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煮茶壶——让我们等了一千年
发表时间:2017-01-15 10:12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包献珍  点击:

钧瓷煮茶壶,堪称壶中一绝。只钧瓷不能称绝,因为宋已有之;只煮茶也不能称绝,因煮茶壶在神农尝百草时代亦有之。然而钧瓷、煮茶集于一身之壶,自然就不同凡响了。《中国茶具演变史》中没有钧瓷煮茶壶的记载,百度网,数以千计的陶瓷壶没有钧瓷煮茶壶。繁荣极盛的当今钧瓷厂家,还没有一家烧制过此壶,如果用当代的钧瓷泡茶壶煮茶,不到水沸温度就会炸口,一试一个准。做一个既是钧瓷的壶,经过制钧72道工序的特殊处理,在反复试验的基础上,让钧瓷壶能够在电热器上经受1500℃的温度煮茶,而像金属或其他陶瓷煮器一样,能够长期使用,这对钧瓷壶来说称壶中一绝当之无愧。

钧瓷煮茶壶研创于向阳钧窑,这是画圣故里的艺人特别重视原创所产生的必然结果。向阳自幼便跟随出身钧瓷世家的任星航学习钧瓷技艺,他在而立之年便掌握了制钧的关键把式。制钧行业中这样的年轻高手,真可谓凤毛麟角。

李向阳这次创新,可以说是长期思考、长期试验、偶然得之。早在2013年,他便有了创造可以煮茶的钧瓷壶的灵感。但苦于没有现成的艺术借鉴苦于没有这方面的老师,这一灵感一直处于幻想阶段。

进入2014年,他便开始了创造钧瓷煮茶壶的试验。为了节约资金,他每窑装一到三只壶进行试烧,而每次都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除了出窑之壶残次外,也烧制成了几把完美无缺的。把这几把完美无缺的艺术品放上电热煮茶器时,都在不同的煮茶阶段一一炸裂漏水,无一幸免。身边的人认为没有盼头时,李向阳却和他们的想法相反,他每次烧制有每次烧制的记录。他暗下决心,一百次烧制加入一百次的创新方法,从选料到练泥,从配釉到造型,从素烧到釉烧,他用的是失败排除法,待一百次失败的原因都排除后,一定有一种方法能够使钧瓷壶长期煮沸而不炸口。各个环节都满怀信心地进行排除试验,到了六十多次时已是到了2015年的九月份,试验中的一把壶终于烧不炸裂了。李向阳这时坚信,自己离成功很近了。他看待这把外观一般,可经1500℃水温而不炸裂的壶,简直象看待自己考上博士研究生的孩子一般,他大胆起来,一口气拉了可装两窑的各道工序都作特殊处理的钧瓷壶。他把握十足地要烧成几十把壶,可是这两窑煞费心机的煮茶壶烧下来,比往常多投入十倍的心血,然而依然是“全钧覆没”。李向阳在极度悔心中进行思考、思考、再思考。他忽然想起了那把煮不炸的钧瓷壶。和这两窑的特殊技艺处理上有细微的差异。然而正是这细微的差异,又使自己付出了巨大代价。

接下来他综合了自己数十道工序与正常制钧的差异,在自己内心编成口诀,制作过程中从头到尾时时默念。时时提醒他注意使用特殊技艺。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再试验,也和九月份成功的那把壶一样,不炸不裂,并且能够连续煮茶。他用他的口诀可以批量烧制真正意义上的钧瓷煮茶壶。

这把饱含着数不清的特殊技艺的钧瓷煮茶壶,粗看起来与普通的钧瓷壶无二,手拉坯造型,古朴典雅、端庄大方,施釉作了特殊处理,增加了艺术内涵。向阳在创制时,采用了在壶的上少半部施釉,下大半部不施釉,看上去有传统陶艺的手法,由于钧瓷为乳光莹润釉,钧瓷的典雅华贵聚焦在的上边,由于可以施各种不同的配方釉,窑变出的效果也不同,小小一把壶,自然窑变出万彩皆有可能。更有在很小的体面上出现钧画的,《桃花沐春》、《红梅映雪》、《祥云凝瑞》、《鸟影融夜》、《水腾三江》、《龙飞凤舞》的钧画,这是钧瓷独有的奇绝之处。壶盖之柄也有可成为审美之聚焦点,用一抹火苗,龙凤之首、建筑之顶、吉祥之物,简约得不能再简约,然而简约而不简单,那是艺术中的艺术。为了加上文化印记,李向阳在壶的柄部装饰了古朴典雅的印章,印章用了四字的吉祥妙语,把书法、篆刻、雕塑艺术融会贯通。在下边不施釉的大半部用跳刀纹装饰,给人以钧外之想。这把综合艺术,又能实用,用以装饰空间、装饰生活的艺术品,更满足了品茶人、品钧人、品艺人的多种需要。养眼养心养生熏香净化生态空间的功能饱含一壶之身。此种施釉技艺,如果流釉了,又流不到底,成为一种自然窑变艺术。更中了“肥的流油”的富贵口彩,规整了便得了端庄大方的美名。

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亲口尝一尝。没经历钧瓷煮茶壶煮茶过程的人,根本不知道这种生活有多么典雅、多么温馨、多么享受、多么诗情画意。

2015年12月16日这一天,笔者亲自观赏、品味、雅兴、诗意了一次钧瓷壶煮茶品茗的优雅之享。

主人拿过一把月白釉带五彩渗化斑的钧瓷煮茶壶,冲洗净后,放进黑茶,盛上丹江水,置于电热煮茶器上,一下开到了1500℃的温度。我们便开始论茶品钧,云天雾地地山侃起来。不知不觉中,满屋便有特殊韵味的暗香浮动,沁人心脾,让人再一次关注到了微微作响的钧瓷煮茶壶,壶口微烟轻冒,水蒸气袅袅盘旋,弥漫于相对而坐的朋友之间,这暗香有诗意、禅意、醉意,诱人共享。这是钧瓷煮茶壶的特殊原材料特殊技艺法所起的特殊作用,把茶的各种香味尽量施放,且在煮沸过程中溶合发酵,散入空气中,似乎有一种宜人的醇厚度让你闻之心旷神怡、如痴如醉、如达仙境。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享受,很多感受无法用语言形容。

诗意叠加的境界里,自然想到:不久的将来,画圣故里的向阳钧窑,将给日益增多的爱茶、嗜茶、品茶、论茶、咏茶之人的茶案上,平添一道带有画圣印记的、金火圣母元素的、神农氏因子的亮丽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