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钧瓷的知名度问题
发表时间:2014-03-26 08:23   来源: 本站   作者:殷振志  点击:

    钧瓷的知名度问题似乎是个悬案,我们永远都有弄不清的时候。比如,有时我们觉得钧瓷弄得差不多了,在外面很风光,我们很扬眉吐气;有时我们却觉得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自我感觉良好,而钧瓷依然是墙内开花墙内香,外面的人很多都不知道,为此我们又感到很懊恼,为别人不理解我们而悻悻然,或作落寞状。

    有这种心理很正常,我们都是急性子,都想把钧瓷一下捧上天,让禹州更有名,让大师更有范儿,也让我们手中的钧瓷更值钱。但什么事都有个规律,甚至少不了一步一步的程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也吃不出个大胖子。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凝聚内力,凝聚人气,厚积薄发,逐步把钧瓷做大做强。

    其实,仔细想一想,我们的钧瓷做的够可以的了。论规模质量,钧瓷的恢复和发展,其工艺的精良、技术的改进、品种的丰富和特色的鲜明等等,远在宋代其它窑口的发展之 上。论舆论宣传和文化研究,我们的成果更丰硕。在各级报刊、网络、电视电影等媒体上都有钧瓷的形象和声音。钧瓷文化节、钧瓷产业园、钧瓷文化园、钧瓷文化村、钧瓷博物馆等构成模式和体系,各级钧瓷研究协会、各级钧瓷收藏组织、各种文化研究成果等构成网络和系统,钧瓷的社会认可度及购藏热正在逐步形成。论知名度,钧瓷作为品牌不断参加大的国是活动,作为国礼不断侧身国际文化交流。“红色官窑”和名家名品,已经登上了拍卖会的舞台。“大宋官窑”甚至成为国际十大奢侈品品牌,挤身于世界上流社会消费行列。神后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禹州被命名为“中国陶瓷文化之乡”、“中国中原瓷都”,这些都是很多窑口所不能比拟的,也都是禹州人干出来和创出来的,对此,我们应该是自信的、骄傲的。

    但是,什么事情都不是无限的,我们不可能把钧瓷做到绝顶化,我们也看不出我们做到什么程度算是边缘。我们既不能有独霸市场的野心,更不能做一枝独秀的梦。说到底,钧瓷只不过是文化大家族中的一员,它可以争奇斗艳,但不可能遮云蔽日。在全国这么大的范围内,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品牌,各个地方都钟情于自己的文化传统。我们只认识自己的文化,也都趋向于认为自己的就是最好的。民俗上有句话,叫做“货到地头死”,地理上的边界形成了文化上的边界,我们很难认识和接受外来文化,即是认识或接受了,也是有条件的、逐步渗化的。一种文化一般只在一定的区域内活跃,文化的跨界交流一般也只存在于少数精英人士之间,要让大众们普遍知道并接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文化上也普遍存在民粹思想。 

    另外,文化上不仅存在“货到地头死”,还存在“店大欺客”的现象。比如像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地,是天子脚下,是文人荟萃之地,哪里的人什么没见过,什么稀奇没玩过,区区一个钧瓷又算得了什么?!所以弄到底,钧瓷能被他们逐步接纳,有一席之地,就算不错了,而要占领市场并成为热门品牌,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慢说钧瓷,即使是千年瓷都景德镇,那可是世界陶瓷的朝圣之地,是中国的陶瓷之王,他们有“鬼谷子下山”,有“萧何月下追韩信”这些文化品牌。但即是如此,也同样存在地域上的限制和文化上的隔膜。现在,钧瓷的发展与景德镇几乎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我们既不可能取代景德镇,景德镇也不可能独霸市场,它的跨江销售同样面临惨淡经营的局面。以我个人的经验,我就不喜欢蓝青花的伊斯兰气,不喜欢那种满满的画面且缺乏质感的那种轻巧的工匠气,而是喜欢钧瓷的浑雄大气,喜欢它的写意式的朦胧或“如玉”的感觉。论庄严神圣,我觉得蓝青花是比不过钧瓷的,钧瓷的独特性,只是很多人暂时不认识罢了。所以,钧瓷完全没有必要为很多人不认识而自卑。

    当然,钧瓷本身确实也存在一些不足。比如,我们没有像景德镇那样的千年瓷都的历史机缘,也缺乏像“鬼谷子下山”和“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文化符号,这说明钧瓷的文化品质和文化品牌是确实需要锻造的。我们曾经失去了一些机会,即没有把原先老一厂的“寒鸦归林”和晋佩章的“富士山”图推出来进入“国藏”,而是散失或损坏于民间。我们后来也遇到了一些机遇,如不少钧瓷或作了“国礼”,或进了“国藏”,但老实说,一些“国礼”或“国藏”并不能代表钧瓷真正的形象,因为我们并没有把真正的“国宝”献出来。我们太注重钧瓷的政治性和象征意义了,并没有真正锻造出“陶瓷如玉”的境界来。我们注重的虚浮的外表,而钧瓷普世的基本的品质并没有呈现给世人。我们也缺乏对钧瓷主要标准的基本认识,一味地强调“窑变”,让钧瓷一会穿单衣,一会穿棉袄,一会穿单色布,一会穿花布衫,一会又穿上奇装异服。钧瓷成了“百花园”,让人眼花缭乱,人们不知道什么是钧瓷,什么才是好钧瓷。钧瓷能搞到真假难辨,出现很多变种,也算是一种悲哀。现在很多人之所以不认可钧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们搞了很多花样,也让外面的人不知所终。还有,钧瓷的“自然窑变”天然地拒绝文人的参与,天生带有“土生土长”的宿命。而没有文化的推波助澜,没有名人的摇旗呐喊,钧瓷的知名度就不可能超过景德镇和紫砂壶。这些意思我在《优势与局限》等文字中都谈到过,这里不再赘述。要之,我们有理由为钧瓷自信,也有理由为钧瓷自省,而关键在于坚持钧瓷最基本的文化品质。有了坚定而明确的文化品质,钧瓷就会既走出家门,也走进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