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中国禹州网 主办: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今天是: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
 
 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
怀念傅杰三老师
2010-01-10 00:00 来源:今日禹州 作者:余世功 点击:

我的老家在禹州市余家大院,爷爷余化彦和父亲余宝田非常重视我们的教育,总是不惜代价想方设法把当时一些较有名气的教书先生请到家中做家庭老师。从记事起至1948年家乡解放,先后请到家中的老师有六位,送我们去私塾馆或别处受教的老师有三位。如今,父母辈亲人早已作古,兄弟姐妹中也有多人先后离我们而去。每忆及此,心中不禁凄然!在怀念逝去亲人的同时,我也常想起教过我们的私塾老先生们,记忆最深刻的应是傅杰三老师。

傅老师大名傅应昌,字杰三,1902年生于书香世家,其父傅金章是清末秀才。傅老师多才多艺,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禹州文化教育界名人。来我家任教之前,他曾在城内办学,面向社会招生,传授古今文化知识,并聘请了一位陈姓的少林武师传授武功,一文一武把学校办得红红火火。并和县里官办的中小学一起参加活动,在一次全县运动会上,他们的学生队伍以整齐的步伐和团体武术表演受到热烈欢迎,颇受人们注目。为培养我们兄弟姐妹,父亲慕其名,斥重金聘到我家做家庭教师。此人果然不同凡响,40多岁,通古博今,擅长绘画、书法,尤其是一手非常潇洒、飘逸的赵体字,很有功力。他教育我们的宗旨是“君子不器”,即摈弃单调、固定的模式,不只读孔孟,要求全面发展。

傅老师在教学方面很有创新,除了讲授“四书五经”之外,还要求我们读一些现代的东西,给我们每人发一本陶行知先生的诗集。记得有“大雪纷纷下,柴米都涨价,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你说你公道,他说他公道,如果有公道,老鼠不怕猫”……还教我们学对对联,如“天对地,雨对风”之类。先生有一本中国各省地图,他把各省的形状都以人形、动植物形加以绘制,如河南像一只桃子,山东像一头跪着的骆驼,江苏像一个舞剑的勇士,广东像一头鲸鱼……使我们记起来非常容易。

练习书法也是每天的必修课,主要以临摹欧字帖为主,有时也结合一些名家的题字进行讲解。禹州是一个古都,有许多石牌坊,上面都有一些名家的题字。傅老师说,禹州的牌坊题字有三处最为杰出,即南大街的“五朝元老”、黉学门的“大方岳”以及北大街的“世科”。他还带我们实地参观,边看边讲:“‘五朝元老’四字刚劲挺拔,苍老雄健,乃是少见之精品;‘大方岳’三字更是融汇秦汉碑碣,古朴浑厚,乃经典杰作;而‘世科’二字,落笔纵横奇古,具有‘庙堂之气’,真可谓大手笔也。”当时有流行语:“五朝元老”真不错,比不上黉学门的“大方岳”;“大方岳“是不错,比不上北大街的“世科”。傅老师讲得非常生动,可惜这些古迹在解放初期完全被拆除,不知是否留有照片?

除学习外,傅老师每星期都带我们郊游一次,一般从城东门登上城墙,沿城墙往北行,至北门下城墙,或在河滩上,或在颍水河畔讲故事、讲典故、玩游戏。傅老师讲的故事很多,涉及古今中外,有一个故事我记得最清楚,后来我还给其他人讲过。内容大概是:有一位外出远足的旅行者,经过一处庄园时遇上大雨,只好留在庄园内避雨。庄园主人热情接待了他,不料这场雨一下就是好几天,“人不留客天留客”,庄园主人每日盛情款待。雨晴之后,旅行者向主人辞行致谢,说在贵府打扰多日,无以答谢,想给主人涂画一副,以表心意。主人十分高兴,立即准备文房四宝,客人稍作构思,提笔一气画成,画面上是山峦起伏,树木郁丛,有一樵夫面对落日,双手背握,身边不远处有一担刚砍下捆好的柴禾。画成后并郑重地落款加盖随身所带的钤印。主人看后很是高兴,连连叫好。客人告辞,主人亲自送到庄园外。

过了一些时日,庄园主人在家生日宴客,并向众人展示该画,众宾客交口称赞。其中有一位当地画家看得非常仔细,之后,他向众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这张画的确画得好,堪称佳作,可能是时间仓促的缘故,有疏漏之处,实乃憾事。主人惊问其故,画家说,这是一副《樵夫观赏夕阳图》,樵夫砍过柴之后,被这迷人的日落景色所陶醉,因而驻足观赏。然而,砍柴是需要工具的,或斧或刀,请大家注意看,画面上并没有工具,这工具应握在樵夫的手中或挂在柴禾担子上……画家的一席言论,使得主人及众客人也觉在理。这位画家又说,为了使这幅画更加完善,本人愿意补白。主人应允,于是他拿起画笔在柴禾担子边上补画了一把斧头。这样,这幅画似乎完美无缺了,主人十分高兴,将画挂在客厅中央。过了一年之后,那位旅行者又经过此地,特地去拜访庄园主人,宾主见面高兴异常,寒暄中,旅行者注意到客厅中央他的那幅作品。他看过之后,不禁大惊,连声叫道:“这张画废了,废了!”主人闻之大惊,问其故,旅行者说:“我的画,核心是‘没斧头’。如今,你们添上了斧头,还有什么价值?”他进一步说:“这位樵夫砍了一天柴之后,装好担子,准备下山回家,但突然发觉砍柴的斧头不见了,他望着砍柴归来的山间小路在想,这斧头丢到哪里去了?此乃是画的精气所在。须知,一把斧头就是他的饭碗呀!他们一年到头是日出而作,日暮而息,日出日落的自然风光对他们来说太平常了。劳累了一天的樵夫,想到的是马上挑柴回家,快快换来次日养家糊口的钱粮,他怎么会站在这里观景犯傻呢?所谓陶醉于此种风景者,刻意欣赏这种风光者,只有身居闹市、四体不勤的达官贵人们……”这一席话把主人讲得目瞪口呆。

