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宋韵”釉 大国工匠心
发表时间:2018-01-05 10:14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点击:

伟大而精彩的时代,给钧瓷艺术的上升空间提供了无限可能,题材的涵盖面非常宽泛。如何从传统复杂的钧瓷理念中“涤除玄览”,推陈出新?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杨俊峰做出了积极有益的探索。他契合时代精神,匠心独运,实现了钧瓷艺术的诗情画意。器型上,杨俊峰追求艺术地返璞归真,在传统的基础上寻找突破。

他多年潜心研究,锤炼出一种独特的釉色 ——“唐风宋韵”,其窑变瑰丽多姿,妩媚深沉,恣肆汪洋。呈现出具有民族风格的古典美,充分展示雍容华贵的唐钧风格,直达宋钧窑变万彩的天然神韵。杨俊峰钧瓷艺术在突破釉色层面之外的美学价值,体现了大国工匠的不凡追求。

杨俊峰,字道平,号金丰斋主人。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一级美术师。中国陶瓷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他温文尔雅,谦逊低调。2012年——2015年,六十岁的杨俊峰进修于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课程班!这句话使人颇感意外,这意外首先缘自杨俊峰对艺术境界不断进取的特殊敬意!

青年时期,杨俊峰毕业于洛阳师院美术系。后来师从北京画院王文芳高级山水画研究生班继续学习。1992年调入禹州市钧瓷研究所,任钧瓷艺术设计研究室主任。2006年创办杨俊峰钧艺工作室,2009年创建金丰钧窑,任艺术总监。杨俊峰创作的钧瓷艺术品,如同他的国画作品,大气浑然,以其灵动的生命力和视觉冲击,抒写内心情感的至高境界,表达出东方神韵和现代意味。

杨俊峰左手绘丹青,右手塑钧魂,六十六载岁月,化作胸中丘壑,徜徉山水,锤炼出钧瓷艺术和国画艺术的浑然天成,博大精深。在这个万木凋零的季节,位于禹州市花园路的金丰钧窑展厅璀璨夺目,高雅耐品。一件件钧瓷珍品华贵深凝,一幅幅国画静水流深,多维而立体地再现了杨俊峰的美学情怀,如一条艺术之河,波光粼粼,熠熠生辉。唐钧的丰满大气、宋钧的华丽婉约、山水的意境悠远和工笔的雅致细腻一一铺陈,引人入胜。

杨俊峰学养深厚,谦和有礼。艺术的锋芒,只在他的作品中深刻诠释。他坚守着自己的美学文化观点,作品渗透其艺术思想的卓尔不凡或不拘一格。其钧瓷作品浑厚凝重,内蕴丰富。艺术是钧瓷的灵魂,在杨俊峰的艺术世界里,钧瓷和绘画相得益彰,国画的构图、色彩与钧瓷艺术的造型、釉色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身上的美术因子成全了他的钧瓷艺术。他的钧瓷展厅与众不同,潜藏的文人气息暗流涌动。没有张扬的造型,没有繁缛的装饰,没有寻常的的釉色,静水流深,让人不由自主静下心来去细细揣摩每件作品的含蓄端庄之美,解读出文人特质的雅致内敛。

杨俊峰的钧瓷作品传达出清幽理性的文化内涵,唤起人们对钧瓷艺术和美好生活的向往,感受钧瓷艺术的魅力和愉悦。用美术家的思想去营造钧瓷艺术 ,使他的钧瓷作品上了一个台阶,使古老的钧瓷艺术提升了文化品位,传承古老的文化基因。杨俊峰的钧瓷艺术和国画造诣组成了可以交流的互动空间,相辅相成,他的艺术成就有目共睹。

