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小匠人——记河南省五一劳动奖获得者孙水娟
发表时间:2017-01-15 15:18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韩永奇  点击:

在古代,蛮夷狄戎入侵中原,烧杀抢掠之后,最忘不了的就是劫掠中原的匠人,匠人是民族发展兴盛的基础。匠人心无旁骛,匠人忠于职守,匠人潜心进取,匠人默默无闻,匠人不仅用手制造着我们的生活,匠人更是向我们传递着可珍贵的工匠的精神。

 


 

这尊小佛像简洁的不可思议,除了精细勾勒的面部,整个身体就是一件简单的粗布僧袍。无手,无脚,甚至连肩都看不出来,而你无论是粗览还是细品,他又是那么的完整;这尊小佛像又流畅得不可思议,通体无棱无锐,就像随意流动的一滴水珠,圆润自然,完美无瑕。整尊佛像素面素色,垂颜垂目,僧衣之下可见盘腿,凸凹之处可现垂臂。一见佛像我们的心马上沉静下来,杂念全无,心净无尘。是的,从这尊佛像上我们读出了两个字:静,净。

这不仅仅是一尊静佛,更是一颗静心;这不仅仅是一尊净佛,更是一份净念。在我们的生活中,无论何地我们耳边总是感觉一片喧嚣,是因为我们心燥,我们需要一片静心,心不静一事无成,心若静万事归一。无论何时我们总是患得患失,因为不满和贪婪占据着我们的整个心房,无尽的欲望使我们偏离了仁慈和善良的本源,人们多么需要一份干净的心念。若有净念,万物污我,我又何求,万念浊我,又奈我何。静和净,是一种修为,一种修养,一种极其珍贵的态度。

 


 
 

这尊小佛像的头部刻画精细传神,而身子却简洁流畅,特别是突起万点的粗布僧衣更是作者一刀刀从素坯上挑出来的,这需要真正的静心和耐心。佛家修心,无欲无求,静若止水。佛家四大皆空,佛心无边,既无处不在又处处不在,所以佛家无心。而此佛却有心,此佛之心就在盘腿上的一方小小的钧瓷钵盂。钵盂,佛家饮食之皿,佛家渡魂化人,素食少餐,正是这外雅内翠的小小钵盂,容纳了佛家的宽厚慈悲,善心无边。佛像整体恬淡素雅,而小钵盂却体现出钧瓷的晶莹精亮,这才是点睛之笔。

小小塑像,大大智慧。作者的智慧与修养和作品的沉静与洁净融为一体。以静启智,以净修身,以钧显灵性,这样的作品才称得上上乘之作。

佛像的作者是孙水娟,她仅三十五岁,在钧瓷工艺师当中是年青的一代,见作品如见人,只有她才能创作出这样不俗之作。

她静,她面貌清丽却不苟言笑,她默默地创作不辞寒暑,她辛勤地劳作不避辛苦,她谦逊,低调,严谨,内敛。当名流大贾同她合个影时,她甚至流露出少年女性特有的羞涩。她默默地在御钧斋工作十年,却没人知道那些珍贵作品都出自她的纤纤妙手。她静静地创作,把自己的智慧,学识,技法和人生态度融入作品当中,她需要静,她享受静,她含蓄而文静。

她净,尽管她经常一身泥斑,满手灰尘,但她的内心却像碧玉一样地纯净。由于她潜心创作,独具灵慧,她和她的作品获得省地两级荣誉达十多项,更有业界老总私下高新聘请,重金相酬,而她淡然相拒,不为所动,她没有太多的物质追求,她不受任何外来的诱惑,她感激御钧斋给她了最合适于自己的工作平台,这就够了,她所需要的仅仅是潜心地学习和创作。她认为,怀着物质的欲望做不出纯净的作品,于是,她的内心不染纤尘,始终保持着自己心灵的那份洁净。

 


 

 她慧,孙水娟是业界少有的科班毕业生。她二十一岁毕业于郑州雕塑艺术学校玉雕专业,她却醉心于钧瓷的古朴厚重和通灵玉润,她把自己丰富的专业知识实践于钧瓷的造型,把精细的玉雕技巧和抽象的钧瓷会意相结合,创造出简繁相宜的御钧斋特色的钧瓷——裸烧与施釉相融,写意与细琢同器,使钧瓷的雍容典雅和浑厚凝重在御钧斋体现得更加别致和凝练。特别是她创造了独树一帜的钧瓷打毛技法,使作品呈现出令人陶醉的古朴和动感。在钧瓷造型中科班毕业的少,女性更是凤毛麟角。她以自己的勤奋钻研,精湛技术,领悟感知,忠于职业操守,使她的创作成为收藏家的珍品。孙水娟以女性特有的灵透和聪慧创作出超然脱俗的作品是她品格的必然。

她谦,她参与创作的作品被省博物馆收藏,她获得中国钧瓷创新大赛金奖。她是年青的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她的荣誉很多,但她淡泊名利,也许知道她名字的人很多,但真正见过她的人却极少。她内敛,文静,谦逊,勤劳。她总是沉默于车间一线,她总是默默的做能做的一切和应当做的一切。她创作的《大爱无疆》、《贵妃醉酒》、《老子》等等作品奠定了年青的她在钧瓷界的地位,但,她感觉没一件作品使自己值得骄傲,她渴望作品臻于完美,但她又感觉自己的作品瑕疵万点,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有太多的不足和渺小,当我惊叹于她的作品而尊敬地称她“大师”时,她淡然一笑:我只是一个钧瓷小匠人。

这就是孙水娟,像清水一样温婉恬淡,像钧瓷一样娟秀灵透。

是的,水娟是一个小匠人,他追求的是能成为更加优秀的匠人。如果我们都能成为自己工作中的小匠人,那么,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情操,我们一切的一切将会更加进步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