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韵融钧诗意古
发表时间:2018-03-03 17:24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包献珍  点击:

地处画圣故里的向阳钧窑,特意把饱含诗情画意的荷花雕塑入钧瓷盘,在钧瓷艺术上显示画圣故里的印记。李向阳多方请教文化人,让其帮助精选出历代咏荷诗一百首,创造性地制作不同意境的百荷图。在试验阶段,就小有成功,2016年春天,李向阳在钧瓷盘中雕塑了荷花,经过精心施釉,烧制,试验成功了一个诗意盎然的古荷钧瓷盘,给人以清新、自然、妙不可言之感。

 


 

古荷图画盘是在普通的手拉坯盘中,用雕塑手法,镶上荷蕾、花朵、莲蓬、荷叶等。

用天然釉料,根据自然荷叶、荷花、荷蕾、荷茎的色泽进行分别施釉。通过自然窑变,一幅形象逼真、清新自然、栩栩如生、亭亭玉立、香远益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芙蓉跃然的钧瓷圆盘之中。

美妙无比的钧瓷圆盘,风姿绰约的荷花,让观赏者产生无尽的诗情画意。钧瓷盘窑变出了天青的背景色。

三分之二部分为纯天青,三分之一部分在天青色的基础上又出现了美人玉面的红晕之色,给观赏者以钧外之想。

 


 

钧瓷本身就体现“雨过天青云破处,夕阳紫翠忽成岚”的生动之美。在瓷盘中用于窑变荷花的红釉,受炉火氛围的作用,圆盘背景的三分之一呈现青中泛红、红中蕴青的“美人醉”釉色。

正是钧瓷自然窑变的奇绝之色。窑变出了简约写意的蚯蚓走泥纹,写意到莲蓬和莲蕾周围自然舒展且各具特色的纹路。可谓巧夺天工。

更值得称道的是大背景窑变出了繁星般的雪花点,好像是水中涟漪,更像是雨落荷塘。静中寓动,动中有静,似有声之画。在雨点之中,疏密有致地出现了钧瓷开片,有断有连,千变万化,长短不一,自然、奇妙、犹如神来之笔。这窑变天画真让人大开眼界。

使人联到唐代画圣吴道子的“吴带当风”之风格的自然,神奇。如果钧瓷艺术没有配上雕塑的立体之荷,就这个背景的自然窑变之色也堪称奇绝。画工难成,丹青难绘。

钧瓷古意,窑变色彩的奇绝,加上立体的荷花,可以说古意盎然。

 


 

荷花由于自身之美,被历代文人墨客生动描绘,给人留下了心旷神怡的记忆。以至于当今,夏季观荷的人不计其数,吟咏荷花的人也非常之多。

玉立之荷分四枝。窑变出盛开的荷花,加之荷花之色感染到盘的左少半边,活生生的一幅“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意境全出,古荷生出的莲蓬,半斜半歪,莲蓬的顶部歪向观赏者的一方,使人顿生“留得残荷听雨声”之感。

雕塑图中有含苞待放之荷蕾,不仅使观赏者想起“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意,更有“圆墙曲曲柳冥冥,人静山空见一灯”的境界。古荷图中雕有田田莹莹的荷叶,宋人姜夔的“荷叶似云香不断,小船摇曳入西陵”之意境跃然画中。

在古荷图中,钧瓷艺人的匠心独运,釉色自然窑变出八种以上颜色,且神韵独到,古意天成。

如果把古色古香窑变出贵妃醉酒般釉色的钧瓷盘和饱含诗情画意的古荷图合起来观赏,自然会生发出更美妙的钧、荷外之想,观赏者会把古人创造的咏荷诗境过电影般在脑海浮现: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在开片声中,此诗的意境更加生动活鲜,据向阳介绍,他创作时所诱发灵感的为唐人李白的诗句:

 

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

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

秀色空绝世,馨香竟谁传。

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

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

 

古色古香,古意盎然,宗古出新,古朴自然。

 


 

在天地之中,人们把钧瓷喻为君子,玉有五德,而钧瓷“似玉非玉胜似玉”,有人以美化德,把钧瓷的文质彬彬和盘托出,让人相信钧瓷乃君子也。

而荷花,周敦颐直接称“莲,花中之君子者也”。钧喻君,莲譬君,君君相印,这稀世之物诞生在画圣故里的莲城许昌,如果以此类推,莲城乃君子之城。

三君相融在三国都城,古意萦绕满莲城。难怪国家把宜居城市的桂冠授之予许昌。许君以昌,许昌与许昌人,自然有与君同化的钧境荷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