杨俊峰的钧瓷作品在中国工艺美术作品评选中连续三届获得“百花奖”金奖。在中陶协举办的陶瓷作品评选中多次获“大地奖”金奖和银奖。作品收藏于国内外多家艺术馆,六件钧瓷珍品分别被阿拉伯六个国家驻华大使馆收藏。《天地人和》套装提壶被尼泊尔文化中心收藏。《盘龙瓶》被国际奥委会收藏。杨俊峰在国画创作上造诣颇深,师从国画大师王文芳,任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专修于林凡工笔画工作室,长于青绿山水,工写兼备,画风古朴浑厚,庄重严谨,追求意境、构图、笔墨三者的和谐完美。

作品多次参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画学会和国内外美术大展并获得奖项。多幅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美术报》、《鉴藏》、《人民政协报》、《人民日报》、《人民画报》、《丹青报》等报刊杂志,在北京等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天安门城楼、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世奥会、世博会等场馆收藏。成就和传记入编《中华英才》、《现代中国绘画》、《当代美术家收藏大典》。多幅作品在东南亚各国和地区巡回展出,被国内外各界人士拥趸。

两种艺术形式的叠加,使杨俊峰的艺术修养明显高于一般的钧瓷工匠。他对钧瓷艺术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与追求,深挖钧瓷的文化背景和艺术内涵,追根溯源,两条腿走路,孜孜以求,从不停歇。不断地走出去,观察、写生、思考,使他拥有格外敏锐和超乎寻常的艺术表现力,观他的作品,你不得不承认,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26年与钧瓷对话,杨俊峰逐步形成了“人有我优,人有我特,人无我有”的创作和经营理念。杨俊峰从美学本身,思考历代钧瓷的器型和釉色。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艺术效果,为什么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涵盖了什么样的艺术特质?在他看来,一件作品能有那样的构图、装饰或细节,其创作者必有可敬的内心。因此,杨俊峰欣赏古瓷之后的第一反应是悉心揣摩作品所要表达的艺术真谛。然后,将自己的艺术理解揉进泥土,以钧瓷特有的语言叙述与表现,在艺术的层面上进行再次创作,追求更高境界的艺术表达。

杨俊峰把艺术还源于生活,与时俱进,使钧瓷成为生活的艺术。他创作的提梁壶系列,“天地人和”系列乃至茶具套装,旅行套装等等琳琅满目,足足摆满一个展厅!杨俊峰以时代发展为背景,以钧瓷文化为依托,创作出的钧瓷茶具供不应求,他的钧瓷壶,古朴雅致,翻转不滴水,密封性能一流,能在微波炉上直接加热,市场潜力巨大。套装提壶被尼泊尔文化中心永久收藏。古老与现代碰撞,唐钧与宋瓷融合,浓郁的中国风和古老的茶文化相得益彰,散发出中国人骨子里的优雅品格,阐释着钧瓷茶具旺盛的生命力。围坐茶台,钧瓷壶在微波炉上沸着开水,陈年的普洱香气弥漫,釉色嫣红的杯,天青色的盏在茶汤的沐浴下泛着莹润的光泽,茶烟袅袅升腾,氤氲出钧瓷艺术的瑰丽质感。

 大众文化品味的提升,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心向文化积淀厚重的城市推移。可以说,经济的未来亦是文化的未来。当今钧瓷造型,融合了古典与现代,兼顾了东方与西方。器型可谓丰富多变。但抄袭无处不在,呈现出“千窑一钧”的怪象。钧瓷作品需要独特的文化支撑,器型的文化内涵和釉色的完美结合,传达出钧瓷艺术的核心价值。杨俊峰独创的“唐风宋韵”釉色,窑变雍容华贵,变幻莫测,自然流畅。高超的工艺智慧经得起苛刻的文化审美,昭示着“唐风宋韵”釉色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

“唐风宋韵”施釉工艺复杂,以涮釉、浸釉、抹釉、点釉、喷釉、等多种施釉方法相结合,在创烧过程中遇到许多技术难关。既要运用现代科技的进步,了解各种釉料的特点性能,把握传承与创新的辩证关系。还要思考各个环节的搭配变化。使设计理念与精神追求高度统一,造型装饰与釉色变化美完美和谐。通过不懈的努力,靠着对钧瓷釉色窑变的不懈追求,杨俊峰勇于实验,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通过上百次的实践经验,终于找出了“唐风宋韵”施釉的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并在实践中掌握了控制窑温的火候关键,使升温曲线与烧制常规釉色区别开来,以求达到窑变的理想状态。

