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与新意汇成的交响乐——赵学仁和他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发表时间:2018-10-20 10:58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颍河  点击:

中国陶瓷史上最灿烂的杰作,当属禹州市的钧瓷。它以不可替代的角色站在所有瓷种的前列。千年的风雨路,千年的工匠情,都在钧瓷五彩的釉色里诉说,更像在乐曲一样的开片中见证。而今天我们要记述的是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他的钟情与热爱,他的与时俱进与创新,他的执着与奉献都凝结在那上万件流光溢彩的钧瓷作品之上。

 一坯泥土,变成艺术,需要大地赋予的品性,需要艺术孕育的精魂,需要火焰铸造的坚定。

 

他,不是钧瓷大师,也并非出身钧瓷世家,但却凭着自己对钧瓷的热爱,带着一腔热血,与钧瓷半路结缘,在钧瓷史上写下了重重一笔。

他曾长期从政,任过煤炭局长、副市长、钧瓷研究所所长、钧官窑址博物馆馆长等职;他不是艺术家,却设计出了大量的钧瓷精品和珍品,而他享誉钧瓷界最大的声誉,就是他创办了全国唯一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这个原创钧瓷博物馆的藏品与大家知道的其它有关瓷的博物馆有何不同,为一探究竟,我们来到位于禹州市夏都南路的原创钧瓷博物馆。

 

七月烁石流金,博物馆院内夏树苍翠,工匠师傅们有的烧窑,有的拉坯,一派繁忙。见到赵学仁时,他虽行走不便,但却精神矍铄,思绪敏捷,聊起钧瓷,便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在禹州,这个全世界唯一的钧瓷原产地,以瓷为主的博物馆有6家,大多是以古瓷、窑炉或以朝代命名的,而这个博物馆却以“原创”命名,为何呢?顾名思义就是博物馆内的作品皆为原创,馆内的几百件钧瓷作品不仅造型独特,独一无二,而且不用拉坯工具,不用刀削,不用砂布打磨,都是通过手的捏、扣、抚等方式来完成的。其效果却胜于手拉和注浆,件件作品釉色五彩,凹凸有致,一点一线都平滑流畅。

要深入地了解原创钧瓷博物馆,就得先了解本文的主人公赵学仁老先生。1991年,赵学仁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他的理念是要承继传统的钧瓷艺术,结合现代科学,按照市场需求,把钧瓷弘扬广大起来。因为钧瓷历来有“十窑九不成”之说,赵学仁就把钧瓷烧成工艺列为重要公关课题,不断尝试新的烧成方式,探索出现在的无匣钵双孔碳化硅隔焰窑和液化气窑,既节约了能源,又提高了产品质量,并改变了过去“钧不盈尺”的说法。在香港回归时作为河南礼品的“豫象送宝”特大花瓶不仅让禹州钧研所名扬天下,更是让钧瓷大放异彩。为使钧瓷文化这一优秀的文化遗产发扬广大,在市委、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他又开始探索钧瓷发展的更深走向,1996年决定向国家申办钧瓷邮票,经过三年的努力,终于在1999年4月8日顺利发行,这一举措大大的提高了钧瓷的知名度。

他对钧瓷研发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从钧瓷烧成工艺到对外宣传,从制作方法到器型创作,他无一不是在创新。2002年退休后,他也没有停止对钧瓷文化的研究。多种原因使他认识到,研究钧瓷光靠在瓷器面前站一站、转一转、看一看,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亲自下手:干!心动不如行动,2004年,赵学仁开办了御钧斋钧瓷文化有限公司,亲自动手干了起来。他在一份资料中看到,中国文化里的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直到现在,国人仍然有对鼎的崇拜意识。赵学仁想,如果能烧制出钧瓷大鼎,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弘扬。单是烧鼎就很难掌握,而他这次烧制的鼎是个大鼎,鼎身通高达136厘米,口径有109厘米,可想难度有多高。果不其然,在烧制过程中发现由于鼎的上半部分过于重,底部的承重不够,总是出现坍塌现象,烧制十几窑均不成器,为此,他吃住在窑厂,钻研几十天,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和总经理王冠杰、造型师孙水娟等反复研究原材料的配比,器型的改造,在他们的努力下终于烧成,当晚才算睡了一个安稳觉。谁知第二天醒来,发现耳朵听不到声音了,许是前些天的殚精竭虑导致的急火攻心,后四处求医无果,只好借助助听器来恢复听力,而他烧制的中华九龙宝鼎以最大的瓷雕鼎荣获大世界吉尼斯之最,被博物院永久收藏。

