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钧瓷的唯一性
发表时间:2014-01-06 15:43   来源: 本站   作者:殷振志  点击:

    钧瓷的唯一性,看似有点陌生,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题目,即在讨论钧瓷的最核心的特征。这个问题很多文章和书里面都谈过,但我嫌它太混杂,和其它瓷种掰扯不清楚,因此就想试着说一说。

    讨论钧瓷的唯一性,就要比较钧瓷与其它瓷种的相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地方,就要运用排除法,把钧瓷和其它瓷种相同的地方排除掉,剩下的就是钧瓷独有的,独有的也即钧瓷不同于别人的,因此也就是最能反映本质属性的。这也可以叫做归纳法,即在归纳中合并同类项,过滤出我们需要的东西来。想了想,大概有这么几条:

    1、泥料。我们常说神垕的泥料独特,好像里面含着什么密码。其实钧瓷所用的泥料全国各地都有,全国各地也都烧过钧瓷。说“货出地道”可以,说是“发源地”也行,但钧瓷的烧制神垕垄断不了,就像神垕自古以来就可以烧制其它瓷种一样,而且还可以烧得很好。

    2、工序。钧瓷常说自己有72道工序,项项严格复杂,似乎别人望尘莫及。其实做陶瓷的都说自己是72道工序,一样也不敢马虎。这说明72道工序是大家共同的命题,而有没有72道工序,也没人仔细计算过,好像也计算不清,只是一家这么说,别人也这么说罢了。因为都是做陶瓷的,都在说明自己的艰难和不易。

    3、造型。钧瓷常说自己的造型独特,来源于青铜器。其实钧瓷和其它不少瓷种一样,既来源于青铜器,又来源于古陶器、古玉器和日常用具等等,它们都是在先古的大框架内承袭,也都在日常生活中演化,没有谁更独特的,都遵循着造型的一般规律和依据。只是当代钧瓷仿青铜器的造型更多,因为意在标明自己与别人的不同,显示钧瓷曾经“御用”的尊贵。其实钧瓷的造型既是礼器,又是日常生活用品,它并不独特到哪里去。

    4、烧成。钧瓷说自己是“生长在成型,死活看烧成”。把“烧窑”看的命一样的重要,是关键的关键,这是不错的。但不是只有钧瓷这样重要,差不多其它瓷种也都是这样。造了型,上了釉,涂了画,刻了字,并不万事大吉,成不成就要看这道“鬼门关”了。低温高温,氧化还原,可谓“命悬一线”,听天由命,自己是不能完全当家的,稍一疏忽,或用力过猛,“火候”一偏,就可能前功尽弃。很多瓷种都是这样说的。

    5、窑变。钧瓷把“窑变”当成自己的品牌,也说得神乎其神,似乎“窑变”是自己最独有的本事。其实“窑变”是“火的艺术”,是自然的力量,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它是物质在氧化或还原气氛中发生的一种物理化学反应,是自然而然和没有办法的事,人们难辩究竟却也无可奈何,感到神秘却也在情理之中。可以说,凡经过“火的淬砺”的陶瓷,凡想成就一种画面或釉色,必然要经过物化的反应或“窑变”,没有这种“窑变”的途径和过程,就不可能烧成瓷器,甚至连基本的瓷化也形不成。钧瓷是这样,其它瓷种也是这样,并无什么独特的神秘。只是钧瓷由于瓷种的需要,把“窑变”把握得更好,也更需要“窑变”,甚至也只有“窑变”这一种手段罢了。

    6、广告语。钧瓷用“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黄金有价钧无价”、“似玉非玉胜似玉”等等宣传语说明自己的价值和金贵,更想证明自己与别人不同。但其他一些陶瓷或工艺品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是换换称谓罢了,把说钧瓷的换成说自己。这是自古以来商家经营的鬼把戏,也是文人墨客附庸帮闲的圈套,听着很热闹,跟着瞎吆喝,帮着赚眼球,实质未必名副其实,但却也万万少不了。

   以上归纳的这六条,都是平时我们自以为是、自以为奇的说法,但却不是钧瓷独有的,而是与其它瓷种共有的东西。用“去同存异”的方法,我们把不代表本质属性的共性的东西排除掉,那么,最能代表钧瓷特征的是什么呢?现在看来,也只有“釉色”、也只剩“釉色”了。庶几我们就要接近本质了。

   但“釉色”又分“单色釉”和“复合釉”两种。论“单色釉”,如“南青北白”和宋代其它窑口,又与钧瓷的天青、月白相类似,也不是钧瓷独有的,因此也应该把它排除掉。剩下的,就只有“复合釉”色了,而这却是其它瓷种所不具备的。而钧瓷之所以有别于其它瓷种,正在于它是以釉色美取胜的。而这种釉色美正是来源于复合釉色,是复合釉色通过窑变实现的。这种釉色美可以把造型、装饰简略不计,独创一种美学意境,这种美学意境又像“承接瀑布的深潭”一样具有模糊性,开创了自宋以来瓷林中独有的审美样式。现在可以说,有窑变不一定有这种釉色美,没有复合釉色,却一定没有钧瓷这种独特的窑变;只有钧瓷敢说“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话,其它瓷种是没有资格说这个话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是釉色重要或是窑变重要了。好了,到这里我们就接近问题的本质了,即钧瓷的唯一性正是它的复合釉色所形成的釉色美,而这个釉色美也由于它的复合性,也正形成了它的模糊性。而模糊性是一个巨大的文学命题,由此,我们正可以做出许多文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