整整一年,杨俊峰锲而不舍。通过无数窑的试烧再试烧,变幻莫测、凝重深沉、含蓄耐看、巧夺天工的“唐风宋韵”钧瓷艺术品终于面世。一年来,白发丛生,付出了无数艰辛和努力,砸碎的瓷片以“吨”记,没有利润,倒赔十几万元。没有资金,厂子就要关停。靠着多年攒下的人脉,朋友客户鼎力相助,金丰钧窑起死回生。由于“唐风宋韵”釉色变化瑰丽,视觉效果独特,大度泼辣的唐钧风格和婉约雅致的宋钧特点相得益彰、淋漓尽致,形成了“唐风宋韵”这种釉色独特的艺术风格,因而得到众多客户和陶瓷专家的赏识,金丰钧窑华丽逆袭。“唐风宋韵”釉声名远播,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客商和钧瓷收藏家,得到专家和同行们的一致认可。“唐风宋韵”,美在器型的返璞归真,美在釉色的美轮美奂,美在其特殊的古典神韵。杨俊峰对釉色窑变的追求,深刻而独到,掌握技术的可操控性使“唐风宋韵”大放异彩。

杨俊峰的钧瓷就像他笔下的画,蕴含着法度和纯粹。在两种艺术中往来交错,需要抓牢一瞬即逝的创作灵感,绝不是投一时的机巧,需要始终保持着一份真性情和纯粹的艺术态度。对于杨俊峰来说,他爱丹青,也爱钧瓷,相比来说,钧瓷更让他上瘾,钧瓷是绘画艺术的直观表现,至于说钧瓷的未来发展,杨俊峰觉得坚持很重要,全身心的投入更重要。人生,总要有取舍,他手中的泥幻化出生动和风情,彰显出人性的灵气与华彩。他目力深刻,入骨画魂,表现出钧瓷艺术的唐宋基因和传承创新。他在造型与釉色上使唐钧与宋钧有机结合,神奇的窑变幻化出雪原高山、江河万里、泛舟远航、深山小溪、万山红遍、寒江独钓、月夜繁星,写意出日出东海、夕阳海棠、伯牙抚琴、彩虹闪现、烟花四射的奇妙韵味。唐诗的恢弘浪漫若出其里,宋画的空灵含蓄若出其中。“唐风宋韵”钧瓷釉色的成功创烧,使钧瓷的窑变效果实现了传统意义上的回归与升华。

杨俊峰的钧瓷作品,善于把绘画艺术与钧瓷艺术实现有机的结合,形成一种文人风格的钧瓷新路径,使作品既大气又妩媚,特别耐品。不仅如此,他还尝试施半釉,把字画刻在素胎上,使书画与钧瓷元素共融共生,在创作中不断完善。杨俊峰认为,弘扬钧瓷文化,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多角度尝试,融汇各种艺术精华。在釉色的搭配上,力求施釉方法的多样化,相互搭配,相互渗透,不断创新,敢于尝试。以对待艺术永不懈怠的精神追求钧瓷艺术的精益求精。这种百折不挠的工匠精神推动着钧瓷艺术的不断攀升。

杨俊峰用自己的才华和韧性执着地追求钧瓷艺术的更高境界,他记录下自己的体验并升华为艺术的灵感,并付诸于艺术的实践。他的创作更富于器型和釉色的完美和谐。在百花齐放的钧瓷界立足,除了更加勤奋、理性、笃实 ,还要赋予钧瓷艺术更加旺盛的生命力。杨俊峰突破传统的施釉局限,通过作品,让器型本身散发气场,让釉色表情达意,阐述着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理性之美。杨俊峰以大国工匠的胸襟,从传统出发,让智慧开路,在当代的审美风尚和生活艺术中追求具有民族气质的天人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