赵学仁专注钧瓷事业大半生,如今已近80高龄的他为了让钧瓷文化更好的传承下去,他创办了原创钧瓷博物馆,馆内的件件钧瓷珍品都离不开他日日夜夜的殚精竭虑,那是他心血的凝聚,更是他对钧瓷事业追求的见证。

谈到他建博物馆的初衷,赵学仁说,钧瓷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文化艺术,他是民族的,是国家的。我们要传承好这项民族传统文化,继承好其精神内涵,更好地随着时代的变迁,让钧瓷与时俱进的发展,要不断创新。造型上的装饰要与传统文化相结合,体现出特有的文化意义和历史意义。可以通过钧瓷艺术这个文化载体,结合特定时期的社会发展,赋予作品以时代特色,反映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实践证明,今天的艺术作品,或许是将来的历史文物,这些钧瓷作品经过时间的沉淀,会以国家的、民族的名义渐渐的成为一种历史、一种文化流传下去,钧瓷这一事业也将传承下去,这也算是我对钧瓷文化的保护和弘扬吧。

钧瓷是一门手艺,手艺人是一种推动民族文化继承和创新的特殊群体,在这个群体里,人是可以为了一门手艺打磨一辈子,只为将手艺传承下去。这,赵学仁也做到了,而他的徒弟们王冠杰、孙水娟等也将这种工匠精神传承了下来。孙水娟,从事钧瓷创作多年,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许昌市十大能工巧将,她心怀诚信,手握诚实,不畏挫折,开拓进取,细微处显精益,作品上见良心。在孙水娟工作室里,我们见到了正在手工捏制伟人山的她。她对我们说:“钧瓷是一门传统手工艺,做钧瓷要在精细上做文章,不能有大差不差的心态,钧瓷艺术是用来传承的,要守住根,不忘初心,才能烧好钧瓷。这也是师傅教导我时说的。”

古往今来每一件经典之作都融入了匠心之独运,可谓心之圣物,圣火之凝臻,才能流传百代而成为瓷中经典。传世之品,经数代人隔世而观,品味臻美之韵。好的创作犹如心灵深处那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的诞生,以传统理念为基,现代工艺为辅,两者完美结合,达到和谐统一,使得钧瓷之美恒久品高如一。

人要正,心要诚,行要端,这是赵学仁的人生理念。正如赵老先生在他编制的《钧瓷珍品集》一书中讲的,艺术家的路只有两条,一是传统,二是生活,这是艺术创作之基石。赵学仁正是沿着这两条不平凡的路,在艺术多元素方面取得今天丰硕的成果。赵学仁的人品、艺品正是流向艺术长河中的一缕清泉,不断地用自己的方式为钧瓷的传承和弘扬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这里记载的是历史,这里传承的是文化,而原创钧瓷博物馆不仅作为现代和未来无尽陶瓷文化价值的渊薮,将滋养着民族文化的大树。这里陈列的器物,是禹州钧瓷的根,也是中原文化的树枝,更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叶脉。在这里,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小巧玲珑的博物馆将诉说着禹州这片古老历史的文化辉煌和未来充满希望的梦想。

走进原创钧瓷博物馆一号展厅。它是以展示陶瓷文化和手捏文化为主题的展厅。该展厅约600平米。装饰精美、布置得当,展厅内现代手工捏制作品,不是亲眼所见和所闻,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是手工捏制的,釉面光洁无痕,线条纤细如飘,根本看不到手工的痕迹,可这些确确实实是用手一点一点捏制而来的。这里陈列着数百件尊、壶、钵、洗、瓶、人物、葫芦、山石等样式各异的钧瓷珍品,古朴典雅,含蓄柔美与现代艺术的灵动完美地结合起来,从形式上、色彩上求新创异。从展示作品的釉色看,那可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大自然中所有的色泽几乎都能在此找到,从这些釉色上看,色浅的有韵味变化,色浓的有四时幻化,总之是淡而不俗,浓而不艳,从中可以看出这些手工原创钧瓷釉质莹润、含蓄和婉丽多姿的审美风韵。

从作品的主题创作来看,有与时代发展节拍相应的大器作品,也有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艺术作品,更有与人精神寄予美好的象征性作品,不论哪类作品都精益求精,让人留恋,拍手称绝。特别是它蕴含的意义更是深邃博大。比如反映时代发展进程的大器作品,中国梦系列、永远跟党走系列、一带一路系列等都标新立异,谱写着新时代伟大祖国蓬勃发展的美丽篇章。

一带一路,圣火传情;丝路瓷语,薪火传承。一带一路手工原创作品的诞生寄予着赵学仁对祖国的无限热爱,融入了他全部的心声。

在这个展厅内,笔者还看到一件“印证梦想”的原创钧瓷,据作者讲述,这件作品取材于自然章石,挺拔俊美、五彩渗化,莹润于心,细观之下,纹饰清晰,为实为虚,形神俱妙,匠心独具,给观者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美的迸发,往往源于超越自然和神化自然。

