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家钧瓷两次落户人民大会堂
发表时间:2018-11-19 11:29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邦 逊  点击:

在禹州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出现了国宝钧瓷,也出现了一些钧瓷世家。有的祖孙数代都以烧制钧瓷为生。但,父子两代研制的钧瓷都能落户人民大会堂的却只有任氏一家,他们就是老钧瓷艺人任坚(已故)和他的儿子任星航。

 

那是半个世纪前的建国初期,新中国百废待兴,禹州钧瓷也面临着恢复和发展的巨大任务。一九五五年,周总理提出要恢复钧瓷生产,当时,禹县正在筹建禹县人民陶瓷工厂。钧瓷世家子弟任坚异常振奋,决心利用自己在大学的知识为恢复钧瓷施展才华,毅然出任了厂长。他广揽贤才,率领职工刻苦探索钧瓷奥秘。终于在一九五六年烧制出了建国后的第一窑钧瓷,填补了新中国的钧瓷空白。

后来,由于任坚家庭出身不好,头上戴着一顶无形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帽子,他决计不再担任厂长,只作为厂的技术负责人潜心研制钧瓷。

 

一九五九年是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又恰逢人民大会堂落成。全国各地都带着本地“绝活”向新中国十周年报喜。我们禹州首选了由任坚主持研制的钧瓷礼品,送到新落成的人民大会堂向国庆十周年献礼。当然,作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任坚,这个新中国钧瓷的拓荒者是绝对没有资格到北京去献礼的。

 

二十多年后,任坚的儿子任星航长大了,他牢记家父教诲,始终不改继承钧魂之志。他做过烧窑工、建窑工、技术员,还当过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副所长、总工程师。参加过香港回归时河南省政府的献礼钧品——豫象送宝的研制。后来,终于在一九九八年与妻子王春凤办起了星航钧窑有限责任公司。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个星航钧窑目的不是烧制产品,也不是烧制一般的商品,而是烧制珍品。”

时间的老人迈进了2000年的秋天,北京人民大会堂装饰一新,迎接新世纪的到来。河南省政府决定把钧瓷作为唯一的陈列品来装点人民大会堂河南厅,这既是禹州百万人的骄傲,也是各钧瓷厂家竞争的焦点。

 

禹州市政府拟定了星航钧窑等五个厂家作为初选对象。在这五家中,除星航外,都是规模较大、经济实力比较雄厚的。这四个厂家领到特殊使命后,家家不惜血本,厉兵秣马,拿出看家本领烧制出了一大批备选“贡品”。其中一个厂家仅各式花瓶就烧制了400多对,一派咄咄逼人的气势。而星航钧窑却不张不扬,像平常一样,“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十月初的一天,禹州市政府二楼会议室里,各路钧瓷行家群贤毕至,一场为人民大会堂遴选珍品的评审活动即将展开。几个较大的厂家老板都坐着高级轿车,将包装得辉煌夺目的得意之作源源运到评选会场。从神态看,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而星航钧窑是最后一家赶到,相比之下颇有几分寒伧:租用了一辆普通面包车,从车上卸下三对没有任何装饰的钧瓷花瓶,编上号码,混合编入了参选品中。作为外行人,也许你再也难以从中把它挑出来。

 

评选开始了,颇具慧眼的钧瓷行家们很快被编号为7和11号的一对观音瓶吸引住了。尤其那瓶身自然窑变的“嵩岳古刹”和“云涛劲松”的图案浑然天成,如临其境,深得宋钧真传。评选揭晓时,人们惊讶了,这一对瓶正是凝聚着任星航和夫人心血的那一对观音瓶。次日,省政府派专家复审,评价是八个字:“宋钧神韵,无愧国宝。”

 

000年十二月十五日,任星航怀抱着一对国宝踏上向人民大会堂献礼的光辉旅途。临行之前,任星航默默地告慰家父任坚的英灵:“你的儿子没有辜负您的期望,你的儿子为钧瓷人争了光,为一百多万禹州人争了光。当年你主持研制了钧瓷,却不能到北京报喜;今天,你的儿子不但研制出了珍品,而且可以手捧着咱任家钧品堂堂正正地敬献给人民大会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