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中国禹州网 主办: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今天是: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
 
 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
台湾环岛游散记
2013-06-07 09:33 来源:中国禹州网 作者:王国谦 点击:

    2013年4月22-30日,我随团到港台旅游9天。其行程是,22日飞到香港,停留一天。23日晚6点从香港飞到台北,开始为时8天的台湾环岛游。自台北起点,基本先沿宝岛西岸南行,至台湾最南端的鹅銮鼻折回,沿台湾东海岸向北,回到台北。30日乘飞机返回大陆。在台湾去了台北、基隆、新竹、台中、嘉义、南投、高雄、台南、宜兰和花莲等,游览了台湾代表景点日月潭、阿里山、故宫、士林官邸、自由广场、101大厦等。
    由于我是第一次踏上这块对自己来说充满神秘的土地,整个旅程充满了新奇和兴奋。故而,获得了一些从来没有过的体会和感受。这些感受,并不是对一些著名景点的观感,而多是一些零碎的所见所闻,比较两岸的不同。这些观感,对于出境与赶集一样平常的人来说,也许觉得有点幼稚、偏颇或可笑。但敝帚自珍,我仍然觉得若不写出来,有如鲠在喉之感。



                          似见家人
    我们一出台北桃园机场,大巴车旁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导游,声音有些沙哑,一听就是职业导游的那种嗓音。给我们全团32人一一躬身握手。上车先自我介绍,他叫李国祥,是老兵的子弟,祖籍湖南,和大陆是一家人。这一热情的举动,和在香港的经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上车,李导简单致“欢迎词”以后,就讲起台湾“老兵”的情况。1949年,蒋介石带到台湾的兵,计有200多万人。这200多万人,受尽磨难和思乡之苦,现在已经繁衍至700万人左右。占现在台湾总人数约三分之一。遍布全台湾岛,以北中部居多,南部较少。所以,在台湾,“老兵”是一个极有亲和力的特殊名词。                 
    临送我们去酒店入住时,李导反复叮嘱我们:台湾有一种小黑蚊,叮人奇痒。本地有一种特效药《一条根》,专治此痒,他可为大家代购。还说现在正值禽流感时期,谁若不适,务必告他,切不能硬扛。言之谆谆,情之切切。
    以后的几天,我们在一家小酒馆也遇到了类似的热情。我们要了几个小菜,想喝点儿酒。刚开始喝,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主动从邻桌凑过来,掂过来一瓶金门高粱酒,要给我们碰杯。他说,一下子就听出了我们是大陆人,并告诉我们他是老兵的儿子,也是河南人。刚才,他在旁边的桌子独酌。顿时,老乡见老乡的热情充满了整个屋子。我们的团友递给他一支大中华烟,他夹在耳间,不舍得吸。他在另一条街开了一个豆腐干店,并问我们行程安排,非要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他说,自己很羡慕大陆的经济发展,还说台湾近年不行,马英九干得有点“闷”(意思是经济发展慢,老百姓不满意)。提到马英九,他毫不避讳地说长道短,说到缺点时,话语客观而不带火气,就好像在议论一个共同的熟人的长短。
                          “不二价”的夜市
    在基隆住下,我想去看看夜市,顺便买一件汗衫便于换洗。
    台湾的市井门店,有一个特点。街两边所有门店都由一条和街一样长的走廊连通着,刮风下雨,顾客都行走在走廊里,和店家一样无碍。走廊里面才是店铺。这和大陆的门店一般都有高高的台阶,进店就像登高朝拜,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在夜市挑到一件汗衫,一问价钱,店主说250台币。250元(当时还有点转不过弯,实际合不到60元人民币)买一件汗衫,嫌贵。顺口问:“便宜点可以吗?”店主先是诧异地看着我,继而抱拳笑说:“不好意思,不搞价的。”于是,我们又走了几家店铺,一分钱也没搞下来。后来的几天,我才知道,台湾市场没有“侃价”之说,他们称为“不二价”。这与大陆的你漫天要价、我就地还钱不同。另外,店主承诺的斤两、质量,绝对负责。否则,万一有人投诉欺诈被查实,店家会被罚的倾家荡产。以后几天里,我在台湾无论什么地方购物,再也没有搞过价。不但放心,而且轻松了许多,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人家蒙了。后来,我们审视在台湾买的东西,真没发现一件是假冒伪劣的。而在香港买的东西,却很少货真价实的。