陪同笔者采访的赵老先生介绍说:这里收藏的作品,是永久的,时间长了,它就成了文物,经过百年或上了千年,后来人可品味它的臻美之韵。从而展现禹州在漫长的陶瓷历史上所特有的精神风貌、优秀文化和工匠们高超的智慧和创造力,同时,在教育引导青少年方面也能让他们通过了解钧瓷作品,对祖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引以为傲,更引起他们对家乡的热爱和自豪。

手工原创佛像作为一种佛教艺术,和粗犷的民间工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使人们在欣赏钧瓷手工艺术的同时,还打开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又一窗口。

为什么要把佛像单独的成立一个展厅,赵老先生告诉我们,佛教在人们的心中,有着很深的文化根基,它传入中国后,经过艺术家和民间艺人的吸收、融合和再创造,形成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佛教艺术形象。所以,我们创作并特设了以“佛”文化艺术等为主的展厅。

原创钧瓷博物馆第二展厅,里面陈列着近百尊钧瓷佛的人物造像,有十八罗汉系列、观音系列、三圣系列、观世音系列等,这些手工原创佛像造型,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创作者对佛文化的深层理解,特别是佛像那种庄严与慈祥和升入极乐世界的最高理想境界。这些佛教造像,其姿态是各种各样,分为坐像、立像和卧像,其中坐像又分为结跏跌坐、半跏坐、倚坐等。特别是陈列的罗汉造型,形象更是栩栩如生,它们或惊奇、或沉思、或激扬、或宁静,制作特征上无论是骨骼肌肉、衣裳着丝带,其空间感、质感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其手捏方法细致、纤巧,设计精美又不失粗犷原味,彻底改变了以往常见的那种儒雅洒脱的名士之气度和慈眉善目的仙风鹤骨,虽然那一个个衣官受到极度夸张扭曲的形象让人看了很原“汁”原“味”,然而通过这种本质的原味,把人们引入那种超脱尘俗的境界和一个梦幻离奇的艺术世界,使人们的注意力不再纠缠于优雅的举止和无可挑剔的相貌,而是直视那清净无华、神秘平淡的永恒佛家世界。

这上百件佛教钧瓷造像,人物形象鲜明,造型优美,千姿百态,惟妙惟肖,色泽上更是丰富,红的、蓝的、紫的、天青的、月白的、绿的、红中泛紫的、青中透绿的、蓝中见白的、黄中有青的,色彩斑斓,美不胜收,谁看了之后都说是参加了一个完全没有经历过的佛教盛会。

可以说,原创钧瓷博物馆第二展厅的佛像珍品,设计者赵学仁下了不少的功夫和流了不少的汗水,制做者孙水娟更是精益求精,把握每一个环节,在中国古代画法中,有“绘事之难,难在人物”。人物题材的刻画不仅要求神似,还要求艺术家能够充分而到位地表现出人物的精神内涵。对于画家而言,都非易事,对于陶艺家来说就更难了。要想将粗朴的瓷泥揉捏成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不仅要求工匠们有生动的情思,还要有高超的技法。孙水娟不但具备这些,而且作为女工的细致,而使她捏出的人物个个表情自然,个个栩栩如生。置身于这里,有一种淡泊而祥和的禅味。从每一把泥土、每一项指法、每一处捏制、每一滴釉料都精心取舍,并用了这么高超的技艺才把这些形象每每的印在了每个观众的心里,经久而不衰。当然,孙水娟说,这些都来源于师傅赵学仁的言传身教。

通过采访这个原创钧瓷博物馆,我们不但只是认识了原创手工钧瓷的美丽和文化精髓,而且让我们感受到了赵学仁、王冠杰、孙水娟等原创钧瓷博物馆全体人员在创新钧瓷上的孜孜不倦,同时也深深地感受到禹州这片文化土壤浸润和养育的赵学仁,对文化遗产的钟情和珍爱,他以沾满泥巴的双手和不间断的努力高歌着对钧瓷故乡的豪情,那一个一个的渗透了他汗水的瓶瓶罐罐,那一尊尊给人美感的人物形象,不正是它直抒胸怀的乡亲,不正是大道归一的真心、真诚和上善若水、真水无香的最坦然的流露吗?他把那些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捏制技艺进行了发扬、传承和创新,不但重视了中国古代钧瓷的辉煌与文明,同时也使这些珍贵的遗产能在当代和以后的岁月里重放异彩,为钧瓷的再辉煌留下浓重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