上述可能是某位名画家的轶事,我没去考证,但却牢牢地记住了傅老师讲述的这则故事。

有一次周末,傅老师又带我们去游城墙,行至北城墙准备下来时,俯视颍河边的沙滩上有两行大字,每字约脸盆大小,是行草书体,笔力遒劲,圆润飘逸,非常引人注目,应是用竹杆或树枝所书写。令人奇怪的是周围并无脚印,也未见遗物。我们说:“这是天上高人写的吧?”傅老师笑笑说:“这字写得确实好,一定是一位有深厚功力的写家,只是写完后,他把脚印抹平了,因而看不到痕迹。禹州有很多字写得好的人。”说完便带我们到沙滩前,仔细观望那两行大字,他慢慢念道:“三峰不墨千秋画,颍河无弦万古琴。”并解释说:“这是汉代御史晁错歌颂家乡的诗句,晁错乃禹州人士也”。讲完,我们就到河边嬉水,那清澈的颍河水东流而去,冲击岸边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峥嵘怪石,发出时强时弱“哗哗”之音。加上岸边妇女洗衣捶衣有节凑的“砰砰”之声,组合成一种令人无限遐想、无比动听的交响乐章。此情此景,真是“颍河无弦万古琴”啊!从此,我牢牢记住了晁错的这两句诗。

傅老师是一位知名学者,一些文人名士常常来拜访他。一天上午,傅老师外出,只有我一个人在书房里,照着傅老师的画稿学画马。这时,有一位客人来到书房找傅老师,我说先生不在,这位客人翻了几张傅老师的画稿并看我一笔一画地描。稍后,他笑着说,我也画一匹马吧!于是,他拿起画笔,调好颜料在一张小宣纸上画起来。我站在一旁观看,只见宣纸上溪水潺潺,垂柳摇曳,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悠闲地吃着溪边的青草,真是美极了。我不禁连声叫好,我说这比傅老师画得还好,客人哈哈大笑说:“我可比不上你们傅老师呀!”我和客人正在议论时,父亲突然来到书房,一见到这位客人便大步趋前,紧紧握住客人的手,连声叫到:“贵客,贵客,不知先生大驾光临,失敬,失敬!”客人也向父亲问候致意。我对父亲说:“这位先生还画了一幅画呢!”父亲很是惊喜,拿起画看了一下,又连声说道:“难得,难得的墨宝,务请先生落款。”这位客人只好在画的边上落了款并盖上随身所带的印章。父亲要我立即通知厨房准备酒菜款待客人。原来这位客人就是傅老师常常讲的禹州大名鼎鼎的国画家连华岳。

傅老师的书法造诣极高,但他精益求精,每天仍孜孜不倦地练字,而且非常专心,不受外界干扰。记得有一次他口里衔只粉笔在练字,我十分奇怪,我观察了很久,终于开口问他,衔只粉笔练字有何好处?他如梦方醒,原来他是把粉笔当作香烟来抽了……

傅老师的朋友很多,有一位县府官员常常来访,此人据说是侯县长的秘书,广东人,是个知识分子,每次来书房都要和傅老师长谈。他尤其欣赏傅老师的书法,经常向傅老师索字,还带来一些文书档案之类的东西要傅老师用小楷抄写。他说傅老师是难得的人才,要他到适当的位置上发挥才能。这位官员认为,傅老师做一个家庭教师太埋没了。不久,傅老师向父亲提出辞职,原因是县政府决定调他到政府办公厅任职。傅老师推荐他的父亲傅老先生来家接替执教,父亲表示同意,后来我们还到县政府看过傅老师,看到一栋大屋门前上方有一块大匾,上书“办公厅”三个大字,乃傅老师之手笔。

傅老师是一位博学多才、勇于创新的知识分子,勘称禹州之教育家。他从一个教书育人的优秀老师步入政界,后归宿不知如何?近从故乡禹州传来消息,说他解放后又当过教师,1959年病故。得知恩师五十七岁而终,好不怅然!

(作者系禹州籍在外老乡,曾任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报务员,先后在广东、湖南电讯部门、学院任职、任教,现定居广州)

顶一下
(484)
99.4%
踩一下
(3)
0.59999999999999%
------分隔线----------------------------
上一篇:父亲的处事原则
下一篇:我家的军功章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网站管理