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连志:我中了收藏的毒瘾
发表时间:2012-05-17 10:24   来源: 搜狐   作者:李岩   点击:

 

  人物名片:张连志

  1957年生于天津

  天津市粤唯鲜集团总裁、董事长,天津市华蕴、隽祯、古雅博物馆馆长,天津市残联理事,天津市动物园荣誉园长,天津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常务理事,天津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烹饪协会常务理事,加中企业家协会董事长、总经理;

  1995年成为第一个荣获世界宝鼎和平大奖的中国公民

  2002年以两万余件文物总藏量被授予个人收藏文物最多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张连志看来,世界上最容易上瘾,也最为过瘾的事,不是抽大烟,而是收藏。而这个"瘾君子"实在不浅,以至于背上了收藏文物数量和种类最多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也许,张连志就是贾宝玉转世。潇洒活在漆、木、瓷、石营造的太虚幻境里,除了"木石前盟",实在没有别的解释。

  情歌王子张信哲是有名的玩家,但见过数十个国家西洋景的他却曾在天津露了怯。原因是一家餐厅,"那哪里是一家餐厅,全世界没有一家博物馆能见到这么多的宝贝。"战国青铜大鼎、汉代陶鼎、唐代石佛、辽代经幢、宋代宫雕……把同为收藏家的张信哲看傻了。而更令他嫉妒的是,换作别的藏家恨不得小心翼翼裹进密室的明代石盆和雕花木栅,竟然被主人大模大样地放在卫生间当洗手池和隔扇!

  在张连志的私人博物馆里看傻了的,绝不仅仅是张信哲,还有亚欧各国的财长们、施特劳斯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以及拳王霍利菲尔德等几乎所有造访过天津的国内外大人物。数百尊上千年的石像,你坐着,它站着;一百多颗历朝代的佛头,你吃着,它看着……让很多风云人物诚惶诚恐,不敢正坐。喝茶的壶,明陶;吃饭的碟子,清青花;坐的椅子,清硬木;洗手的池子,明石盆……则不仅让人感叹张连志收藏之丰之广,更慨叹他敢把这些宝贝拿出来让大家观看甚至使用的豪气。

  在物欲横流的欲望都市里,任何摆在表面的奢华都显得让人难以置信。这些宝贝背后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嗜宝如命的"玉魔"?又一个争豪斗富的石崇?还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带着这样的疑问,《名仕》奔赴天津,去摸一摸这位超级玩家张连志的"家底"。

  长大了,一定让宝贝回来

  1957年,张连志出生在天津一个富足的文化世家。住着旧租界的小洋楼,满屋都是父母留下的古董珍玩,他生命中最初的时光没有理由忧虑,只知道在家门口那个意大利人留下的花园里,和着石雕、铜饰一起戏耍金色年华。

  突然有一天,一辆大铲车开进了小花园。石雕被铲平了、铜饰被砸烂了,就连巴罗克风格的围墙上也被打上了大黑叉。当小伙伴们为明天去哪里玩而发愁时,张连志却在一旁想不通--挺好的宝贝,留下来给以后的人看不是更好么?

  而直到那一天,眼看着一群戴着红袖章的人把母亲陪嫁的珍贵瓷器砸得稀巴烂,又把父亲的红木椅子当了劈柴烧,几辈人数十年苦心经营的大量收藏被毁于一旦。被死死地揽在大人怀中的小连志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把两只小拳头攥得死死的,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张连志至今闭着眼也能重复"家-典当行-红叶餐厅"这三点一线,因为少年时他不知和父亲走过多少回。每每先是父亲把当初冒死藏下来的金簪、手镯、象牙筷子等变卖掉,然后张连志一顿饱撮,什么红烧裙边、叉烧包、鱿鱼卷,但父亲却只是看着他吃,自己不动一筷,理由是吃腻了。随着一天天成长,张连志很快明白了老父的良苦用心。他只是暗暗地在心底刻下誓言:等长大了,一定把这些宝贝找回来,让父母开心!