                           不一样的购物店
    到台湾的第四天,我们到了南部城市高雄。说实在的,我一听这个城市名字,就不太喜欢。因为导游介绍说,这个城市名字是日据时期日本人起的。按照行程安排,导游将我们领进一个珠宝店。我真有点儿不寒而栗,怕重蹈在香港覆辙,被限制自由。
    谁知,导游直言相告,在此停留时间一个小时。购物与否,悉听尊便。若不想购物,可随时出来。我顿觉释然。
    在珠宝店转了几圈儿,我买了几件简单的小件玉器。想到外面站站,透透新鲜空气。门外下着雨,我刚走出店门,一个仪表堂堂的打伞男子就走到我身边,为我打伞。长期的“内地防范意识”,使我顿觉一种不安全感,下意识地想远离他。可他亦步亦趋,继续靠近我。明显看出,为了不让我淋着,男子已有半身在伞外受淋。我说我没事,让他忙去。他却说不能让我淋着。并给我指着一个屋子,要送我去那里坐下休息。我说我在这里等朋友,若离开这里怕朋友出来找不到我。谁知,这位男子却说,在这里站久了,脚腕会酸的,还说他会把我要等的人领到我身边。无奈,我只得跟着他,到旁边有座的屋子休息,他就又去给别的顾客去打伞了。
    那里已经坐着我的几位团友。果真,几分钟后,他就把我要等的人送到了我面前。事后,我才知道,那是商场专门安排他们为顾客打伞领路。
    我坐下后,由于许多团友没出来,便闲翻书报杂志打发时间。忽然,我被一本书吸引了。那是一本繁体大字版的《论语》,印装精美,我不戴眼镜也一目了然。在大陆,供客人消遣的读物,多是广告黄页,或美女画册,绝无这类书。我真想把这本书带走(买也可以)。因为大陆出版的古籍,大多是边框很大,字体奇小,很少有人考虑老眼昏花者。我经反复考虑:还有更多的老人需要在这里看这本书。君子不夺人所爱呀!只好割爱了。
                           宿在乡村
    有两个晚上,我们宿在乡村。一次住在台湾中部斗六市的远郊,东华大学附近的乡村;还有一次住在台东市初鹿镇。正因为是农村,举目青山白云,风景如画,阡陌交通,幽静怡人,宛若桃源。宾馆临路建在田中,没有院墙。木凳、沙发摆在外面。无论是入住的客人或是路人,皆可随时歇息而坐。宾馆二楼的走廊直通田间道路,无任何护栏,更无坚实的防盗窗。
    开始,我总怕晚上梁上君子光顾,把行李包放在隐蔽的地方。店家一再安慰没事,我也就习惯了。可见,这里治安良好之一般。初鹿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小诗如下:
                          夜宿初鹿镇
    枕边听雨入梦去,未醒花鸟鸣窗前。
    撩帷长卷丛林画,山腰白云自悠闲。
    早晨起来,我到野外走走。见一块田地头,停着一辆轿车,一位中年男子在田间拔草。实际那田里,没有几棵草。从衣着绝看不出是农民,似乎非常悠闲干净。
    我问他,为何不用除草剂?
    他说,除草剂那东西对人对地都不好,不能用。
    我不禁想起,在大陆老家,农民可是谁家都用除草剂呀!
    我又问他,为何旁边有许多地荒芜不种?
    他从地里出来,准备开车回家。他回答说,那是休耕。还说,人累了要休息,地隔两年也要休息呀!
    休耕?这是我多少年没有听过的事呀!我努力搜索着我儿时的记忆。只记得我老家早年有留“傻旱地”的说法,即隔几年,留一两块地不种。可现在各色人等都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谁还想起让土地休息呀?乃君子之风也。
 

 
                          在台湾抽烟
    导游介绍说,台湾很多年的规定是,凡是看不见天的地方,都不准抽烟。但也绝不是说,凡是看见天的地方都可以抽烟。只有在放有垃圾桶,并且上面装有一个脸盆大小的烟灰缸的地方,才准抽烟。
    于是,我们这个旅游团的十几位瘾君子,一下车,就急急忙忙去找那脸盆大的烟灰缸。说来也怪,我们在台湾8天,有6天下雨。瘾君子们烟瘾难耐,个个都打着伞,围着一个“小脸盆”过瘾。斜雨淋湿裤子,也浑然不知。我看着可笑,有点儿像我老家冬天在野地里烤火的感觉,我还给他们拍了几个“雅照”。这和大陆的只要求公共场所不准抽烟,而走出公共场所就烟蒂满地形成鲜明对照。
    我很好奇,想看看他们买的台湾烟。一看,吓我一跳。烟盒上的图案非常恐怖:一个乌黑的人肺,中间被一支烟烧成了血污的窟窿。令人颤栗,又令人作呕。我品味再三,理解了,台湾官方和烟厂在真心地劝你戒烟。而不像大陆,把烟盒设计的跟金银首饰匣一样精美华贵,显然在诱惑意志不坚定者吸烟。只在非常不显眼的位置,羞羞答答地印上:吸烟有害健康。有点儿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味道。
                         招牌书法的联想
    台湾满街的招牌,清一色繁体字,且绝大部分都是有颜体厚重风格的楷书,基本都能看出其宗法古帖。大到国父纪念堂、自由广场、故宫,小到普通门店招牌,皆是如此。我只看到过有两三处用简化字,况且只有一个“台”字,好像是一个经营彩票的门头匾额。开始我很不解,后来推测,可能是一个统一风格的门店招牌。
    看着这些厚重的楷书招牌,我联想到了大陆的招牌和书法。大陆的招牌书法基本是两类:一类是用强刺激的夺目霓虹灯,字体多用黑体,怎么夺人眼球,就怎么搞;另一类是怪和奇。书法龙飞凤舞,以大家不认识为最高境界。
    最有趣的是,导游在第七天,应团队想吃面条的要求,在台南给我们安排了一家河北人开的火锅店。手擀面可以随意往自己的锅里下,让大家在海峡彼岸品尝到了家乡饭的味道。大陆人见大陆人,热情自不必说。需要说的是,在这个店里墙上,悬挂着两幅完全不同风格的书法作品。一幅是毛泽东手书《沁园春•雪》印刷品,一幅是台湾人写的行草《沁园春》。毛体纵横恣肆,狂放不羁。而这一幅是吴某(估计是台湾人)步毛公《沁园春•雪》原韵填词的行草书法作品,完全没有毛公的霸气,文辞平和包容,书法字字靠帖。特与各位分享:               
    南国风光,千里海疆,万顷碧涛。望台海内外,实现直航。往来之路,不再迢迢。陆客观光,台商飞渡。经贸如潮逐浪高。政通日,看华夏大地,分外妖娆。
    两岸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惟反攻大陆,已成笑料。解放台湾,又嫌霸道。一国两制,或统或独,曾搅台海掀波涛。俱往矣,祈两岸前途,和平最好。(作者系市政协退休干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上一篇:特点·特长·特色
下一篇:首乌盐黑豆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