然醒悟,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路,出身钧瓷世家,为何不把钧瓷作为自己终生奋斗的事业。

 

“跟谁不对,劝谁烧窑。”一句调侃,表达出神垕钧瓷人的艰辛和不易。尽管父亲坚决反对,秦晓航还是义无反顾地辞去了看起来比较体面的工作,开始贷款租地建厂。创业艰难,可为了自己的理想,开弓没有回头箭,秦晓航没有退路,数十万的贷款要还,工人要发工资,加上自己对钧瓷艺术的向往和痴迷,做自己满意的作品,他年轻的生命像陀螺一样围绕着钧瓷旋转。白天,秦晓航是个管理者,处理至尚钧窑的大小事务:休息时,他投入地跟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入夜,柔和的灯光下,他浑身散发着艺术特质,通过作品苦苦寻找艺术的真谛,常常忘了作息时间。

尽管资金紧张,尽管事务繁忙,秦晓航从不放弃学习。向父亲学习,向前辈学习,孔家钧窑、大宋官窑甚至一些小窑口都是他学习的目标。广泛地学习加上天生对艺术的敏感,秦晓航的作品渐渐自成一家,可他并不满足于此,钧瓷艺术放大了他的梦想。秦晓航跟上海汉光陶瓷合作,汲取大都市的艺术元素:到景德镇,学习南方瓷种的各类优点,去宜兴,跟老师傅深入学习紫砂壶的艺术造型,并结合钧瓷特质来完成自己的艺术表达。秦晓航说,最让他期待的,就是开窑的那一瞬,希望与失望并存,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所有的执着,都是因为对钧瓷艺术的钟爱。

钧瓷的审美特征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因素,是唐宋文化的高度浓缩。但钧瓷茶具起步较晚,且受南方茶具的影响较大。如何脱离南方茶具巣臼,以钧瓷的语言诠释茶文化,秦晓航积极尝试,不断探索,通过作品阐述钧瓷茶具的独特魅力。

最初的两年时间,秦晓航一直在赔钱,烧一窑赔一窑,炸裂、流釉等问题接踵而至,他遍访名师,细心揣摩,贷款,烧窑,他咬着牙坚持。他深深懂得,如果自己连坚持都做不到,那么,做任何事情都会半途而废,没有人生而知之,热爱是最好的老师,秦晓航终于闯过了技术难关,他开始认真地体悟每个瓷种的优点并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进而演变成自己独特的钧瓷语言,结合自己对茶道的理解,使他的作品呈现出更加丰富的文化层次。

 

秦晓航在北京钧瓷会所长期的接待任务中,深刻领悟过茶文化在待人接物上的重要性,一杯好茶,除了茶和水的品质外,茶具和泡茶人的作用不可小觑,给人感官上的先入为主,铺垫着一杯茶的底蕴。善于思考的秦晓航在与政商两界人物的接触中,努力克服年轻人天性里的浮躁,他克制着自己的言行,规划着自己的人生。四年来,他用自己的钧瓷茶具向父母亲证明了自己实现梦想的能力。

茶具的优劣,首先是泥的优劣。原材料不同,其功能效用及给人的各方面感受也就不尽相同。在钧瓷茶具的选材配比上,秦晓航严格按照科学的配比,丝毫不敢马虎,这关系到钧瓷壶的吸水性和透气率以及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元素,进而升华水和茶的品质。茶具属于整个茶文化的组成部分,秦晓航通过大量的阅读和实践学习,追求淡泊平和,超凡脱俗的茶文化意境,并通过钧瓷茶具寻找实现这种氛围最恰当的表现形式。

钧瓷茶具与其他茶具相比,最显著的特点即是视觉和手感不同,钧瓷茶具摸起来温润如玉,观之窑变无穷,意象万千,这种独一无二的特性使钧瓷茶具脱颖而出,让人爱不释手。 富丽堂皇的大唐帝国时代,充盈着中国文化的精粹。当时的琉球国对中国“茶道”全盘复制,一路传承,实实在在地打造着日系茶语。秦晓航在日系茶语中找寻原生态的艺术元素,使钧瓷茶具融入极其高雅的茶文化艺术气质,渲染着禅茶一味的东方神韵。

秦晓航的至尚钧窑,一直秉承“业精于专”的创业初心,只做钧瓷茶具,其造型丰富多变,融汇古今,或古朴端庄,或流畅奔放,或集朴拙精巧于一身,巧妙的造型艺术使人如闻茶香,让人产生品茶的冲动,加之神奇的窑变寓意深远而耐人寻味,因着浓浓的人文气息而独具魅力,集实用艺术和文化特性于一身,彰显着钧瓷茶具旺盛的生命力。

钧瓷茶具是实用性很强的艺术品,在使用的过程中品味它的艺术内涵,与茶文化相得益彰,呼之欲出。一把钧瓷壶,要使它容量适度,高矮得当,壶盖严密,出水顺畅,使钧瓷艺术与茶文化相匹配,需要成熟的心态和感觉。秦晓航尚且年轻,他有大把的时间不断尝试,不断清空自己的设计思路,秦晓航认为,一套好茶具,需要每个工序的尽善尽美,恪守创业初心。四年来,他把大把的时间留在工作室,常常为了一把好壶型工作至黎明,慢工出细活,慢也是一种态度,为了追求艺术地准确表达,他付出了更多的时间成本,当我们欣赏他的钧瓷茶具的同时也真正认可了秦晓航做瓷的态度。 

整体的茶文化气氛,需要精心打磨。钧瓷茶具的介入,把茶文化带入一种山水人文之境,使茶文化的视觉艺术锦上添花,一脉相承的国粹,静中蕴动,增添了茶文化的视觉美学,茶在沸水中激烈的、未完成的情绪通过钧瓷茶具以分镜头的形式缓缓释放,而秦晓航可以做的,就是力求钧瓷茶具能够融入茶文化的氛围,表达出自然和人文的和谐完美,向使用茶具的人传达一种东方情感和一份懂茶的心。

秦晓航低调而内敛。他年轻,不得不谦虚,他拜过真正的大师,不得不内敛。他一直向我们重复着一句话,先把茶具做好,再说其他的。在他这样的年纪,不妄言其他,是秦晓航对钧瓷艺术的膜拜和虔诚。他年轻的心,经得起岁月的雕琢,他的创意,将会迸发怎样的精彩,我们不得而知。


 后记: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有着一颗丰富的内心,就像他的作品,散发着静水微澜的意境,在钧瓷古镇让同行们刮目相看。不得不承认,逐渐成熟的八零后,已经成为中国钧瓷的生力军。他们大胆的创意和想象,与生俱来的艺术特质,丰富的学识和与时俱进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中国钧瓷行业的蓬勃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