  一个温和而坚定的男中音,娓娓地引出了一段传奇之旅;客厅一角,那座巨大的清宫贡品八音盒悦耳的奏鸣,仿佛是列车的汽笛,拉着思绪忽远忽近;明代木茶几上,清代青花茶杯里正冒着袅袅香气。收藏界的传奇大亨张连志此刻就随和地坐在《名仕》记者面前,时刻保持着宽厚的微笑,就像他案头上那一尊尊慈眉善目,不事声张的佛爷。

  在瓷房子邂逅高迪式迷狂

  赤峰道,是天津旧法租界的"督军街",绿树红墙黄瓦,夏日的黄昏徜徉这里很是惬意,颇有行走在巴黎街头的感觉。但走到这条路的72号时,《名仕》记者又从异国进入了梦幻王国。准确地说,是被成千上万片碎瓷残片折射出的复杂光芒所形成无限魅惑的巨大磁场"吸"了进去。

  这个梦幻般的城堡尚未完工。常言道: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而这里的工匠们所做的工作,正是把这些"万贯家财"打碎,然后用水泥砌到墙上。而将和珍贵的古瓷在未来的岁月里一起接受风吹日晒的,还有同样名贵的天然水晶、玛瑙等。走进这座梦幻城堡时,很多"万贯家财"就横七竖八躺在地下,任由我们踩来踩去。而据说我们去的前几天,日本共同社、英国BBC的几拨洋鬼子也分头来"践踏"过它们一回。

  瓷片和建筑线条的狂野结合,这让人不禁想起那个叫高迪的西班牙疯子的那座著名的"比洛可可还洛可可的西班牙式迷狂"的米拉公寓。而那个叫张连志的中国病人则病得更加不轻:花大钱买了一栋本来就是文物的小洋楼来做实验;用的还都是名贵古瓷,没有一片廉价新瓷;而且他自己甚至没学过一天建筑或美术。

  "我确实是疯了。琢磨怎么贴这些瓷片,我几天几夜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不累也不困。"而让没学过建筑和美术的老张去进行这场华丽的冒险的理由,简单地像个小学生。"我英语不好,就知道咱中国叫'CHINA',也就是'瓷器'。我手里有瓷器啊,那就用它来表现咱们中华文明的光彩呗。而且毛主席说洋为中用,我就选了座小洋楼作为载体。"

  其实张连志自己也确实还是个孩子,因为欲罢不能的好奇心驱使着他一直进行了三年多,而且期间几度扩大工程量。"原本我想就把屋檐贴上瓷片就够了,可完事觉得不过瘾,又把窗户周围贴上了,后来又耐不住手痒痒,干脆把墙和房顶能贴的地方都贴了,贴不了瓷器的地方就镶宝石。"那如果全部能贴的地方都贴上了,又觉得不过瘾怎么办?"那我就只能再找一座楼继续贴了。"

  这座"瓷房子"到底用了多少瓷片?张连志自己统计了数次的结果是无法统计,"我只记得拉了好几卡车。东汉青瓷、唐代绿釉、元代青花、明万历五彩,汝哥钧定官……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各个历史时期名窑的瓷片,在这儿全齐了。"

  瓷房子被冯骥才命名为"悦宝楼",将在建成以后作为博物馆和典当拍卖行使用。但张连志很明白,这座瓷房子本身就是博物馆最大、最有价值的展品和藏品。

  张连志的藏宝图

  华蕴博物馆:取"中华宝蕴"之意,座落于天津市河北路283号著名的"疙瘩楼"。馆内囊括了西周至清朝各个历史时期最典型的青铜器、铜器、木雕、老门窗、彩绘木人、烟具、屏风、桌椅、木箱、提盒、钟等3000余件文物,但最为精彩的,还是散落在馆内四处的囊括了北齐、北魏、唐、宋、元、明、清等朝代的300余块石造像、石碑和石刻。

  隽祯博物馆:取"清隽秀祯"之意,座落于天津市体院北道8号。以展示明清贵重木器家具为主。在博物馆中的1850余种文物里涵盖了案几、木桌、床榻、厨柜、门扇等几十种门类。

  古雅博物馆:取"古韵风雅"之意,座落于天津市马场道208号。此馆主要陈列近现代枪支(已全部灌铅,失去使用功能)和西洋家具。枪支的类别有手枪、短步枪、步枪等,共200余支,其中近百支1809年燧石击式发火滑膛枪和1854年火帽击法式线膛枪是我国兵器史绝无仅有的珍贵实物史料。

  悦宝楼:座落于天津市赤峰道72号。外观全部用汝、哥、钧、定、官窑瓷等珍贵古瓷片、数千只古瓷瓶和瓷盘及数十吨天然水晶、玛瑙等名贵宝石装饰而成。预计将于2007年6月竣工并对外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