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丰钧窑唐宋风
发表时间:2018-02-03 10:16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姚建平  点击:

雪后初晴,围坐茶台。钧瓷壶在微波炉上沸着开水,陈年的普洱香气弥漫,天青色的盏,釉色嫣红的杯在茶汤的沐浴下泛着莹润的光泽,茶烟袅袅升腾,氤氲出钧瓷艺术的瑰丽质感。

禹州市花园路的金丰钧窑展厅里,一件件钧瓷珍品华贵深凝,一幅幅国画意境清幽,多维而立体地再现了杨俊峰的美学情怀,如一条艺术之河,波光粼粼,熠熠生辉。

唐钧的丰满大气、宋钧的华丽婉约、山水的空灵悠远和工笔的雅致细腻一一铺陈。没有张扬的造型,没有繁缛的装饰,没有寻常的的釉色,静水流深,让人不由自主静下心来去细细揣摩每件作品的含蓄端庄之美,感受钧瓷艺术的唐风宋韵。

杨俊峰的钧瓷艺术和国画造诣组成了可以交流的互动空间,相辅相成,他的艺术成就有目共睹。

 


 

杨俊峰,字道平,号金丰斋主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中国陶瓷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在中国工艺美术作品评选中连续三年获得“百花奖”金奖,作品多次作为国礼送与外国使节。他温文尔雅,谦逊低调。青年时期,杨俊峰毕业于洛阳师院美术系,从教多年。后来师从北京画院王文芳高级山水画研究生班继续学习。

1992年调入禹州市钧瓷研究所,任钧瓷艺术设计研究室主任。2009年创建金丰钧窑,任艺术总监。2012年,六十岁的杨俊峰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课程班!这句话使人颇感意外,这意外首先缘自杨俊峰对艺术境界不断进取的特殊敬意!他左手绘丹青,右手塑钧魂,六十六载岁月,化作胸中丘壑,锤炼出钧瓷艺术和国画艺术的浑然天成,博大精深。

杨俊峰创作的钧瓷艺术品,如同他的国画作品,大气浑然,以其灵动的生命力和视觉冲击,抒发内心情感的至高境界,表达出东方神韵和现代意味。

 


 

杨俊峰多年潜心研究,锤炼出一种独特的釉色 ——“唐风宋韵釉”,其窑变瑰丽多姿,妩媚深沉,恣肆汪洋。幻化出雪原高山、江河万里、深山小溪、月夜繁星的美妙境界;写意出日出东海、伯牙抚琴、寒江独钓、烟花璀璨的奇妙韵味。这种釉色的高古意境具有较高的识别度,唐诗的恢弘浪漫若出其里,宋画的空灵含蓄若出其中,呈现出具有民族风格的古典美,充分展示雍容华贵的唐钧风格,直达宋钧窑变万彩的天然神韵。高超的工艺智慧经得起苛刻的文化审美,昭示着“唐风宋韵”釉色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唐风宋韵”钧瓷釉色的成功创烧,使钧瓷的窑变效果实现了传统意义上的回归与升华,充分体现了大国工匠的不凡追求。

 


 

杨俊峰学养深厚,谦和有礼。艺术的锋芒,只在他的作品中深刻诠释。在杨俊峰的艺术世界里,钧瓷和绘画相得益彰。一把泥,在他手中雕琢出生动和风情,釉色彰显灵性与华彩,作品呈现端庄雄浑的艺术风格。杨俊峰认为国画的构图、色彩与钧瓷艺术的造型、釉色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科班出身的画家痴迷钧瓷艺术26年,坚守着自己的美学文化观点,作品渗透其艺术思想的卓尔不凡。两种艺术形式的叠加,使杨俊峰对钧瓷艺术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与追求,拥有格外敏锐和超乎寻常的艺术表现力。他目力深刻,入骨画魂,以美术家的思想去营造钧瓷艺术,传承着钧瓷艺术的唐宋基因。深挖钧瓷文化内涵,主张在造型与釉色上使唐钧与宋钧有机结合,创造出契合时代风范的钧瓷艺术品。

 


 

杨俊峰把艺术还源于生活,以时代发展为背景,以钧瓷文化为依托,与时俱进,使钧瓷成为生活的艺术。逐步形成了“人有我优,人有我特,人无我有”的创作和经营理念。他创作的“天地人和”提梁壶系列茶具古朴雅致,翻转不滴水,密封性能一流,能在微波炉上直接加热,被尼泊尔文化中心永久收藏。古老与现代碰撞,唐钧与宋瓷融合,浓郁的中国风和古老的茶文化相得益彰,散发出中国人骨子里的优雅品格,阐释着钧瓷茶具旺盛的生命力。

 


 

 

杨俊峰的钧瓷作品就像他笔下的画,蕴含着法度和纯粹。在两种艺术中往来交错,把绘画艺术与钧瓷艺术实现有机的结合,形成一种文人风格的钧瓷新路径,因而杨俊峰的作品既大气又妩媚,特别耐品。不仅如此,他还尝试施半釉,把字画刻在素胎上,使书画与钧瓷元素共融共生,在创作中不断完善。

杨俊峰认为,弘扬钧瓷文化,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多角度尝试,融汇各种艺术精华。在釉色的搭配上,力求施釉方法的多样化,相互搭配,相互渗透,不断创新,敢于尝试。以永不懈怠的精神追求钧瓷艺术的精益求精,这种百折不挠的工匠精神推动着钧瓷艺术的不断攀升。

 


 

杨俊峰用自己的才华和韧性执着地追求钧瓷艺术的更高境界,将自己的艺术理解揉进泥土,以钧瓷特有的语言构思与表述,在艺术的层面上进行再次创作,追求更高境界的艺术表达。在百花齐放的钧瓷界立足,除了更加勤奋、理性、笃实,还要赋予钧瓷艺术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杨俊峰突破传统的施釉局限,使器型的文化内涵和釉色完美结合,传达出钧瓷艺术的核心价值。让器型本身散发气场,让釉色表情达意,阐述着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理性之美。

杨俊峰以大国工匠的胸襟,从传统出发,让智慧开路,在当代的审美风尚和生活艺术中追求具有民族气质的天人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