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工匠杨国奇
发表时间:2018-01-27 17:0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段红克  点击:

神垕因钧瓷而闻名,钧瓷因工匠而诞生。在神垕这片神奇大地上,既涌现出众多的钧瓷艺术大师,又有更多甘于奉献、默默无闻的钧瓷工匠,杨国奇就是其中的一名。对许多钧瓷爱好者或收藏者来说,他的名字略显陌生,但在内行人眼中,他的造型设计水准极高,很多大师的作品背后都有他的影子。38年的钧瓷生涯,他大都隐于背后,专注于钧瓷造型设计,精益求精,潜心钻研,创新发展钧瓷工艺,将钧瓷技艺发挥到了极致。

 


  

1962年,杨国奇出生在禹州市神垕镇红旗办事处。也许是上天的恩赐,杨国奇从小就酷爱画画,更擅长于手工制作。那时,物质匮乏,孩子们没有玩具,杨国奇便就地取材,用泥巴捏成各式各样的造型,捡来铁丝、木头制作手枪,用子弹炮壳做打火机……大人都说这孩子有艺术天赋。初中毕业时,刚遇上恢复高考制度,国家选拔“体、美、音”专业人才,杨国奇报考了美术专业,经过层层选拔,却阴差阳错与美术院校失之交臂。杨国奇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以更大热情投入到绘画的学习与创作之中。

 


处女作《童子献寿》

 

1979年,杨国奇接替老爷到钧瓷一厂上班。进厂办手续盖章时,厂领导被他自己雕刻的凤鸟印章所吸引并赞叹不已。上班后,他被安排到装窑车间,当了一名普通的装窑工。一次工作之余,车间领导高志献吸烟忘记带了火柴,杨国奇便将自制的炮壳打火机借与他用,看到这造型奇特的打火机,高献安象发现了宝贝一样兴奋,便问到:“会造型不会?给我造两件拿厂实验室去。”技术厂长刘国安知道后,又认真的看了杨国旗的画册,觉得他是个人才,于是干了两个月装窑工的杨国奇被调进了钧瓷实验室。

 


《三不猴》

 

进入实验室学习设计,是杨国奇钧瓷生涯的起始。也为他后来的设计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在这里,他跟刘振仓、王松森、刘富安、晋佩章、杨志等师傅学习釉色、器皿、雕塑设计。在学习钧瓷传统器型的基础上,他开始不断琢磨充满天马行空创意的新造型。

 

1980年,国家轻工业部在广西钦州举办为期三个月的陶瓷设计培训班,杨国奇作为厂里的优秀人才参加培训。在培训班上,他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得到了吕晓莊、金宝生等多位工艺美院教授的指导。1984年,他又参加了河南省美术学院在洛阳举办的雕塑学习班,受到王之江教授的悉心指导,学到了更多雕塑和设计知识,理论水平迅猛提升。

 


《吉祥壶》

 

1986年和1987年,我国著名艺术大家韩美林先生到神垕钧瓷一厂创作钧瓷,杨国奇参与将图纸做成实物模型。在和韩美林先生共同创作的日子里,他刻苦学习,贪婪地吸取着大家的艺术营养,将写实、夸张、抽象、写意等东西方艺术手法巧妙融为一体,制作出一批造型优美、器型新颖的钧瓷作品。

 


《韩湘子·神箫妙曲》

 

当年,湖北美院来神垕定做了一批十八罗汉,由于器件颇大,厂里决定复制一批小型件。杨国奇接下任务后,很快做出了一批等比例缩放的十八罗汉,除了大小外,与原有的造型、线条丝毫不差,于是工友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照相机”。还有一次,有人在钧瓷二厂定做了一批彩瓷酒瓶,可在路上酒瓶的样品全毁了,只剩下设计图纸。酒厂慕名找到杨国奇帮忙,按照图纸,他把酒瓶做的跟样品一模一样。自此,凡是照着样品生产的来料加工任务,几乎成了杨国奇的专项工作,照相机的外号越叫越响。

 


《福在眼前》

 

