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新工艺
发表时间:2014-03-13 08:50   来源: 本站   作者:殷振志  点击:

近期大街上有不少吆喝着收钧瓷的,主要是收七八十年代的钧瓷。还有不少在街上摆地摊的,一块大布铺在地上,上面印着所要收的那个时候的钧瓷的式样,而以新工艺类居多。这让人感到像收古董一样的新鲜。我曾问一个收钧瓷的,为什么这么多收瓷器的?他说,不知道,反正有人要。我又问,新工艺能那么值钱吗?他说,差不多吧,前段“文革”白瓷主席像不也炒得很高吗?现在降下来了,就那么回事吧!

这使我想起前些时候郑州“天下收藏”古玩城搞的“红色官窑”钧瓷展,多是新工艺,搞得很轰动。把七八十年代的钧瓷定为“红色官窑”,名字很响亮,很权威,很正统,很高贵。价格也很贵,一件新工艺,动辄数千元,上万元,有的甚至更贵,这让人很兴奋。更让人兴奋的是随后河南志信拍卖行的拍卖会,一件虎头瓶和荷口观音瓶,分别拍以32万元的高价,创下当地的拍卖记录。你说这能不引领市场吗?所以我看现在大街小巷收瓷器的,与这些大动作是紧相呼应的。

星转斗移,过去的工艺品自然升值,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物是人非,触物生情,渲染一下怀旧的情结也在情理之中。但有舆论说,“红色官窑”代表了当代钧瓷工艺的最高水平,则就不敢苟同了。七八十年代的钧瓷整体风格是质朴的、简陋的,论工艺之精和窑变之美都赶不上现在的水平。尤其是昙花一现的新工艺,之所以很短命,正在于它“快餐式”的工艺使人们不能普遍接受,它冲击和破坏了传统工艺严谨的手法和神圣的程序,把神秘的东西直白化了。它的釉色窑变也稀而薄,鲜艳而明快,与一厂、二厂的传统特色也大相径庭,看上去有点类似于气窑烧的产品,因此在当时的条件下,它必然地要受到人们的侧目与市场的排斥,这和现在不少人讨厌液化气窑是同样的道理。因此,它不仅不能见容于市场,更不能代表当代钧瓷工艺的最高水平。

当然,新工艺正因为短命,反而增加了它的稀缺性和神秘性,称为“千年不遇的断代瓷”也不为过。因为它毕竟代表了一个时期人们的某种探索,而这种探索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至少它破解了窑变的某些神秘,打破了过去钧瓷釉面的浑浊与板滞,与当代气窑的特点有相通之处。也许,冥冥之中它是得风气之先的,暗合了绿色环保的大趋势。从这个角度说,它的身价飙升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它稀缺,有一段值得回味的故事。现在,如果弄几件新工艺和当下气窑烧的钧瓷放在一起比较一下,还是很有意义的事。它们有相近的釉色和窑变,但新工艺“鲜而油”,气烧窑“亮而干”,所以说,新工艺还是代表了自己的时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