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胜利:十年磨一剑
发表时间:2018-04-05 15:5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秦怀立  点击:

如果把最终能够走向成功的人分为两种。那么,一种人像郭靖,资质平平,必须笨鸟先飞;一种人像段誉,天资聪颖,只需稍加点拨。在我看来,郑胜利更像前者。他虽然资质平平,但却能够笨鸟先飞,做到勤能补拙。

 


 

今年49岁的郑胜利是郑家钧窑创始人。我认识郑胜利是从他做瓷开始的。他的做瓷之路,可谓是历尽坎坷磨难。

1996年初,27岁的郑胜利要在我们旁边建钧瓷厂。当时的他,矮矮瘦瘦,其貌不扬。听说他要在这里建厂,我打心底表示怀疑。

 


 

不过,从那以后,我们成了邻居,慢慢地有了接触。也正是在不断的接触过程中,我开始重新审视郑胜利这个人。

由于经济拮据,郑胜利的厂子建的非常简陋。一大片空旷的土地上,孤零零的只盖了几间房屋,特别不起眼。一间砖瓦平房做车间,几处石棉瓦顶的简易房做窑屋。连个院墙都没有,更别说房屋装修、厂院大门了。屋内除了制作钧瓷的必要设备之外,一干二净。就这样,一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钧瓷厂诞生了。

在陆陆续续的接触中,我开始对郑胜利刮目相看。别看他其貌不扬,但是讲起话来引经据典。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荀子·劝学》这样的励志文章,他可以说倒背如流。更值得称赞的是,他在建厂期间不辞劳苦、亲力亲为的态度。

 


 

郑胜利的钧瓷厂是在过完年开的工。这期间,他每天忙前忙后、跑上跑下。仅我知道,就磨坏了三双鞋子。由于家住西大,为了干活方便,他在“院内”空地处搭了个简易棚子,自己每天吃住在内。一是干活累了有个歇脚的地方,另一方面则是可以省下一名看场人的工钱。当时,天气炎热,住在里面的滋味,我们外人想想便觉得不好受,可郑胜利硬是坚持了下来。

经过多半年的辛苦努力,郑胜利的钧瓷厂在9月份终于投产了。

1994年开始,神垕的一些钧瓷厂开始尝试利用液化气烧制钧瓷,但由于技术还不成熟,成功率相对较低。郑胜利的第一炉钧瓷,也使用了液化气作为燃料。

 


 

万事开头难。经过前期的精心准备,郑胜利钧瓷厂的第一窑开窑了。结果,满窑次品。本来信心满满的他,看到这一结果,心情无比沮丧。看到他踌躇满志、渴望成功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变得失望失落,我的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

可是郑胜利并没有灰心,他安慰自己:“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一个人要想达到长远目标,从来不会一蹴而就,一定要等待时机到来。要想成就伟大的功业,就看他的忍耐度。

 


 

看到他信心满满,我也只好表示鼓励。但天不佑人,从1996年到1998年,两年时间内的一次次失败,让郑胜利动摇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或许就不是烧钧瓷这块料儿,也许自己真的选错了行业。无数个念头在他心里搅动得夜不能寐。

在这期间,我也多次鼓励他:“天降大任于斯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他满含眼泪的说:“道理我懂,但也要生存下去啊。建厂时借的外债还没有还上。现在又一次次的失败,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在其他钧瓷厂找了份工作。白天出去上班,晚上回自己厂里继续工作。看到他废寝忘食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劝他不要这么拼命,把身体累坏就不值当了。

好在他已经走出了失败的阴影,心情逐渐好了起来。他时常自嘲说:“当年越王勾践被围困在会稽山上,与其妻子到吴国去做奴仆,数年不敢有所懈怠,终于成功复国。至于那些虽然有志向,却不肯委屈自己仰视别人的人,只会讲一些空洞的理论,却不去付诸行动的人,只会怨天尤人,跌倒后却不愿意爬起来的人,他们怎么会成功呢?”

此时的郑胜利,也让我对他逐渐产生了一些敬意。他那矮瘦的身子里透露着一股百折不挠的韧劲。

 


 

 就这样,一边给别人打工,一边在自己厂里操劳,两年时间匆匆而过。到了2000年,郑胜利觉得自己羽翼丰满,可以大显身手了。

可事与愿违,或许是老天再次考验他。连续几次的钧瓷烧制,成功率仍然非常低。棕眼、釉泡,炸片、开裂,变形、滚釉……各种问题接踵而来。

这次,郑胜利真的挺不住了。一个大男人,坐在地上嗷嗷大哭起来。让我也禁不住跟着掉泪。

那段时间,他把自己锁在屋内谁也不见。我来找他几次也叫不开门。

 


 

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01年初,经朋友介绍,江苏一家陶瓷厂要聘请郑胜利去做指导。刚开始,他不愿意去。我劝他说:“你就当是出去散心,给别人帮忙也是在帮自己,说不定会有转机的。”最终,他去了南方。

恰恰是这次江苏之行,让郑胜利得以“涅槃重生”。在江苏,他在帮助别人攻克难关的同时,自己也有所积累和感悟。再回头去想自己以前的那些失误、问题,终于茅塞顿开。

 


 

此时的郑胜利重新焕发了生机,振奋了精神,鼓足了干劲。远在江苏的他通过电话指导弟弟在家做前期准备,等到了关键时刻,他从江苏回来,把握最关键的“火候”。

经过半年多的辛苦努力,再加上有资金注入,郑胜利的钧瓷厂就像干旱的树苗沐浴甘露,焕发了生机。成品率的不断提高,让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2002年10月1日,郑胜利从江苏回来,专心打理钧瓷厂。钧瓷厂的发展逐步走入正轨。

 


 

如今,郑胜利的钧瓷事业一步步走向壮大。他在钧瓷烧制方面的成就也得到了外界认可,被省政府命名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回过头去看郑胜利的坎坷经历,也让我时常感叹。人的一生总要经受各种磨难,只要你能够勇敢面对,不怨天尤人、不畏惧不前,永怀一颗赤子之星,手持利剑,披荆斩棘,一定能够取得成功。

我相信,只要郑胜利始终秉承坚定执着、持之以恒的信念,保持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定会从胜利走上更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