杨国奇并不满足于复制和还原工作,在他看来:一个合格的工匠,应该有创造力,要有自己的艺术风格,仅靠模仿、磨具和简单的修坯是不会让器物传神的,一定要用雕刻技艺对素坯的细节进行再创作,这样才能既看不出磨具的痕迹,又能把器物的精气神表现出来。为此,他孜孜追求,刻苦学习,不断提升自己雕塑技艺,并将雕塑艺术与钧瓷艺术完美结合,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海兽镜》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钧瓷个体企业在神垕镇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杨国奇辗转于个体窑口,帮助过很多窑口设计钧瓷造型。当时,神垕镇很多大瓶的样式都是杨国奇精心设计的,他可以一连做几十种不重样的大瓶耳饰,不仅可以照图纸做实物,而且还能创作出有着自己特色的作品。

 


《月宫镜》

 

2014年《马踏兰溪》的所有者、钧瓷收藏家王方舟先生,为纪念年该作品烧制30周年,与杨国奇密切合作,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复烧了这件作品。作品《马踏兰溪》绚丽斑驳的纹色、粗狂阳刚的野性之美,将钧瓷简练、大气的艺术风格与返璞归真的审美意识完美结合。

 


《马踏兰溪》

 

长期以来,甘于奉献、默默无闻的杨国奇将钧瓷造型设计当作一份神圣工作,专注于钧瓷工艺的研究与探索,却鲜有自己署名的传世之作。直到《马踏兰溪》的成功复烧,他才豁然开朗,仿佛在他眼前开辟了一条道路,让他跳出原有的局限,去更广阔的空间尽情发挥。于是他创建了杨国奇钧瓷艺术工作室,开启了他崭新的创作之路。

 


《泰和樽》

 

2015年以来,杨国奇凭借自己深厚的艺术功底以及对工艺精益求精的执着与耐心,相继创作了《无量寿佛》、《钧瓷铜镜》、《福在眼前》、《泰和尊》等艺术作品。作品《无量寿佛》造型端庄优美,人物刻画细致入微,技法娴熟,装饰简繁得当,釉质玉润透活,窑变自然天成。作品《钧瓷铜镜》,将古代铜镜背面精美的纹饰复制到钧瓷上,雕刻的精细、刀法的流畅令人叹为观止。在作品《泰和尊》、《福在眼前》中,他大胆地将青铜器上的凤鸟纹工艺运用到钧瓷上,开创了一种全新的钧瓷设计风格。

 


《钧瓷铜镜》

 

钧瓷属于工艺美术的一种,对工艺有严格的要求,在简单大气的器型上,为艺人的精湛技艺留下一个空间,凸显工艺之美。在杨国奇创作的《吉祥壶》上,我们既看到以抽像的大象形象为壶身的夸张表达,又看到壶纽处孩童造型的精细展示,将夸张与写实完美结合。作品《大爱无疆》以寿桃为外形,在寿桃前面以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对互相拥抱的母子猴,将虚与实、繁与简、抽象与夸张巧妙结合。

 


《大爱无疆》

 

钧瓷施厚釉,流动性好,利于窑变,却牺牲了细节表现力,而要表现细节,施以薄釉甚至不施釉,却又影响了甚至牺牲了窑变效果。杨国奇另辟蹊径,在钧瓷作品精雕细刻的细节部分(如头、手、衣饰等),放弃钧釉,采用研发的特种工艺,烧出似釉非釉、色泽趋近自然肤色的效果,与其他部位的窑变釉色搭配,更显协调与精致,打破了“钧瓷不可细作”的断语。

 


《无量寿佛》

 

近年来,杨国奇不断挑战钧瓷技艺的高难度,根据民间故事,创作出《八仙过海》、《苌弘问乐》等系列雕像类器型。同时,他大胆尝试,为普通人塑像,让钧瓷雕像走进民间,成为百姓家庭的传家宝和永恒记忆。每一次创作,他都坚持纯手工操作,靠着他过硬的艺术功力,将自已的才华完全释放,细细琢磨,潜心研究,制作出形态各异、高品质、个性化钧瓷作品,受到了钧瓷爱好者与收藏者地追捧。

 


《老子像》

 

钧瓷,轻轻抚摸,光滑中带着些冰凉,她承载着钧瓷艺人的生命温度,以窑变之美展现着一段传奇。一件传世佳作,犹如一首韵味无穷的乐曲,诉说着创作者的欣喜悲欢,也镌刻着钧瓷工匠的匠心神韵,钧瓷因工匠而诞生,匠人因钧瓷而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